TechRoomage

馬化騰在清華與湯曉鷗、錢穎一等教授都產生了哪些「激情」碰撞

0 1

原標題:馬化騰在清華與湯曉鷗、錢穎一等教授都產生了哪些「激情」碰撞

馬化騰在清華與湯曉鷗、錢穎一等教授都產生了哪些「激情」碰撞

題圖:從左至右分別是錢穎一、Kobilka 、馬化騰、張首晟、饒毅和湯曉鷗

這可能是我參加過的論壇中最激情碰撞、最超出預期的一次論壇。本來我以為這些老學究們湊在一起大概就是互相吹捧一下,但現場男嘉賓之間擦出的火花和觀點的碰撞讓人感覺值回票價。

9月8日下午,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的偉倫報告廳里座無虛席,所有的過道都坐滿了人,由清華經管學院等主辦的「洞見」論壇在這裡舉行。人們大多慕名而來,來的嘉賓都相當重量級,包括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院長錢穎一教授、北京大學理學部主任饒毅教授、2012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Brian K. Kobilka教授、斯坦福大學張首晟教授、香港中文大學湯曉鷗教授和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兼CEO馬化騰先生。

說句實話,Brian K. Kobilka 和馬化騰的演講感覺還沒有後面的圓桌精彩,而為時2個小時的圓桌對話的後半部分又比前半部分精彩。在圓桌進行到接近1個小時的時候,對話終於開始有了戲劇化的衝突。

所以本文主要呈現的是圓桌後一個小時的精華,嘉賓們思想的撞擊讓在場的觀眾多次不由自主地鼓掌、捧腹。

另外需要特別說明的是,本文所有內容均由虎嗅根據現場錄音整理而成,由於現場環境嘈雜,因此在盡量保證真實的同時,不保證完全沒有錯誤。

馬化騰與湯曉鷗激烈交鋒

話題先是從馬化騰開始的,他在回答錢穎一教授下一個科技趨勢是什麼的時候說:「在這麼多大科學家面前,我感覺這個問題我來回答會不會檔次不太夠哈(全場忍不住大笑),他們太高大上了,一聽我的就感覺回到了現實一樣,所以我還是希望先拋棄現實展望一下未來,這樣心情才能好起來。」

這只是開胃菜,真正的思想交鋒是從下面開始的。

湯曉鷗開玩笑說:「有人說創業就是痛並快樂著,我想跟在做的各位說:只有痛,沒有快樂。在國外創業的成功率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做大的概率也就千分之一、萬分之一,但在中國,得再減小十倍。」

湯曉鷗接下來就沒那麼客氣了,他接著說:「你想想,前面有谷歌、Facebook,後面有一群小公司想著怎麼山寨,頭頂還有(BAT)三座大山(全場笑),這種三分天下的局面,其實(創業者)已經很難再有機會了,大家其實壓力都是蠻大的,大家很早就去站隊。在國外實際上是沒有這種現象的,不可能說你跟谷歌做點兒事,就不能跟微軟再合作,就不能再跟IBM合作,沒有這樣的道理。在中國基本上就是這樣一種局面。從我們的角度來說,我們是很願意跟大家(BAT等)都合作的。」

隨後,湯曉鷗猝不及防地丟了個冷幽默:「實際上我們做學術的是有骨氣的,就是說『不能為五斗米折腰』,但是你如果是六斗的話……畢竟它比五斗多一斗。」(全場響起熱烈的掌聲和笑聲,算是第一次大高潮)

輪到馬化騰的時候,馬化騰針對湯曉鷗的「抱怨」說了一段平常不太可能說的話:

「湯教授很幽默,段子不斷。騰訊有個欄目叫吐槽大會,下次可以邀請湯教授做嘉賓。(場下笑)也簡單回應一下吧,我感覺到湯教授也有一些怨氣。

其實我們也很無奈。騰訊過去沒有開放之前業界確實對我們意見很大,但其實我們這五六年已經完全大變樣,是吧,更開放更生態化的這種思想早已經形成,包括我們這次搞的青騰大學、包括這個論壇都是往這個方向走。

但是競爭還是不可避免的,一方面,國內的BAT 3家的競爭其實一定程度上促進了中國的包括移動網際網路、新的移動支付、O2O、共享單車等等,這些創新方向上我們反而是遠超歐美的。但另一方面確實是也產生了一些比較不好的競爭,或者是一些創業者無奈地要站隊,接受了這個投資那個就不行了。

其實我們也很無奈。比如張(首晟)教授(的公司)因為另外一家進來了,所以不讓我們進,所以我們希望你再創另外一個并行的基金,那我們就比較方便進來。我們其實也是被排斥的。

我們國內確實是競爭形成這樣的格局,所以你可以看到,儘管我們看到大街小巷看到很多微信支付的,但你該知道我們其實並不排斥別人,反之就不是這樣了。(全場爆笑鼓掌)

有時候在享受競爭帶來的高速發展的時候,的確會有一些無奈,我個人有時候也不希望如此就覺得大家都去往科技、往使用者體驗上做就好了嘛,為什麼要排他啊,為什麼要這樣呢?所以我覺得這個是一個很不健康的事情,其實我也很想打破,也需要大家共同努力,也希望業界生態大家共同支持。當然這個短時間內可能還估計做不到。」

如果你仔細回顧一下過去一年甚至兩年馬化騰在公開場合的演講或公開言論,你會明顯感覺到這次馬化騰被激發了表達的潛能,這些話他以往可能不會在如此公開場合下說出來。

所以應該感謝湯曉鷗教授,雙方棋逢對手。

錢穎一讓湯曉鷗來回應一下馬化騰,湯曉鷗是這樣說的:

是因為BAT只有他(馬化騰)在,所以只能沖著他(馬化騰)來,這樣他才會說話。其實現在業界對騰訊的口碑是很好的。騰訊投的公司的成活率也是比較高的,並且大都獨立發展,不是都給吃進去。

但是講到競爭的話,其實最簡單的一個解決辦法就是,你們三家成立一個BAT基金嘛,這個基金到處投就好了。

有些事情真的是產業鏈的問題,真的不是你擅長的事情。你擅長的就是那幾個,擅長的人干擅長的事。你們各種收購,向上吃向下吃,有很多公司來跟我們說,我來收購你們。我說問題是你把我們收購了以後,我們就死掉了,大家就沒有動力再去幹活了。這就跟上市一樣。所以不是這麼個(收購)邏輯,大家還是要共贏。」

馬化騰順著湯曉鷗的話接道:「其實我們一直都在思考這個問題,包括我們內部也有人抱怨說,這個也不讓做那個也不讓做,我就說『對,就是不讓做,你要做你自己出去做。你如果能打贏了外國那些很生猛的競爭對手,我可以投你』。所以,我們是盡量去做能夠發揮我們自己核心優勢的領域,其他全部交給生態夥伴。」

由於湯曉鷗在現場全程高能,幽默感承包了全場的笑點,因此現場有嘉賓說他是段子手,湯曉鷗顯然對段子手這個稱謂有所忌諱,他半開玩笑的解釋說:「我不是段子手,段子手是幹什麼的呢?是為搞笑而搞笑的。我不是段子手,我是幽默(全場笑)。幽默是幹什麼的呢?幽默是看到事物的本質。事物的本質有兩個方面,一個是可笑的一面,一個是更可笑的一面。其實我講的這些事情呢,大家真的可以笑一下,但笑完了以後我希望大家再哭一下。我們這個悲慘的現實實際上是很值得哭一下的。

湯曉鷗對當下人工智慧熱浪的炮轟

湯曉鷗在五位嘉賓中唯一的人工智慧專家,而從2016年初AlphaGo戰勝李世乭開啟的新一輪人工智慧狂潮,過去這一年半,以人工智慧之名義召開的論壇、發布會不計其數,學者、投資者、創業者、巨頭紛紛成為座上賓,其實對這個行業稍微有些感知的人都能感受到,這個行業已經嚴重病態了。

湯曉鷗顯然更是感受到了,他說:

「在中國,大家一擁而上,現在很多人來問我現在為什麼這麼多人來做自動駕駛、智能晶元、智能醫療等,我就說,這些概念的創業在10年之內,或者至少5-7年內是不會賺錢的,投資人也不會跟他說『你們怎麼還不賺錢啊』。他(創業者)先把錢忽悠過去,五年之後呢?管他呢,到時候這個人還在不在都不知道了。

AI這個行業忽悠是最多的。有人跟我說,我們這個是全人工智慧晶元,我就問他,全人工智慧是怎麼回事,晶元也是那種大企業才能做好的,你咋把這些全做了啊?他說,沒有啊,(融資的)錢到了再找人做唄。在中國融資,項目越不靠譜,投資人越聽不明白,越容易融到資。

其實你踏踏實實地做,是有很多可以做的。智能駕駛裡面視覺方面就有30多項核心技術,像Mobileye,你看看它做的事情,國內的那些跟它比差太遠了。我們隊伍里有一半的人在做自動駕駛,它的門檻是最高的。然後是晶元,當然是不可能我們自己做,一定要跟晶元廠商合作,自動駕駛也是一樣,一定是跟汽車廠商合作,他們有百年老店的經驗。醫療就更不用說了。」

聊到目前無論是各種AI助手還是大熱的智能音箱所涉及的自然語言,湯曉鷗舉了兩個小例子。

一個是他發現有些廠家生產的對話機器人5點就下班了,他很納悶,後來才知道,原來這些機器人背後是有人在後台幫忙操控的,操控的人下班了,所以機器人也就下班了。

另一個例子,湯曉鷗說他有個學生在蘋果工作,有一段時間她的一個工作是召集各個團隊的人來開會,大家一起來回答Siri拿到的那些最難的問題,他們給出一個標準答案,以後Siri就會照著答案回答。湯曉鷗說他兒子最喜歡Siri,所以他就抱著iPhone想和Siri吵架,Siri就不理他。然後他就拿兩台,吵完這個吵那個,然後希望讓兩個iPhone的Siri互相對話,但沒吵起來,估計後台的人懶得理他。

湯曉鷗逗得場下的人前仰後合,東北人這種出口成章的幽默感真的是天生的。

在談到目前業界討論最多的、人工智慧到底會不會控制人類的話題時,湯曉鷗說:「你在市面上聽到的那些名人那些網紅講的所有的這些事情都是不可能的事情,這就夠了。」

他表示,離人工智慧這個行業越近的人,越會覺得人工智慧統治人類這事兒非常遙遠,反而是離炮火越遠的人聽到一點炮聲就趕緊危言聳聽,「不要相信權威,他不一定是這個領域的權威,當然我的話是可以信的,因為我不是權威。」

錢穎一說這是湯曉鷗說的最權威的一句話。

湯曉鷗對研究工作的辛苦更是深有體會:「我們做這個行業的人在第一線做的時候其實做得很苦,就是過去這幾十年(深度學習之前)都沒做出來什麼能用的東西,所以以前我招生的時候就一直在說『到我們這個行業來,我保證你一輩子都有工作,因為我們這東西是做不出來的』。」

談中國在人工智慧領域的研究團隊和技術水平跟世界其他國家的相比處於怎麼一個水平呢?湯曉鷗回答道:「我們國家現在的規劃是,我們到2035年趕上世界先進水平,也就是18年以後,那個時候基本上黃花菜都涼了。感覺我們實驗室從2011年開始的起跑線上就沒怎麼落後過了。」

他對當下創業者追風口行為表達了擔憂,他說:「如果大數據熱的時候你跑大數據那兒去了,O2O熱的時候你跑O2O那兒去了,P2P熱的時候你跑P2P那兒去了,你會很忙。其實你應該去做你最擅長的、最喜歡的。你如果原來是跑馬拉松的,你看百米熱就跑來練百米,這是絕對不行的。所以一定要做你擅長的和你力所能及的。」

他同時也對教育行業有個比較現實的擔憂,他說:「我最怕中國的學校再成立個人工智慧系,在中國經常干這個事兒,什麼熱就成立個什麼系。(錢穎一:今年很多學校招生的時候都說自己是做AI的。)真的不能這麼干,人還是要有更廣的知識,在大的群體之間進行思想的交流。」

在國家層面,湯曉鷗也有所擔心,他認為人工智慧也許不用舉全國之力來做(最好的幾所學校和公司來做就好了)。人本身就有一個羊群效應,如果再舉全國之力在後面推動,這就不是羊群了,就可能成牛群了,牛群就會造成踩踏事故。他說:「人工智慧應該去跟各行各業去結合,慢慢地做一些原創的技術,不要一擁而上。現在從上到下成天都在講人工智慧,這有點危險。

湯曉鷗教授認為人工智慧的關鍵還是原創,他說:「有些大公司的高管問我,『我們的人臉識別也過了99%,和你們的到底有什麼區別』,我告訴他們,我們創作了第九交響樂,你們的人會彈奏第九交響樂,就這麼點區別,如果你將來還想聽第十,第十一,第十二交響樂,你來找我。

另一對活寶則是清華大學教授錢穎一與清華大學教授饒毅之間的碰撞,你能看到學者之間那種可愛又傲嬌(尤其是饒毅,幽默不亞於湯曉鷗)的一面,另外,教授的邏輯表達能力就是強。兩位老教授的相愛相殺何嘗不是北大與清華的相愛相殺,嘴上是一定不能輸的。

這當然是另一個故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