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鱷魚連鯊魚都吃,自白堊紀晚期以來就互相不對付

0 5

原標題:鱷魚連鯊魚都吃,自白堊紀晚期以來就互相不對付

這種美洲爬行動物的飲食單涵蓋範圍極廣,但是科學家仍然對他們的新發現感到驚訝。

鱷魚連鯊魚都吃,自白堊紀晚期以來就互相不對付

美洲鱷魚吞下一隻成年的窄頭雙髻鯊。(圖/朱蒂·庫克)

只要送到嘴邊,美洲鱷魚能吞下任何東西!現在,一項新的研究在美洲鱷的菜單中增加了新的食物:黃釣魚和鯊魚!

「因為鱷魚被認為是淡水食肉動物,所以這項發現特別令人驚訝,」該研究負責人、堪薩斯州立大學的生態學家詹姆斯·尼馮說道。

事實上,當尼馮問鱷魚專家是否曾遇到過鱷魚捕食板鰓類魚(包括鯊魚、鰩魚等)的情況。很多人都以為尼馮是在開玩笑。

堅持終於得到了回報,尼馮確認美洲鱷魚的食物單里有這四種動物:檸檬鯊、鉸口鯊、窄頭雙髻鯊以及大西洋黃貂魚。

尼馮還發現了一些關於鯊魚捕食美洲鱷的歷史記錄,這表明這兩種食肉動物的關係比我們之前認為的要更複雜。

鱷魚連鯊魚都吃,自白堊紀晚期以來就互相不對付

位於佛羅里達州的一處國家公園內,一隻美洲鱷魚在吃一條鉸口鯊。(圖/美國魚類和野生動物管理局)

「美洲鱷魚和鉸口鯊這兩種動物都因極端的飲食習慣而聞名,他們都是很會投機取巧的捕食者,」尼馮說道。尼馮的發現發表在最近一期的同行評議期刊《東南博物學家》雜誌上。

「一旦有潛在的捕食機會,這兩種動物是不會無動於衷的,因為善於抓住捕食機會是他們的特色。」

鯊魚VS短吻鱷

既然鯊魚和短吻鱷之間存在捕食關係,那麼為什麼現在才發現呢?下面有一些解釋。

首先,想要在這兩種動物的沿海棲息地進行跟蹤和觀察是比較困難的,北佛羅里達大學研究短吻鱷的生態學家亞當·羅森布拉特說道。

此外,短吻鱷捕食的鯊魚形態較小,相比於大白鯊,這些被鱷魚捕食的鯊魚體型要小許多,因為即便有人看到,也會以為鱷魚是在吃普通的魚。

上面的解釋的確是有道理的,那麼問題來了,鱷魚研究人員能夠利用一種介於胃泵和海姆利克氏急救法的辦法來檢查活鱷魚的胃裡有什麼東西,為什麼此前就沒發現短吻鱷的胃裡有鯊魚呢?

「這說法看著也道理,但事實並非這麼簡單,」非常熟悉鱷魚嘔吐物的羅森布拉特說道。

「大多數鱷魚消化得很快,」他說道。「只要進入鱷魚胃裡,除了身體的特殊部位如毛髮和殼體,所有被消化的食物看上去都沒什麼區別了。」

恩怨已久

在地球上的其他地方也發現了一些類似的案例,短吻鱷科、即鱷科和凱門鱷都在與板鰓類魚展開血雨腥風的廝殺。

在澳大利亞,有人目睹了灣鱷(也稱鹹水鱷)跑到海浪中捕食公牛鯊。今年早些時候發表的一項研究發現,在西澳大利亞取樣的淡水鋸鰩中,有一半以上的創傷都是淡水鱷魚造成的。

在南非,人們發現一隻尼羅河鱷魚的胃裡有兩條未辨別出是何種品種的鯊魚的遺骸。

甚至還有一些鱷魚化石上發現了古代鯊魚的咬痕,暗示這些食肉動物自白堊紀晚期以來一直就是敵人!

無主之地

尼馮諸多發現中最有趣的也許是幾隻鯊魚和一群短吻鱷展開群毆!

最震撼的例子發生在1877年,數百隻美洲鱷魚聚集在佛羅里達州朱庇特市附近的一處水灣,原來這裡出現了一群被漲潮的海水推到岸邊及淺海的鯊魚。在一番群毆之後,80英里(約128千米)之外的海灘上都散落著兩種動物的屍體。這是當時的體育類雜誌《釣魚公報》(The Fishing Gazette)的記載。

雖然這些記錄帶有明顯的「修飾」色彩,可能會誇大動物的數量及體型大小,「但沙灘上的遺骸就是鱷魚和鯊魚爭鬥的明證,」尼馮說道。

羅森布拉特同意這種說法:「鱷魚通常會成群地聚集在一起以捕食獵物,眾所周知,鯊魚也有類似的習性,因此這兩種動物發生大規模廝殺肯定是有可能的。」

他還補充道無論是鱷魚還是鯊魚,兩者的數量都比以前要少了,這也解釋了為什麼今天如此大規模的集會是罕見的。成群出現都罕見了,更何況成群對抗呢?

「大自然真是充滿著野性與瘋狂!」

如果你發現文中有任何錯誤內容,請不吝發送通知讓我們知道並修改。『選取錯誤的文字片段後使按下Ctrl+Enter即可發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pelling error report

The following text will be sent to our edi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