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建平「配偶」蔣薇茜去年訴訟牽出迅游股權代持舊事

放大圖

  每經記者 賈麗娟 每經編輯 張海妮

  說到魏建平,另一個名字與之關聯度很高:蔣薇茜,後者曾經的標籤為魏建平「配偶」。

  實際上,蔣薇茜也曾通過成都亞商新興創業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亞商創投),代持入股迅游科技(300467,SZ)。魏建平一直為亞商創投董事兼總經理。代持一事直到去年蔣薇茜訴訟亞商創投,方才浮出水面。

  截至發稿,《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未能聯繫上魏建平或蔣薇茜,獲知雙方目前的關係。

  蔣薇茜曾為迅游科技隱形股東

  一場訴訟,讓蔣薇茜與迅游科技的淵源得以被還原。

  中國裁判文書網去年11月23日發佈了《蔣薇茜與亞商創投與公司有關的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以下簡稱判決書)。這是成都高新區人民法院去年6月的一份民事判決書。

  判決書顯示,2016年3月底,蔣薇茜訴亞商創投與公司的股權糾紛,該案獲立案受理。

  原來,蔣薇茜分別於2010年4月、2011年2月以銀行轉賬的方式向亞商創投支付投資款240萬元、125萬元,並簽署《委託出資協議》。2012年5月,雙方又簽訂《委託出資協議》,對該事項進行確認,約定雙方出資成為迅游科技的股東。

  判決書還提及「為便於行使出資人權利」,蔣薇茜的出資登記在亞商創投名下,股東權益由實際出資人蔣薇茜享有。在迅游科技股份制改造及上市后資本公積金轉增股本后,蔣薇茜實際持有約250.17萬股股份。

  在此次訴訟中,亞商創投對蔣薇茜的訴訟請求沒有異議。最終法院判決稱,雙方的委託出資協議合法有效,亞商創投持有的迅游科技股份中有250.17萬股為蔣薇茜所有。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迅游科技於2011年股份制改造設立,2015年實現A股上市。迅游科技招股書顯示,公司發起人為迅游有限的33名自然人股東和4名機構股東,其中,亞商創投持有199.5萬股,持股比例為6.72%。在上市后經過10轉30的高送轉后,亞商創投持股數變為798萬股。也就是說,近三分之一的持股是代蔣薇茜持有。

  那麼問題來了:蔣薇茜目前是否仍然為亞商創投總經理魏建平的配偶?如果是,蔣薇茜為何要通過訴訟的方式,來解決自己在亞商創投的股權問題?這背後的故事,外界恐怕就難以知曉了。

  迅游科技:亞商系財務投資,對代持不知情

  作為迅游科技股份制改造的創始股東之一,亞商創投在所持股票於去年解禁后,迅速宣布了減持計劃。

  去年5月29日,迅游科技披露亞商創投擬減持其所持有的公司股票。而截至該公告日,亞商創投持有公司798萬股股票,占公司總股本的4.81%。這些股票於當年5月30日解除限售上市流通。亞商創投稱減持為「業務發展需要」。

  值得注意的是,亞商創投宣布減持時,正是其與蔣薇茜的訴訟正在進行之時。

  亞商創投何時進行了減持?迅游科技2016年半年報顯示,期末亞商創投持有公司360萬股。而去年三季報顯示,亞商創投已消失在公司前十大股東之列。彼時,迅游科技第十大股東持股數約230萬股。由此可見,亞商創投在去年第二、三季度均有減持。

  蔣薇茜這筆投資算得上是非常成功的。迅游科技上市后受到爆炒:上市首日頂格上漲后,隨後連續拉出19個「一」字漲停板,還曾推出10轉30的超高送轉,股價一度高達120元以上(前復權)。從2016年6月15日至9月30日,迅游科技股價平均為58.23元/股,而蔣薇茜的入股成本摺合后僅約為1.46元/股,假設蔣薇茜所持股份在2016年三季度末已經減持完畢,那麼按照期間平均股價計算,其此筆投資賺了約40倍。

  至於一紙判決書揭開的蔣薇茜代持迅游科技股權的問題,又該如何看待呢?記者注意到,證監會公佈的《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上市管理辦法》規定:「發行人的股權清晰、控股股東和受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支配的股東持有的發行人股份不存在重大權屬糾紛。」

  廣東德納(成都)律師事務所主任何小麗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IPO企業股份代持是違規的。「代持在企業IPO過程中是明確不被允許的,如果經法院生效判決認定,確有股份代持情況,應當進行還原。」何小麗表示,如果上市公司及股東未按規定披露及修正代持情況,那麼即使公司順利上市,也會為日後留下隱患。

  迅游科技董秘康荔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亞商創投原是財務投資,與其同期進入公司股東之列的還有其他幾家投資公司。對於代持一事,康荔表示公司完全不知情。

  蔣薇茜曾潛伏雅化、海潤

  其實,蔣薇茜作為上市公司股東,在公開資料中出現的頻率並不比魏建平低。

  雅化集團(002497,SZ)上市時的招股書顯示,蔣薇茜的住所在上海市長寧區,詳細地址與魏建平披露的地址一致。在振芯科技(300101,SZ,原名國騰電子)2011年的股份變動記錄里,蔣薇茜作為股權變動人,曾增持又減持了振芯科技5000股股票,變動人相關的董監高姓名為魏建平,關係為「配偶」。

  在此次迅游科技收購獅之吼的交易中,上海融璽創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融璽投資),也是獅之吼的股東之一,其於2016年4月以增資形式入股。

  蔣薇茜正是融璽投資的成立發起人之一。據迅游科技披露,蔣在融璽投資設立時持有40%股權,為後者第一大股東。2011年,蔣將40%股權全部轉讓給王利鋒,但到了2012年1月又變更回來,再次持有40%股權,2012年2月又轉給了王利鋒……反覆折騰幾次后,蔣薇茜終於不再出現在融璽投資的股東名單中。

  至於在迅游科技重組方案中稱魏建平與融璽投資存在「產權關係」。最新公告顯示,8月融璽投資股權變更后,魏建平持股16.59%。

  蔣薇茜還先後入股過雅化集團、海潤光伏等,潛伏時間頗為精準。

  2009年,雅化有限進行股份制改造,改造后的雅化集團最終於2010年10月首發上市。而在此前的2008年12月,雅化有限引入了新股東,轉讓6名職工持有的7.38%股份給吳紳、蔣薇茜、何良新等三位自然人,轉讓價款為1200萬元。當時轉讓的理由是,部分股東無法足額及時支付受讓委託持股股權的轉讓款而形成了資金缺口。蔣薇茜為自由投資人,持有雅化集團265.6萬股,占發行前股本比例的2.21%,投資資金來源為股票投資收益360萬元。

  後來,雅化集團上市發行價為30.5元/股。即使只按照發行價計算,蔣薇茜的投資收益也已經達到22倍。不過,由於蔣薇茜持股不足以達到披露條件,其何時套現、套現多少,外界不得而知。

  蔣薇茜持股海潤光伏,跟代持迅游科技的操作方式類似。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查到的一則2015年1月的民事判決書顯示,原告蔣薇茜就股東資格糾紛,訴被告上海融高創業投資有限公司。2009年,蔣薇茜欲投資海潤光伏,但無法人公司,所以與上海融高簽訂了委託持股協議,蔣薇茜出資1479.8萬元,由後者代持海潤光伏1033.2萬股股份,后因股份吸收合併,持股數變更為648.6萬股。2011年12月,海潤光伏上市。2014年12月22日,限售股份解禁,海潤光伏當日的收盤價為45.26元/股(后復權),按照此價格計算,蔣薇茜的投資收益接近20倍。

  值得注意的是,融璽投資持有上海融高股權,融璽投資實控人費禹銘2014年至今擔任上海融高的董事總經理。


新聞來源:北京新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