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克專訪:你能想到記者的提問,卻可能猜不到庫克口中的答案

0
18

有人說,懷念喬布斯時代和那個蘋果;有人說,蒂姆•庫克的蘋果已沒有了喬幫主時代的創新精神;有人說,庫克和現在的蘋果並沒有那麼糟糕。

最近蘋果 CEO 蒂姆•庫克接受了國外媒體 Bloomberg 的採訪,你或許能想到那些來自記者的提問,但可能不能完全猜中庫克口中的答案。

史蒂夫的 DNA

庫克專訪:你能想到記者的提問,卻可能猜不到庫克口中的答案

(史蒂夫•喬布斯 圖自:unitedbloggers

一上來,庫克就被問到 「你曾多次表示過有多尊敬史蒂夫•喬布斯,那麼你會花多少時間去想人們將會怎樣評價你未來留給蘋果的遺產?」

庫克說:

None。

我期待庫克講講為什麼不會去想這些事情,但庫克只是說:

我只希望人們能記住我是個還不錯的人,就算我成功了。

雖然庫克沒有繼續解釋他為什麼不去花時間想自己可能被讚頌或批評的未來,但從接下來的口吻中我發現,庫克似乎認為蘋果沒有其他人的遺產,只有喬布斯的。

「史蒂夫的 DNA 永遠深植於蘋果」,庫克說。現在是這樣,未來 50 年,100 年,不管誰將成為蘋果的 CEO,都沒有人能撼動喬布斯的遺產,對於庫克和蘋果來說,這是這家世界上最有價值的公司存在的意義。

你可能會覺得這是個調性很高而又面對媒體很官方的回答,但試想,很少有公司不會把創始人的大頭照放在最顯眼的位置,道理是一樣的。

庫克專訪:你能想到記者的提問,卻可能猜不到庫克口中的答案

(喬布斯的 DNA 深植於 Apple 圖自:osxdaily

這樣的回答或許是意料之中的,但對喬布斯華麗的讚賞到此為止。庫克認為,喬布斯的遺產全部集成在了蘋果對細節的追求,以及蘋果產品對用戶體驗的關注。而在庫克看來,現在蘋果所做的一切還不夠好,還需要更好,用喬布斯的話說,要做到 「insanely great」,字裡行間你能感受到庫克還想說明一件事情,那就是蘋果對用戶體驗的重視從來沒有改變。

不過庫克最後還是補上了一句:

喬布斯的這些精神和原則就像美國的憲法,不應該被改變,只應該被尊重。

但這並不意味這蘋果沒有改變。在談蘋果到底有沒有改變前,先來談談蘋果今年祭出的新產品 HomePod,因為在這款產品中,能看出蘋果的一些改變。

人們不了解卻很想得到的東西

其實當 Bloomberg 的記者問到庫克為什麼 HomePod 沒有像 Amazon Echo 那樣以人工智慧為賣點時,就已經能感受到蘋果渴望做出的改變,但與其說是改變,不如說是蘋果又做了暫時還沒有人做的事,那就是讓人工智慧音箱有更好的音質。

庫克專訪:你能想到記者的提問,卻可能猜不到庫克口中的答案

(HomePod)

庫克說,在 HomePod 出現之前,我可以通過 iPhone 和 Siri 來控制家中的一切,控制燈光,控制溫度,在我起床時,一切都能如我所願,庫克也不忘順便再提一下 iPad 可以代替電腦,Mac 已經成為很多人難以或缺的辦公夥伴。

但是庫克覺得,這麼多東西里是不是缺了點啥,是的,缺了點聲音,而且是高品質的聲音,在庫克還是個小年輕的時候,視頻還沒有那麼流行,音樂和廣播是讓他最印象深刻的東西。這也是為什麼蘋果的 HomePod 首先是一個高端的音箱,然後才是一個人工智慧音箱。

另一個讓 HomePod 成為一個高端音響的原因或許是,Siri 已經足夠好,現在她就缺一個美妙的喉嚨。因為庫克在採訪中說:

Siri 已經在 3.75 億台設備上被激活使用,而且她也足夠聰明,這也是為什麼人們在很多生活場景中都能使用到她,那她還少什麼呢,我覺得少的就是與更好的音質的結合。

庫克專訪:你能想到記者的提問,卻可能猜不到庫克口中的答案

(HomePod 圖自:Apple

但是 HomePod 是一個人們想要的東西嗎,人們會花 349 美元買它嗎?庫克回答說,當時 iPod 剛出現時,人們在這樣問,iPhone 問世時,人們也這樣問,iPad 也一樣,但後來發生的事是什麼呢,

我們給了人們不了解但卻很想得到的東西。

雖然庫克沒有正面回答人們會不會為 HomePod 買單,但這個回答足夠有信心,HomePod 就是下一個人們想要擁有的東西。

我們也無法預測 AR 的未來

庫克專訪:你能想到記者的提問,卻可能猜不到庫克口中的答案

(用蘋果 ARKit 製作的星球大戰同款桌游 圖自:macrumors

愛范兒(微信號:ifanr)曾在一篇報道中討論過,蘋果的 AR 戰略可能會使 AR 領域出現一個較大的爆發點,因為就算並非 10 億台 iOS 設備每台都能運行蘋果的 AR 平台,但仍然會有上億台 iOS 設備可以撐起蘋果的 AR 戰略,iOS 本身就是蘋果進軍 AR 的一個優勢。

而庫克認為:

我們可能都將無法預測 AR 技術未來的走向。

庫克專訪:你能想到記者的提問,卻可能猜不到庫克口中的答案

(ARKit Demo 演示 圖自:cnet3

看似前路茫茫,但實際上,庫克認為 AR 這條路走對了。而蘋果已經在和宜家(IKEA)商討關於為消費者及企業提供 AR 家居服務的合作,很多人認為庫克缺乏創造力,但是個好商人,從 AR 看來,或許沒有錯,因為庫克說:

AR 是一個能像企業和消費者延伸的領域,很多人看到了這一點,但卻很少有人去做這件事。

重點是庫克說「很少有人做這件事」,個人認為,說庫克沒有創造力或許有些片面了,將一件沒人做的事商業化,這是一位商人的創造力。

在庫克眼中,AR 可能會成為不少企業辦公的基礎工具,而對消費者而言,AR 會是一件非常酷的東西,當然,《Pokemon Go》已經印證了這一點。但庫克也強調,我們還不能用 AR 做任何我們想做的事情,因為技術還沒有達到那種高度,不過,在庫克眼裡:

AR 已經足夠令人興奮。

再問一遍,庫克的蘋果真如以前那麼創新了嗎?

喬布斯曾說過一句話:

Innovation distinguishes between a leader and a follower.

領袖和跟風者最大的差別就是創新。

庫克專訪:你能想到記者的提問,卻可能猜不到庫克口中的答案

(蘋果 CEO 蒂姆•庫克 圖自:notebookcheck

而庫克對於創新這個問題的回答很有意思:

iPod 不是世界上第一台 MP3,iPhone 不是第一台智能手機,iPad 也不是第一台平板電腦,我還可以繼續舉例。

在庫克眼裡,創新的形式有很多種,做出世界上沒有過的東西叫做創新,做出一些改變人們生活的東西也是創新,顯然庫克更願意認為蘋果的創新是第二種形式:

蘋果所做的,是一種長期的投資,是想真正改變人們生活的東西。

庫克專訪:你能想到記者的提問,卻可能猜不到庫克口中的答案

(iPhone 6 與 iPhone 6 Plus 發布時 圖自:cdn

人們可能會拿喬布斯當年說人們不需要大屏手機以及觸控筆,與庫克成為 CEO 后的大屏 iPhone 和 Apple Pencil 來調侃后喬布斯時代的蘋果對自己的否定,並認為螢幕增大一點和多出來一支筆算不上創新,但人們還是慢慢接受了,對於蘋果來說,自己沒有做過的,或許也算是對自己的一種創新,而這種創新可能並不明顯,因為多少有點大勢所趨的意思。

庫克專訪:你能想到記者的提問,卻可能猜不到庫克口中的答案

(史蒂夫•喬布斯和 iPhone 圖自:iphoneincanada

庫克說,蘋果也不是第一個做 AR 的,但將它整合到 iOS 平台中,大量的開發者將會參與進來做一些很酷的事情;蘋果在智能音箱的起步就更晚了,但蘋果還是找到了有別於他人的發展方向。

現在的庫克和他的蘋果,是在早已大同的領域裡做著不同的事情,你可能分不清他們是絕對的領袖還是跟風者,但他們仍想用不同的方式改變世界。

題圖來自:Bloomberg

庫克專訪:你能想到記者的提問,卻可能猜不到庫克口中的答案

轉載文章請附上來源:庫克專訪:你能想到記者的提問,卻可能猜不到庫克口中的答案科技空間 TechRoomage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