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驚聞冠名了《奇葩說》的「有范」居然要關了…….

驚聞冠名了《奇葩說》的「有范」居然要關了.......

美特斯邦威到底是沒能靠著 「有范app」有范起來,事實上,這個上線於2015年4月的應用,似乎已經迎來了自己的終結。

日前,有使用者收到有范app發來的官方簡訊,稱: 「由於內部運營調整,得暫時說:江湖再見了。」虎嗅致電客服,得到回復稱,有范app將於本月底正式停止運營。

驚聞冠名了《奇葩說》的「有范」居然要關了.......

作為一款被寄予了轉型厚望的產品,有范顯然沒能完成美特斯邦威由線下轉線上,輻射更多年輕人的重任。

在美邦服飾2015年20周年慶典上首次「亮相」的有范app被看作是當天晚會上最濃墨重彩的一筆,它的主導人,是美邦集團創始人周成建之子周邦威,時年不過19歲,這使得 「有范」的故事更添了些噱頭。按照原有的構想,有范作為一款潮流電商產品,能夠將集團線下4000家門店帶來的數億人次的客流和1000萬的會員轉化為平台使用者,並通過向入駐品牌抽點、與賣家通過多種合作方式分成來盈利。

然而現實給予的第一記 「耳光」在於平台上嚴重主客移位。虎嗅上有文章曾引用過這樣一個數據:

從這款APP目前展示的數據上看,阿迪達斯品牌上架的單品僅有116件,但其瀏覽數已經超過了90000次。相反,美邦以及旗下最受歡迎的子品牌ME&CITY共上架單品近4000件,瀏覽數卻僅有70000次。

顯然,試圖打造一個更 「貼近」年輕人的渠道,也並沒有讓美邦本身的產品更具吸引力一些。

而另一個更大的尷尬在於所謂的 「數億人次的客流和1000萬的會員」並沒能成功地轉化為有范的使用者。而為了吸引更多的使用者,有范把極大的精力都放在了營銷上,比如說冠名 《奇葩說》。

2016年前後,有范曾先後冠名了《奇葩說》第二季,《奇葩說》第三季,按照當時的說法,有范的相關負責人認為雙方目標人群高度重合,圈人再導流,聽上去非常順理成章了。然而事實的情況是,兩季《奇葩說》超過11億的觀看點擊量並未給「有范」App帶來實質的使用者增長。有媒體報道稱,2016年3月,「有范」App的下載量僅有37萬左右。那段時間,在馬東的花式口播下,幾乎所有觀眾的腦海里,都印下了那句「穿衣用有范,爭取不犯二。」的slogan,但是也就僅僅是這樣了。

花重金冠名電視節目這種老一套的 「燒錢買流量」,另一家時尚電商,美麗說也曾做過。

同樣是在2015年,美麗說HIGO曾花了3.38 億冠名《跑男3》,一樣收效甚微。後來,美麗說的創始人徐易容回憶這一次重金之舉時表示,2013、2014年,網際網路公司冠名或植入電視綜藝是非常有效的,但2015、2016年後,即使是冠名所謂現象級的電視節目,也不過覆蓋了使用者幾秒鐘的時間,並不能有效地觸達某個三四線城市的目標使用者形成轉化。 「打廣告來流量,這種東西好比空軍,你在天上開著飛機轉一圈,全國人民都聽到你的轟隆聲了。但我們真正應該思考的是『渠道』。」

對於有范之於美邦集團的意義,優他國際時尚品牌投資公司總裁楊大筠曾表示,不過是 「提出網際網路概念,以吸引更多投資」。說白了,就是其在資本市場的一個籌碼,而就實際業務來看,美邦90%以上的營收來自線下服飾業務,這種重資產模式決定了美邦無法100%專註於「有范」App的發展。 「其龐大的線下業務在轉型網際網路時反而會成為『有范』App發展的累贅。」

需要承認的是,在營銷層面,有范曾作出了不少值得學習借鑒的案例,然而在實際業務上,卻實在算不得一個成功的產品,刷再多的存在感,也還是需要真正的 「實力」才能撐起一門生意,這一課,美邦應該是學到了。今年7月,美邦創始人周成建曾表示「我曾經走了一些錯路,把網際網路當成使命,花了很多錢去買流量,但那些流量是留不住的,錢白燒了。如果把網際網路作為工具,還是極其有價值的。」

8月29日晚間,美特斯邦威發布了今年上半年財報,數據顯示,公司實現主營業務收入28.67億元,較上年同期下降5.68%,該公司在上半年虧損了4475萬元。相較於去年上半年6000萬的虧損,有所收窄。但,顯然還不夠。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