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Bang 隊長權志龍推新型「USB 唱片」,是變革行業還是圈錢之作?

0
44

隨著數字音樂的興起,實體唱片行業遭受衝擊已經是不爭的事實。實體唱片像紙媒一樣被人們列入了「死亡名單「當中,但仍有實體唱片似乎還不願意就這樣消亡。

最近人氣天團 Big Bang 的隊長權志龍推出了回歸后的首張個人專輯《權志龍》,但權志龍既沒有選擇時下流行的數字專輯,也沒有選擇傳統的實體 CD 唱片形式,而是採取了 USB 作為載體。

權志龍這個「USB 唱片」的外觀為紅色,並刻有權志龍的名字、出生日期以及血型,還有故意製作的復古刮痕。

Big Bang 隊長權志龍推新型「USB 唱片」,是變革行業還是圈錢之作?

而這個所謂的「USB 唱片」實際上和傳統 CD 的區別也不僅是載體不同,實際上這隻 USB 當中沒有一首歌,而是在 USB 中提供了一個網站鏈接和密碼。樂迷們需要登錄該網站並輸入密碼才可以把專輯內容下載到 USB 中。

Big Bang 隊長權志龍推新型「USB 唱片」,是變革行業還是圈錢之作?

(專輯封面)

網站上除了提供音樂,還有權志龍的照片和 MV ,在今年年底之前都可以憑密碼下載。而這樣一個內存 4 GB的 USB 的售價則為 3 萬韓元(約合 181 元人民幣)。

權志龍和其所屬的 YG 娛樂希望以「USB 唱片」的形式打破韓國流行音樂的格局,甚至推動音樂行業新一輪的變革,然而這一種音樂發售的新形式卻引發了極大的爭議。

「USB 唱片」到底算不算唱片?

「USB 唱片」一經推出,市場上就出現了截然不同的兩種反應,不少權志龍的粉絲一如既往地支持自己偶像,也有樂迷表示花 3 萬韓元買一隻什麼都沒有的 USB 不值得,甚至還出現了 USB 掉色的尷尬情況,不少人指責權志龍和 YG 娛樂此舉僅僅為了圈錢。

除了消費者,韓國音樂產業協會也公開表示不承認權志龍的「USB 唱片」是一張實體專輯。而韓國官方承認的音樂銷量排行榜 Gaon Chart 也拒絕將這一「USB 唱片」的銷量納入這一專輯的銷量排行榜計算,因為 Gaon Chart 對唱片的定義為「聲音被固定在有形狀的物體」。

面對各種質疑,權志龍在自己的 Instagram 作出了回應,並表達了自己對唱片行業的看法:

音樂作品只能以「是不是唱片」來區分嗎?從錄音帶、CD 到現在的 USB,不同的載體固然有不同的優缺點,但無論是什麼載體,最重要的還是人們歌詞和旋律,還有那些在耳朵里縈繞、在口中傳唱以及在撥動心弦的感受。

Big Bang 隊長權志龍推新型「USB 唱片」,是變革行業還是圈錢之作?

(權志龍在Gaon Chart 舉辦的 K-POP 典禮上獲獎)

而權志龍所屬的 YG 娛樂則表示對 Gaon Chart 的做法沒有異議。但 YG 娛樂稱之所以選擇以 USB 的形式發售新專輯,是希望為樂迷提供更多元的音樂內容,相比傳統 CD 能容納更多歌曲和 MV,並表示這是一種「革命性的音樂提供方式」,也認為這是「目前最好的音樂載體」。

雖然現在沒有人會使用CD 播放器聽音樂,但專輯的銷售仍然是計算成績很大的因素,對於粉絲來說,現在購買專輯不是一種獲取音樂的方式,而比較像是在購買一個「商品」。

有趣的是,在大洋彼岸的美國,權威流行音樂榜單 Billboard 跟 Gaon Chart 唱了個反調, Billboard 表示 USB 應與唱片一樣被同等看待。

據 Billboard 介紹,權志龍的新專輯不應該因為以 USB 的形式發行而不被承認,並表示包含在 USB 中提供下載的鏈接等其實與唱片無異,更對獨特的公開音源方式大加肯定。目前該專輯在 Billboard 200 專輯排行榜中排名 192 位。

「USB 唱片」早有先例

其實,「USB 唱片」的概念以也不是第一次出現。早在 2009 年日本歌壇天後濱崎步就以 USB 的形式推出了自己的第十張個人專輯《Next Level》,但當時除了 USB ,CD 和 DVD 形式也同步發售,而 USB 形式僅在日本發售。

Big Bang 隊長權志龍推新型「USB 唱片」,是變革行業還是圈錢之作?

(圖自:Music Haven

而搖滾界的殿堂級樂隊 Beatles 也曾和蘋果公司聯合推出過一張以 USB 為載體的再版唱片,外觀則是一個青蘋果的形狀。內含 14 張再版唱片的立體聲版本以及 13 份關於專輯的紀錄片。這個「USB 唱片」售價 279.99 美元,而且還限量發行 30000 份。

Big Bang 隊長權志龍推新型「USB 唱片」,是變革行業還是圈錢之作?

(圖自:Rare Cool Stuff)

此外,不久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搖滾歌手 Bob Dylan 也曾在 2013 年推出過一個口風琴形狀的 USB 全集音源。而在中國周杰倫和五月天等音樂人也推出過類似的 USB 專輯。

而權志龍這次發行的新專輯與上述這些「USB 唱片」的不同在於,沒有預先把歌曲內容放入 USB 中,而是要通過網路自己下載。這有點像是 CD 唱片、USB 和數字音樂的混合體。也正因為如此,在音樂行業引發了巨大爭議,怎麼定義這種「USB 唱片」也成了難題。

實體唱片行業還能撐多久?

現如今,似乎已經沒有多少人會買去一張唱片回來聽了。那些會去買唱片的人很可能只是單純為了支持自己的偶像,或者把 CD 當做黑膠唱片一樣收藏起來。儘管這兩年黑膠唱片乘著懷舊風潮重新回到了人們的視野,但終究是少部分發燒友的愛好。

唱片行業也已經進入了這樣的軌跡,無數承載青春回憶的唱片店倒下,「給你一張過去的 CD」也顯得愈加珍貴。

Big Bang 隊長權志龍推新型「USB 唱片」,是變革行業還是圈錢之作?

而拋開感性情緒,從數據上更能說明這一趨勢。根據最近國際唱片協會 IFPI 發布的 2017《全球音樂報告》。2016 年全球音樂市場增長了 5.9%,創下自 1997 年國際唱片業協會開始跟蹤市場以來的最高漲幅。

不同類型的音樂收入中,數字收入佔比已達到 50%,實體收入則下降 7.6% ,降幅高於去年。儘管下載收入也下降了 20.5%,而流媒體收入激增 60.4%,佔據了數字收入的 59 %,也足以抵消數字下載下降的收入。

數字音樂,尤其是當中的流媒體音樂,正以不可抵擋之勢碾蠶食著實體唱片行業的市場份額。

Big Bang 隊長權志龍推新型「USB 唱片」,是變革行業還是圈錢之作?

(圖自:數字尾巴)

而在中國,各大互聯網巨頭也以資本和技術席捲著音樂行業。騰訊不惜重金購買音樂版權來擴充自己的音樂疆土,拿下了華納、YG、索尼、英皇、華誼等多家唱片公司的獨家版權代理。去年騰訊旗下的 QQ 音樂,還與擁有酷狗、酷我音樂合併,一舉佔據了中國音樂市場的半壁江山。

此外阿里巴巴此前也收購了 蝦米音樂、天天動聽等音樂平台,開啟了數字音樂的布局。而網易雲音樂前幾個月才獲得了 7.5 億的融資,風頭正盛。

Big Bang 隊長權志龍推新型「USB 唱片」,是變革行業還是圈錢之作?

(圖自:網易雲音樂地鐵營銷

而百度音樂作為發展最早、曾經規模最大的數字音樂平台,儘管已經沒落,但也將百度 MP3、百度 ting、千千靜聽等諸多數字音樂產品重新整合,並與太合音樂合併,重新在數字音樂領域發力。

數字音樂的興起也讓歌手們不再選擇出唱片,而是推出自己的數字專輯。周杰倫在 2014 年推出的首張數字專輯就取得了亮眼成績,曾奪得在 Billboard 世界榜(不含北美地區)第一,而去年推出的數字專輯《周杰倫的床邊故事》銷售額也突破了 3000 萬。除了周杰倫,李宇春、鹿晗等歌手的數字專輯也曾取得過百萬銷量的成績。

Big Bang 隊長權志龍推新型「USB 唱片」,是變革行業還是圈錢之作?

與之對應的是,去年音樂人李志在其個人公眾號發消息稱自己僅剩的三張正版實體專輯由於滯銷原因將在月底下架停售,部分銷毀,併發出「實體唱片時代已經終結」的感嘆。

儘管目前中國的數字音樂市場還不完善,各個平台間版權紛爭也時有發生,用戶的付費比例也不算高。但人們不會拒絕流媒體音樂帶來的便利,2015 年全球的數字音樂規模就超過了實體唱片,而同年中國的在線音樂用戶也突破了 5 億大關。

據艾瑞諮詢發布的《中國在線音樂行業研究報告》預測,中國在線音樂市場規模將在 2018 年突破 120 億。而隨著人們的付費意願越來越高,數字音樂在中國也有望在不久的將來迎來收穫的季節。

其實權志龍這次這個「USB 唱片」更像是一個數字音樂的密鑰,且不論是否如 YG 娛樂所言會帶來「革命性的音樂提供方式」,還是一開始就只是一個營銷的噱頭,實際上都加大了用戶獲取音樂的難度。

既然最後都是通過網路下載,那倒不如直接像數字音樂一樣付費下載。而定製版的 USB,倒可以作為一種紀念品的形式額外或捆綁發售。

正如權志龍所言,音樂的載體並不是最重要的,本質還是音樂本身。既然如此,那不如就順應潮流,接受唱片逐漸小眾的事實。這對粉絲來說也可以少一點折騰,早點聽到偶像的音樂。對音樂人而言,也可以讓自己作品傳播得更廣,獲得更大的收益。

轉載文章請附上來源:Big Bang 隊長權志龍推新型「USB 唱片」,是變革行業還是圈錢之作?科技空間 TechRoomage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