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創始人也無限期休假,Uber 成了一家沒有 CEO、COO、CMO、CFO 的公司

0
46

因為一系列的負面事件,從性騷擾醜聞,到被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旗下負責自動駕駛業務的 Waymo 公司指控盜取商業機密等等,Uber CEO 崔維斯·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終於在董事會的強制要求下,開始無限期休假

卡蘭尼克在一封給員工的信里寫到:

「如果我未來會回來 Uber 2.0 工作,那同樣的,我需要以崔維斯·卡蘭尼克 2.0 的形象出現。」

卡蘭尼克表示,他會離開公司一段時間,重新思考如何建設一家世界級公司。但在信里,卡蘭尼克沒有提及具體的休假時長,也沒有表示何時能重回公司。

連創始人也無限期休假,Uber 成了一家沒有 CEO、COO、CMO、CFO 的公司

(圖自:Recode

Uber 創始人被強制「無限期休假」

剛過去不久的周日,Uber 董事會舉行會議,討論卡蘭尼克的去留和公司的企業文化問題。其實,卡蘭尼克是可以不離開,繼續控制這家公司的。

和不少科技公司一樣,Uber 的股份制採用了雙層 A/B 股架構, 包括 CEO 卡蘭尼克、聯合創始人蓋瑞特·坎普 (Garrett Camp) 等董事會 7 名成員擁有「超級表決權股(super-voting shares)」,而這 7 人可以說都是卡蘭尼克的好友。也就是說,如果卡蘭尼克和他的親信聯合起來,他可以繼續擁有對這家公司的絕對控制權,否決掉董事會做出的決議。

而且,也沒有人想到,卡蘭尼克的離開消息來得這麼快。因為在 Uber 遭遇性騷擾醜聞、卡蘭尼克惡語對待平台司機等麻煩事後,即使外部有不少聲音都在喊話,讓卡蘭尼克離開,但他對這家公司的控制欲,讓他一直堅持自己的做法。

但到如今,卡蘭尼克還是「自願選擇」無限期休假,離開一手創辦的公司。除了與會人員,沒有人能知道周日長達 7 個多小時的會議發生了什麼,卡蘭尼克最終而和董事會達成了怎樣的協議。

此次卡蘭尼克「無限期休假」,不僅僅是因為在一系列公司危機背景下,董事會做出的這一選擇。前不久,卡蘭尼克雙親遭遇了一次水上事故,父親受傷,母親身亡。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道,卡蘭尼克一直在洛杉磯陪伴他的父親,包括 Uber 的董事會會議也一併改到洛杉磯舉行。

連創始人也無限期休假,Uber 成了一家沒有 CEO、COO、CMO、CFO 的公司

(圖自:Fast Company

在卡蘭尼克離開前,過去的半年時間裡,相繼已經有將近 10 位副總裁級別的核心高管從 Uber 離職。外媒 CNN 在關於 Uber 的文章里寫到

Uber 如今是一家沒有COO、CMO、CFO 和主席的公司。

離開的高管,部分是因為此前的性騷擾調查,部分則是個人選擇了離開,當然,目前 Uber 董事會也在逐步剷除卡蘭尼克的親信力量。卡蘭尼克的心腹、高級副總裁埃米爾·邁克爾(Emil Michael)已在董事會的要求下離開公司。

另外,Uber 董事會還在逐步引進新的職業經理人,比如說,該公司聘請了哈佛商學院教授弗朗西絲·弗雷(Frances Frei)擔任戰略高級副總裁,主要工作是重新組織公司結構,Uber 也聘請了前蘋果執行官 Bozoma Saint John,擔任新職位首席品牌官,希望能重塑 Uber 的公眾形象。

卡蘭尼克的野蠻式成功

Uber 今年危機不斷。

關於 Uber 的醜聞,我們已經報道過不少。從管理層騷擾女員工監控執法人員信息、Uber CEO 崔維斯·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罵自家平台專車司機、總裁離職、Uber 無人車發生撞車事故等等,Uber 不斷被曝出的醜聞和惡行,正在逐漸毀掉它最初的名氣。

連創始人也無限期休假,Uber 成了一家沒有 CEO、COO、CMO、CFO 的公司

(Delete Uber 抗議活動)

我們無法也不能把一家公司長久以來無法解決的混亂,只是簡單歸咎到一個人身上,但卡蘭尼克作為 Uber 公司的創始人,他的一舉一動為這家公司的發展奠定了基調。

比如說,Uber 在城市擴張過程中是好鬥的,也是野蠻的,這家公司經常蔑視當地法律,也會使用手段打擊競爭對手。而到了卡蘭尼克本人身上,他不止一次地公開表示,狼性文化是 Uber 公司的一種價值觀。

再到引爆了 Uber 公關危機的一系列性騷擾醜聞,即使卡蘭尼克本人不是始作俑者,但 2014 年在一篇《GQ 雜誌》的文章里提到,卡蘭尼克曾開玩笑地將 Uber 形容為女人的胸部(Boob-er),理由是公司幫他吸引了女性的注意力。

連創始人也無限期休假,Uber 成了一家沒有 CEO、COO、CMO、CFO 的公司

(Uber CEO 崔維斯·卡蘭尼克 圖自:路透社)

雖然 Uber 的企業文化讓人詬病,卡蘭尼克對性騷擾等問題的不作為和縱容讓這家公司深陷風波,但今天,在卡蘭尼克宣布無限期休假的消息出來后,一些 Uber 員工,包括已經成為滴滴一部分的優步中國員工,仍在社交平台表達了惋惜之情。

卡蘭尼克在某種意義來說依然是他們的偶像。毫無疑問,Uber 能在短短數年間完成全球化擴張,它是成功的,即使今年這家公司危機不斷,但它的業績依然有所增長。今年第一季度,Uber 營收 34 億美元,,虧損達 7.08 億美元,相比去年同期已有所下降。

卡蘭尼克如今的境況,正如愛范兒此前所說

剛步入不惑之年的 Uber CEO Travis Kalanick,正在面臨著也許是他人生中最為困惑和焦慮的一段時光。

卡蘭尼克的離開對 Uber、對他自己未必不是件好事

創業公司的創始人可以說是公司的靈魂和核心人物,但他不一定是最好的管理者。其實,創始人在董事會要求下離開公司,Uber 並不是孤例。

John Sculley 一直被外界稱為「把喬布斯趕走的人」,他和喬布斯的恩怨曾是矽谷乃至全球科技圈最著名的八卦,但其實,喬布斯當年出走的原因更多是他主導的產品失敗,導致公司經營不善,又和董事會起衝突,最後才出走的。

多年後 John Sculley 在一次和李開復的對話里說

喬布斯一直都是天才,在很多問題上都很有遠見。但是在這個問題上他當時非常年輕,可能判斷有誤。就像任何地球人一樣,孰能無過……經過這些挫折和學習,喬布斯成為了一個更謙遜的人。

卡蘭尼克雖然已經步入不惑之年,但在外界看來,他是孤傲的,也是野蠻的,連卡蘭尼克本人也承認過自己不完美,甚至表示自己需要領導力方面的指導和學習。

即使卡蘭尼克不止一次地對外發布這些真誠的自我反省言論,但 Uber 一直不間斷地曝出的內部管理問題, 並不能讓外界相信 Uber 有決心做出改變。而現在 Uber 董事會讓卡蘭尼克離開,也許是當下最適合 Uber 發展的抉擇。

因為卡蘭尼克的「不完美」,未來 Uber 董事會也許會學習當年 Google 的做法:讓職業經理人施密特擔任 CEO 一職,對佩奇和另外一位聯合創始人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兩位年輕的創業者進行所謂的「成人監護」。

但同樣的,企業創始人讓位於職業經理人,很容易失掉公司的控制權,就像喬布斯一樣。而擅長於營銷的 John Sculley 在掌舵蘋果的幾年裡,雖然讓公司業績有了大幅上漲,但最終他在發展里也背離了公司創始人史蒂夫·喬布斯所定的銷售結構。

某種程度上,初創公司的成功跟創始人的性格是密不可分的。沒有了卡蘭尼克的 Uber,是否仍有這種開拓疆土、改變城市的魄力和速度,這個問題是值得考慮的。而董事會逐漸引進的職業經理人,真的能讓這家野蠻生長的獨角獸變得成熟和有擔當嗎?

題圖自:Time Magazine

轉載文章請附上來源:連創始人也無限期休假,Uber 成了一家沒有 CEO、COO、CMO、CFO 的公司科技空間 TechRoomage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