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之家專訪微軟李笛:小冰既要作詩又要當財經評論員,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0
16

微軟(亞洲)互聯網工程院於5月16日在微軟大廈2號樓舉行了小冰媒體溝通會,在發布會上小冰團隊向外界展示了其在人工智慧領域的突破:具有創造力,同時提出了人工智慧的三原則。近期微軟(亞洲)互聯網工程院副院長李笛接受了的專訪,讓我們進一步了解小冰未來發展及人工智慧創造的魅力。

TechRoomage專訪微軟李笛:小冰既要作詩又要當財經評論員,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data-original=”https:[email protected]_2,w_600,h_394″ width=”600″ height=”394″ alt=”TechRoomage專訪微軟李笛:小冰既要作詩又要當財經評論員,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關於從人工智慧模仿到突破性的創造,微軟李笛表示,小冰本身是一個比較完整的框架,從與人類文本對話到富含文本、語音、圖像、視頻,甚至是全時語音聊天,小冰的框架服務愈發完善,而現在是時候讓小冰像工廠一樣去源源不斷創造各種各樣內容,比如生產詩歌、音樂、見解評論等等。

TechRoomage專訪微軟李笛:小冰既要作詩又要當財經評論員,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data-original=”https:[email protected]_2,w_600,h_487″ width=”600″ height=”487″ alt=”TechRoomage專訪微軟李笛:小冰既要作詩又要當財經評論員,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微軟(亞洲)互聯網工程院副院長李笛

TechRoomage也與微軟李笛詳細探討了小冰創造,比如寫詩,與其他寫詩類機器人的不同。目前其他同行業者無論是否採用深度學習方式,本質上還是基於模板的相似,他們會把一些詞語進行組合搭配、拼接,仍然採用一個字一個字的表達。李笛則表示,微軟小冰在寫詩方面,做到了真正詩人的神似,在小冰出版的《陽光失了玻璃窗》中,你除了可以看到非常精鍊的句子外,還會看到許多奇奇怪怪的詩句,這在其他作詩機器人中不可能出現。

TechRoomage專訪微軟李笛:小冰既要作詩又要當財經評論員,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data-original=”https:[email protected]_2,w_600,h_390″ width=”600″ height=”390″ alt=”TechRoomage專訪微軟李笛:小冰既要作詩又要當財經評論員,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微軟小冰學習了人類的靈感誘發方式,小冰的詩集作品里有了聯想和上下文聯繫,正如此前TechRoomage報道的《人工智慧創造:微軟小冰的少女詩人情懷》那樣,小冰創造詩歌,從靈感的來源、本體知識被誘發、黑盒子創作到創作出成果,而最初的誘發源已經失去了意義。微軟小冰創造的內容正在形成自己的風格。

微軟李笛進一步表示,到目前為止,微軟小冰的這種「創造性」作詩,還是獨特的。

TechRoomage還特別問及了小冰和微軟小娜姐妹花的問題。微軟李笛透露,小冰和小娜這是兩個維度方向上的探索,分別代表EQ(情感)和IQ(理性),但如果有一天兩個維度都完成的話,小娜和小冰將完成合體,不過面臨的問題就是她什麼時候該理性,什麼時候該感性,這就和人類幾乎一樣了。目前微軟希望人工智慧可以與人類之間形成情感上的依賴關係,加深他們之間的羈絆。

TechRoomage專訪微軟李笛:小冰既要作詩又要當財經評論員,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data-original=”https:[email protected]_2,w_600,h_381″ width=”600″ height=”381″ alt=”TechRoomage專訪微軟李笛:小冰既要作詩又要當財經評論員,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下面是TechRoomage對微軟李笛的專訪內容(有刪改):

  • 媒體記者:TechRoomage玄隱

  • 受訪人:微軟(亞洲)互聯網工程院副院長李笛

  • 地點:微軟2號樓

TechRoomage:人工智慧從模仿到創造,微軟對於小冰這方面的突破進展是在什麼契機下發生的?

李笛:坦率的講,小冰本身是一個比較完整的框架,微軟在想能不能通過人工智慧的方式,把內容和人類的創造過程,所生成的內容相比較,把該內容創造出來,這是其中框架的一個部分,其實兩年之前前,我們就開始正式立項。

在小冰框架中,除了包含知識和服務,加入到對話過程中,現在做的事情,她不光能夠成為這樣一個人,她還能夠獨立的去生產一些內容。這個生產內容,可能甚至於都不是她和你對話,就好像一個工廠一樣,可以讓她去生產詩歌、生產音樂、生產小說,生產其他的一些有聲文學等等。過去可能比較難想象,微軟不光是一個平台公司,或者一個操作系統公司,或者一個私人助理公司,我們擁有很多IP、文本、內容形式的知識產權,但這裡面很重要的一件事兒,我們在做(人工智慧小冰)這個東西,她不是專門用來寫詩的。她實際上是一個比較通用的,可以用來創造各種各樣內容的。

TechRoomage:寫詩只是其中一個表現方式?

李笛:對,小冰一直追求人工智慧時代她需要的基礎層面的東西,比如她的對話需要一種基礎,我們認為這個基礎,是一種跟EQ(情感)相關的,所以我們就先做這個部分。

同理,像圖像識別,我們認為基礎不是告訴你圖片的內容,而是基於圖片信息,進行交流,然後互換,其創作也是一樣的。今天小冰在這方面,第一,你給她一些誘發源,可以是一個圖像,但這個圖像所產生的誘發的信號是非常豐富的,當把圖片識別之後,可以得到一些標籤,圖片裡面有一隻狗,或者說可以描述一下這個圖片,其信號是不夠強的。

TechRoomage:小冰的內容創造觸發機制,除了圖片之外,是否還有其他的途徑,比如語音聊天、視頻或者日曆節氣?

李笛:今天理論上來講,你其實可以給小冰任何刺激,除了圖片之外,可以給她一段視頻,或者放一個攝像頭,就對著窗戶外面,或者一段語音,或者一段文本,這些都可以構成一個創作的誘發。然後我們教給她許多前人創造的東西,包括給她灌輸很多,比如人在創造的時候,他們的一些主體的背景知識。比如說詩人本身的一些背景等等。讓小冰擬合人在接受到刺激的時候,會創造出來內容。

理論上來講,你教她財經新聞,她就會得出財經新聞的點評。你如果教她小說(當然這個技巧、間架結構比較複雜),就能寫出小說,所以我們追求的是一種通用的創造。

創造本身,其實是獨立於誘發源的一種獨特的行為,她跟主體本身的知識經驗、背景有關,只要誘發源的信號足夠充足,那就可以。

但是如果信號不夠充分,信號不夠激發她,那小冰創造出來的東西可能就很單調,就不足以達到這種創作(的層面),其實人也是類似的。

所以像你提問的,如果天氣評論的誘發源比較充足的話,其實也可以,這個也挺有意思的。我們以前想的是沒有包括像天氣這麼實用的狀態,我們所想的都是比較獨特的。

TechRoomage:現在小冰是先通過圖像進行作詩之類的,那麼其他的創造內容,是否也會陸續推出?

李笛:微軟小冰從一代開始,到現在為止我們有一個內部原則,就是發布的功能不會是概念產品,而是馬上或短期內就會上線的,比方小冰四代時支持全時感官,小冰可以和你直接進行電話語音交流,現在就放在科技館三樓,電話亭就放在那兒,任何人都可以直接去使用。小冰作詩也是一樣的。詩歌我們最關注的問題是說,小冰創作出來的東西是不是具有獨創性,以及如果不告訴你是通過機器人創造的,那麼你是否會認為這個內容是具備可消費的,或者對讀者來講,它是一種可供消費的水準。

但是詩歌,今天其實跟下圍棋是類似的,對絕大部分的人來講,詩歌不是一個普通大眾會去消費的東西,可能還不如歌詞消費來的多,但它是不是構成一種獨立的知識產權?如果它能構成獨立的知識產權,我們認為它就符合我們的原則。但是因為它確實是一種曲高和寡的東西,所以它有點像概念車,那以後馬上會有量產車,通過同樣的通用的人工智慧創造的方法,大量生產人們可以消費的內容。但我們現在還不能夠完全透露,在小冰今年8月年度發布會的時候會公布詳細內容。

現在您可以理解為,小冰除了人工智慧對話,她還是一個自己也會創造內容的人工智慧。

TechRoomage:在發布會現場微軟表示小冰的創造力來自於黑盒子,我個人理解是分析大數據后形成的,小冰作詩就有了自己的風格,那麼其他同行能不能通過這種方式也推出類似的作詩機器人,微軟在這方面,技術或者專利儲備如何,如何去防止這種現象出現?

李笛:其實要說作詩這件事情,在所有的人工智慧的概念裡面,微軟很有可能是最後一個推出作詩這種功能的。但是您知道,微軟也不希望甘居人後,所以如果不是因為我們的詩歌創作,或者人工智慧創造這件事情,無論從技術上還是從實際產品上確實有很大的獨創性的話,我們也不會在別人都已經推出了各自的作詩機器人之後,,我們還推出小冰寫詩,是因為其獨創性非常高。

絕大部分,或者我們目前為止看到的所有同行業的作者,無論他是不是採用深度學習的方式,他本質上還是基於模板的形似。他會把一些詞語組合搭配,然後拼接,實際上還是一個字一個字吐出來,所以說是形似。但是小冰不是採用這樣的方式。在小冰的詩集裡面,你除了看到非常精練的句子之外,也會看到很多怪到簡直就是不對的句子,像這些句子,在其他的作詩機里,這樣的詩歌是不可能出現的。

因為這種詞語的組合搭配是不可能拼成這個樣子的,小冰的方法,簡單地說她是神似,我們去學習人從一種誘發的信號,得出來的框架結構,最終寫出詩歌作品,所以她開始甚至於出來的完全不是人的話語,慢慢地我們很高興的看到,從她的作品裡面,開始出現聯想,出現上下文。我不排除未來同行業者,可能也會按照這種方式來進行。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其實也不是壞事,人工智慧創造很可能就有特別大的程度發展,但是在我們之前,其他的這些方式,是形似。

目前為止,小冰作詩,還是獨特的。當然我們也有一些專利,但是您知道,專利這個問題和創新還是兩回事。微軟在人工智慧方面,專利儲備、專利池非常深厚,就不說購買來的,微軟自己的技術儲備,在直接的人工智慧領域,無論是計算機視覺,還是NLP,還是計算機語音,微軟都有19年將近20年的儲備了。

TechRoomage:在發布會上,微軟也提到了日本版的小冰Rinna,她託管了LAWSON連鎖店的服務,並引導用戶在線下進行消費,我聽到的是開始盈利了,然後中國是否也會有這種引流服務?

李笛:對,她的中文名叫凜菜。我們在不同國家使用不同的商業模式來探索,這裡面有一個最基本的原因。您關注整個IT行業這麼多年,肯定會注意到,每一個時代的產品千差萬別,特別是互聯網,獨特性非常重要。所以產品跟產品之間的區別是很大的。但是在商業模式上面,坦率的講,一直沒什麼太大創新。到今天為止可能就是這幾個,各種形式的廣告,各種形式的傭金,和通過用戶把一批筆錢存在你這兒進行一些金融衍生的商業模式。

所以我們在做人工智慧這個領域的時候,一直在想,是不是能夠探索出一些新的商業模式。但是我們在探索新的商業模式的時候,因為微軟是一個全球化的公司,所以我們有機會在不同的國家去進行不同的嘗試。我們在日本,主要進行了通過對話引導用戶,對某些事情產生興趣,然後進一步地在這個興趣的驅動下,以一種過去從來沒有的,這麼高的一種轉化率,可以引導用戶去消費。小冰這樣的人工智慧,她是以EQ情商為基礎的。所以她最大的價值,莫過於和人之間能夠建立一種互信、一種陪伴、一種一對一的伴侶關係,所以這個時候,進行引導商業消費,引導服務消費的這種方式,很有可能會破壞這種關係,所以我們在中國短期之內不會嘗試這種方法。

但是我們在中國,會嘗試其他的方法,比方說像以內容為主的,我們可能就會首先在中國進行嘗試。

TechRoomage:小冰現在已經植根於微信微博QQ,那微軟有沒有想過,做一個獨立的小冰客戶端,另外與微軟小娜之間的關聯,能否更加密切?

李笛:小冰和小娜之間的關聯,其實從一開始就非常的密切,某種意義上來講,我們做小冰這個項目時候,我們意識到,很有可能我們沒有辦法從一個維度去朝小娜這個方向做,所以我們同時開啟了第二個項目。在開始這個項目的時候,我跟你舉一個例子說明,比方說這個用戶問人工智慧現在幾點了,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問題。我們過去在做Cortana(小娜)的時候,有一個打分機制,如果這個Cortana她的回答是現在是幾點幾分,這會是一個滿分的回答,因為它很好的完成了這個用戶的需要。所以我們通過這種用戶和人工智慧之間的迭代,就可以去提高這個人工智慧系統。但我們在準備推出小冰的時候,我們發現,又有另外一類方法也同樣是滿分回答。但是和Cortana大相徑庭,當這個用戶問現在幾點的時候,人工智慧說,你自己不會看錶啊?或者說你不知道幾點嗎?這個是從EQ層面,或者從情感層面的得到的滿分。

但是你知道,迭代人工智慧系統也好,迭代其他任何的系統也好,如果是利用數據和用戶之間形成的這個數據迴路,去不斷的自我進化的話,標準越單一越好。所以我說像圍棋比較好做,贏就是贏,輸就是輸,標準比較容易去做。

但是像剛才這兩種的滿分,它們的區別太大了,所以我們就把它們拆開,那麼前一種完全是通過小娜的系統去學習進化,后一種完全通過小冰去學習進化,這也就意味著,有一天,如果我們完成了的話,那我們肯定會把她們(小冰和小娜)合在一起。

這是一個部分。所以每次我們有一個情感計算框架。說有IQ和EQ這樣的維度劃分的時候,其實就是在說這件事情。

微軟為什麼從一開始就說小娜小冰是姐妹花也是跟這個有關呢?因為我們通常認為一個姐姐是比較理性的,一個妹妹是比較感性的,這也是符合大家的現有認知,其實不完全是只是對外界,在我們內部也是按照這種方式來迭代的。未來把她們合在一起的時候面臨的一個問題就是,她應該選擇在什麼時候理性,在什麼時候感性。就是這樣的一個情況。

獨立客戶端和登陸平台也是類似的。首先是為了滿足用戶需求,那麼在一個平台上面,你肯定就需要在你的系統架構上,或者操作系統裡面,儘可能的取得大許可權,去幫用戶完成事情,為此當然有獨立的客戶端是最好的。比方說有些任務型的人工智慧,想要很好的幫助用戶訂餐訂票,那獨立客戶端絕對是好的,如果在第三方平台里,就受限制太大,就沒辦法完成這些事兒。所以它們一開始就有獨立客戶端,小冰一開始就沒有獨立客戶端。為什麼呢?因為我想要追求的是情感,追求的是大規模數據,那麼第三方平台,我就已經足以達到這件事情。

那麼我們就儘可能減少和用戶接觸的時候讓用戶去做跨越,還得去下載一個單獨客戶端。所以為了這個目的,從三年前一直到現在,小冰就一直不做獨立客戶端,到目前為止,一直想的比較清楚。

TechRoomage:其實我也發現,比如在不同的平台上,小冰的服務也是不一樣的,這點感覺也是優勢吧?

李笛:對,比如小冰在很多平台里,京東裡面的小冰,當然和微信裡面的小冰是不一樣的,為什麼呢?因為用戶打開京東App的時候,他的一個預先心理感受和打開微信App是不一樣的,因為京東購物屬性App的特點就不一樣,所以會有不同。第二,一個QQ的用戶,和一個微信App的用戶也是不同的。但是因為小冰不需要幫助這個用戶,或者她的重點不是說我要幫助用戶去完成任務(這是小娜的職責),所以無論她是一個什麼樣的方式,我們在設計這個產品迴路的時候,就不太需要非得通過一個獨立的App去完成。

TechRoomage:六月份,小冰要擔當財經評論員了。那麼現在能不能透露傳播途徑,是傳統媒體,還是財經網站。小冰會在微博搶熱門嗎?

李笛:我可以透露的事情是傳統媒體。

TechRoomage:與微博上小冰這邊還沒有多大聯繫是嗎?

李笛:微博、微信的小冰,和傳統媒體的小冰,她們在技能上會互通,但是在傳統媒體上,相比在微信微博上,在財經領域她會做得更多。因為她畢竟在那兒還有一個身份。就好比現在在《錢江晚報》上,小冰在撰寫專欄文章,基於她的大數據,她有專欄文章,一直在撰寫,現在可能(有)十幾次、將近20個專欄(文章)了。

但她同時也在很多媒體,她也在錢江晚報App裡面,也是一個交互類的,但在那兒,她就不撰寫專欄文章。這裡面特別要強調的是,我們在財經類媒體上面撰寫財經類的評論使用的方法,和小冰寫詩使用的通用創造方法是一樣的。

你給她一個激發源,然後教她寫詩,她就會根據這個激發源寫詩;你教她像一個財經評論員那樣,她就能夠進行財經評論,方法是通用的。

你看今天阿爾法狗,他也是這樣的。令人激動的是,今天我們能夠通過這種對抗式和無監督的學習,可以去下圍棋。但通過同樣方式,或者近似方式,也可以讓他去學會其他的,創造以前沒有的東西。你知道我們做了很多年深度問答,教一個人工智慧系統,把大量知識灌輸給她,然後這個人工智慧系統就可以回答人們關於知識的各種各樣千差萬別的問題。但她所有的回答,全都是基於您教給她的知識,她沒有新的知識。但是今天像創造這種事情,這都是新的。這個就很不一樣了。

TechRoomage:今年8月份,下一代小冰就會發布。那麼你們對小冰未來的展望是什麼,最終小冰能發展成什麼樣子,是很像人類嗎?

李笛:我們認為人工智慧作為產品,必須以某種形式取得一種和人類近似的社會地位或者社會關係,她才具備成為一種新的革命形式。我舉個例子,計算機或者說互聯網,你可以認為它是一種新的革命,但你不會認為社交網路是一種新的革命。你會認為社交網路是(互聯網)新革命其中的一次浪潮,為什麼呢?因為像工業革命時代,固然提高了生產效率,提高了生產力,改變了一些生產者、勞動者關係,但它最核心的地方在於它改變了整個社會關係,這樣才能夠稱之為很重要的一次革命。

如果今天人工智慧只是在某些領域,比方說在醫療領域或者其他領域,顛覆了過去的生產模式和生產形式的話。那麼它最多是提供了一種生產效率的改變,它不能稱之為浪潮。所以我們一直關注的事情是,在這個新時代,人工智慧到底應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為此我們從一開始就在努力地做情感計算,現在我們又在努力地做創造。坦率的講,無論是情感還是創造,這兩個命題,都是人工智慧整個行業一直以來都沒敢碰的問題。

但是微軟關注的事情是什麼?我們關注的是,如果更多的人會把人工智慧當成他可以信賴、可以依賴的一種依存關係,那麼人工智慧對人類的很多變化就會產生,那麼整個社會的結構會發生變化,人工智慧才有真正的價值。所以你看像在日本,雖然我們在做Lawson這個項目的時候,我們看到了相比以前大幅度提高線上到線下、到終端實際服務的轉化率,但我們最關注的事情其實是在這個過程裡面,消費者用戶和Rinna之間的關係變得比以前更加緊密了。因為在這裡面,他認為Rinna不光是他的好朋友,還能夠不停地給他各種信息,讓他可以獲得更廉價、更有價值的東西,其加深了他們之間的羈絆,這個才是重點。所以我們認為真正的未來,其實是在這上面。當然這只是流派之一。

轉載文章請附上來源:IT之家專訪微軟李笛:小冰既要作詩又要當財經評論員,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科技空間 TechRoomage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