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18歲的阿里巴巴和不屬於它的經濟體

0 1

原標題:18歲的阿里巴巴和不屬於它的經濟體

18歲的阿里巴巴和不屬於它的經濟體

十八年前的九月,杭州人馬雲在進行他的又一次創業時,他可能從沒有想到,他最終創造了一個蓬勃生長的生態系統。在關於馬雲所創造的阿里巴巴的描述中,最新也是最具備衝擊力的定義是,阿里巴巴早已超越電商平台,更超越一家企業的範疇而成長為一個突破了線上線下界限和空間局限的經濟體,這個經濟體以平台為中心,連接萬千企業、品牌、創業者和生態系統參與者建設者,正在為未來商業鋪設基礎設施,它所創造的真正未來價值卻並不屬於阿里巴巴自己。

18年,阿里巴巴經濟體的誕生

在9月8日阿里巴巴18周年年會現場,馬雲在演講中說:今天的阿里巴巴已是一個新型的經濟體。以往的經濟體以地理位置界定,比如長三角經濟體、珠三角經濟體、加州經濟體,但今天新的經濟體誕生在網際網路上。

在剛剛過去的年份里,阿里巴巴的GMV突破了五千億美元,從GDP的角度看,它可以排到世界的第21位,和阿根廷的世界排名差不多。

按照規劃,在20年後的2036年,阿里巴巴將會成為繼美國、中國、歐洲和日本之後的第五大經濟體。沒有人懷疑這個目標的可行性。

按照馬雲的規劃:通過這個新的經濟體,以及其搭建的未來商業基礎設施,阿里巴巴將能夠讓全世界的年輕人、創業者和中小企業受益,能夠做到全球買、全球賣、全球付、全球運和全球郵。能夠讓更多的發展中國家、中小企業和年輕人都能夠分享自由貿易與全球化的快樂、嘗試創業創新的快樂,並享受技術革新的益處。

18歲的阿里巴巴和不屬於它的經濟體

在某種程度上,阿里巴巴是中國改革開放近40年來最神奇的產物之一:一個教師帶著他的學生們,在杭州這個以輕聲細語和懶洋洋為特色的城市裡,用凌厲而又持續的創造,最終打造了屬於這個時代的生態圈。

根據阿里巴巴最新一個季度的財務報告,其中國零售平台上年度活躍消費者達到4.66億,約為中國總人口的三分之一;移動月度活躍用戶更高達5.29億,較2017年3月增長2200萬。與此同時,它的海外會員數也在急速增加。

美國《新聞周刊》給出定義,「阿里正從電商平台發展成為一個經濟體,一個生態系統。文章認為,馬雲已經將目光轉向國際市場,並將阿里巴巴集團帶入支付、雲計算、文娛等眾多不同的商業領域,雖然這會「比他的第一次擴張更難」,但「所有人都知道,馬雲要來了」。

毫無疑問,阿里巴巴是一個有關光榮和夢想的時代故事。阿里巴巴的員工們說,這個故事的主題是成長和分享。

在阿里巴巴出現之前,從來沒有一個商業公司說我們成立的目的就是為了「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這並非是一個商業口號,而更像是一群理想主義者的宣言。馬雲和他的同事們說,理想主義和現實主義的結合讓我們走到今天。

他們獲得了初步的成功。4000多億美金的市值、亞洲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如此種種的數字和溢美之詞足以說明一切。毫不誇張的說,以阿里巴巴為代表的新經濟公司將中國的商業創造推上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即便是最不喜歡阿里巴巴的人,也不能忽略它在中國過往20年內對商業社會的實質性改造和提升。

社會學者們說,阿里巴巴是一個社會生態而不僅僅是一個商業公司。甚至更有人說,阿里巴巴的發展史是一場激動人心的社會實驗—-如果將阿里巴巴的發展脈絡與中國正在發生的底層創新和商業創造結合來看,這樣的評價也許並不誇張。

就在幾天之前,媒體刊發了一組圖片,名叫「被阿里巴巴創造或改變的漢語辭彙」,這裡面包括了「親」「剁手」等在商業生活中被重新定義的辭彙—–社會學者們說,這同樣是阿里巴巴在過去十八年中最大的收穫—–它幾乎是憑藉一己之力,通過網際網路等技術工具將中國數億普通人納入了社會的變革之中,不但改變了他們生活形態,更加改變了他們的生活思維。

學者們說,通過十幾年來的創造和創新,阿里巴巴成功將技術和網際網路工具變成了普惠性的生產力—–不但用以創造商業,更加用於改造生活—如果考慮到阿里巴巴所服務對象中的絕大多數是沒有網際網路能力的中小企業的話,它所獲得的社會成就更加驚人。在阿里巴巴成立的1999年,網際網路只是很小一部分人的高端工具,而今天,它就像水電煤一樣普通而不可或缺。

經濟體與公司是擔當和責任的區別

幾年之前外界曾經嘗試用國家型公司來定義它,就像蘋果之於美國、三星之於韓國,但今時今日學者們已經並不滿足於這個定位。他們說,作為全球商業的底層基礎設施提供者之一,阿里巴巴更像是一個社會實體—–生長於這個體系之上的合作者們,以分享和普惠的形態完成商業的創造和制度的創新,從而完成商品的全球流通。

18歲的阿里巴巴和不屬於它的經濟體

與此同時,他們也獲得這個時代給予的正向反饋。

數字顯示,從2000到2016年,中國的人均GDP增長了5倍,也是這個階段全世界人均GDP增長最快的國家。而以一個如此巨大人口體量的國家,保持那麼快的增長,最終產生的影響力是驚人的。在這樣一個大背景下,也給許多企業帶來了巨大的機會。其中最大的受益者就是阿里巴巴。

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學術界是如此關心阿里巴巴經濟體的定義和延展—-阿里巴巴不僅僅是中國經濟的風向標,而是從一家電商公司迅速發展為以數據技術能力驅動的搭建商業基礎設施的公司,具備了從各方面參與改造和提升經濟環境的能力。

馬雲嘗試給出了答案。

他說,「阿里巴巴必須要做別人不願意做、不能做,但又不得不做的事情,這是我們的定位。我們倡導和參與建設一個經濟體,但是我們不會擁有那個經濟體。我們只是那個經濟體的倡導者和建設者。我們希望這個經濟體能夠為全世界創造一億的就業機會,服務二十億的消費者,希望在我們這個平台上面有一千萬家企業能夠通過這個經濟體盈利起來」。

參與建設但並不擁有它,這是一個更加理想主義的表述,但也使阿里巴巴更加具有廣義社會體的特徵—-在過往的歷史中,權力和邊界是商業競爭的終極形態,並催生了一大批偉大的商業公司—-但他們終究只是一個偉大的公司而已。

正如馬雲在今天的演講中所說:經濟體創造的價值是讓世界更加普惠、共享,讓世界經濟可持續、健康和快樂的成長。公司以自己利益為主要考慮,而經濟體則要多得多的擔當社會責任。它不是規模的差別、不是利潤的差別,而是擔當和責任的差別。

阿里巴巴顯然不希望成為掌控商業權力的那一類。在馬雲和他的夥伴們看來,沒有什麼比普惠和分享更加令他們興奮的事物—–馬雲說,「我們只是希望在有一天這個公司不存在的時候,別人會說,這家公司最大的貢獻不是它曾經賣過多少貨,而是這家公司對網際網路的普及,大數據的普及,對基礎設施、對很多年輕人有開拓的思想,這是我們最大的樂趣所在」。

「家國情懷」與阿里的未來

現在的阿里平台上,每年有超過4萬億的交易額在發生,中國沒有哪家公司與中國經濟綁定如此之深。而同時,來自阿里的新零售變革,也正在越來越深的對中國經濟產生影響,並成為中國經濟中有能力向世界輸出積極影響的力量之一。

8月1日,新華社發表了一篇評論文章,把阿里巴巴的新零售與十八大以來越來越引人注目的高頻詞「中國方案」聯繫在一起。

文章稱,中國在崛起過程中要為解決人類問題貢獻中國智慧、提供中國方案,近年來,圍繞幾乎所有重要的全球議題,尤其面對各種「難題」,中國都在逐步提出「方案」,「中國方案」正逐漸樹立起全新的負責任的大國形象,而阿里巴巴因其新零售戰略完全有可能引爆中國乃至世界零售市場的變革,也正在成為「中國方案」的一個生動詮釋。

「家國情懷」正是馬雲在今天的演講的後半部分著重強調之處,他說:「我們未來必須要有家國情懷和世界擔當,必須考慮自己的家、每個人的家,考慮這個社會,考慮這個國家,考慮世界的擔當,阿里才會贏得尊重。」他同時定義阿里的未來:「未來5到10年,我們不是要超越誰,也不是要當世界前三,而是要為未來解決問題,要為中小企業、為年輕人、為我們當年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這個承諾去付諸於行動。」

這或許是這群人對商業社會最大的貢獻—一個老師,一群創業者,六萬名普通的員工,用最現實主義的行動,來實現一個最理想主義的目標—「以念立業,回報家國,沒有什麼比這個更加激動人心」。

或許這個時候,他們會想起18年前的炙熱九月,在杭州那個名叫湖畔花園的民居里的第一次年會,馬雲說「我們終將贏得明天,我們終將抵達遠方,因為我們正年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