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手機一年虧損8億元 周鴻禕應向小米和雷軍學習

  原標題:周鴻禕,向雷軍同志學習

  紅衣教主意外地缺席360手機新品發佈會。如今,他低調地不再像那個驍勇的紅衣戰士,似乎有意地淡化與360手機的某種聯繫,這個安靜的中年男子開始反思兩年來的種種過失。

  來源:AI財經社

  文丨AI財經社 陳芳  編丨祝同

  8月31日,360手機夏季新品發佈會,「人民想念」的周鴻禕缺席了。

  然而,按照之前的流程,這位變得低調的紅衣教主只參加發佈會,但不會上台演講。

  周鴻禕變了,從之前手機行業的攪局者,變成一個安靜的中年男子,他似乎有意地淡化自己與360手機的某種聯繫。

  與過去兩年的高調截然不同,周鴻禕這次幾乎沒有提前在微博上為新款手機vizza造勢。作為曾經的攪局者,周鴻禕曾對360手機業務信心滿滿,意圖取代小米的行業地位,但兩年後的今天,在不斷碰壁,吸取教訓后,好鬥型的周鴻禕選擇蛻變,360手機的發展戰略也隨之發生調整。

  摒棄過去的豪言壯語,360手機最終選擇進入蟄伏期。在千元機市場份額下滑,幾近飽和的情況下,360手機仍在千元機領域發力。儘管在半年內,這已是360發佈的第三款手機,但距周鴻禕的手機夢仍然遙遠。

  低調的紅衣戰士

  8月23日,周鴻禕發了一條微博,手機型號已變為vizza。第二天,他在微博上還推薦了這款手機的全球任意定位功能。微博上顯示,他一天去了四個國家,網友還誤以為他被盜號。

  事實上,他已很久沒有發與360手機有關的微博了。上次與手機有關還是在5個月前,在360手機一周年時,轉發360手機總裁李開新的公開信。

  過去兩年,每到新品發佈時,他都會在微博上大贈手機造勢,還頻繁為360手機的發佈會、粉絲見面會站台。

  那時,他還是個紅衣戰士,他的目標是代替小米,成為「新國貨」。在微博上,他提出3台舊小米換1部奇酷,哪怕是說向小米學習也是各種揶揄之詞,並且每隔段時間就要搞一次抽獎送手機活動。

  過去兩年,為了力挺360手機業務,周鴻禕曾多次飛往深圳360手機的總部,與團隊、粉絲見面。

  現在,周鴻禕已經幾乎不再去深圳。為了向周彙報手機業務的進展,360手機總裁李開新每個月都會「跑部進京」。

  李開新是360手機兩年來換的第三任總裁,截至目前擔任360手機公司總裁一職已有9個月的時間。在來360之前,李開新是華為榮耀銷售副總裁。

360手機一年虧損8億元 周鴻禕應向小米和雷軍學習

  對於華為系人才,周鴻禕頗為看中。在他眼中,華為兩三個有經驗的中層人才,就能帶來很多值得學習的東西,讓360手機團隊成長。李開新掌管360手機業務后,360手機與過去相比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再叫囂著要顛覆誰,變得更務實。

  上任后,李開新給360手機定了個小目標,要像造血一樣養活自己,最後形成良性循環。

  這實際上,也是對周鴻禕理念的一種貫徹執行。360手機內部人士告訴AI財經社,2016年年底,周鴻禕對360手機的發展規劃發生改變,這才決定提拔李開新當總裁。

  曾誓言不惜血本要讓360手機取代小米的周鴻禕,今年已改變對360手機業務的期望。他說:「360手機不要動輒談顛覆誰,革掉誰的命,只要公司不虧錢,不再賠錢,踏踏實實做產品,能贏得用戶認可,公司能延續下去,長期玩下去就行。」

  對於一個創業期的新業務而言,要規模和要利潤,是兩個相悖的發展方向,360手機從規模的戰線上撤退,向盈利的道路邁進,必然要對業務進行調整。

  360手機副總裁林嵐告訴AI財經社:「當前360手機還處於調整階段,內部狀態比去年好。」

  戰略的調整,使得360手機今年已經從一個進擊者變成了一個蟄伏者。為了節省成本,李開新精打細算,一方面砍掉王凱的代言費,減少廣告投入;另一方面減少360手機舉辦活動的頻次。李開新表示,和其他做廣告的手機品牌不一樣,360手機希望把有限的成本和有限的資源聚焦在產品上。

  在此背景下,360手機在市場上的聲量越來越小,不管是團隊規模還是手機銷量,360手機與去年相比都不可同日而語。

  AI財經社獲悉,截至目前360手機的團隊規模只有500人左右,銷量約為200萬台,在手機行業的排名跌到了10名開外。而去年高峰期時,360手機的團隊規模是1000人左右,銷量約為500萬台。

  這個體量使得360手機已經不能再與小米叫板,對方在中國手機市場上處於第一梯隊,而360手機早難以望其項背,已與美圖、一加處於一個隊列。

  在定調之後,周鴻禕不再頻繁為360手機站台和發聲。知情人士告訴AI財經社,今年以來周鴻禕一次都沒有現身深圳。

  一位業內人士向AI財經社分析,就像任正非從來不為華為手機站台一樣,周鴻禕也在刻意淡化個人色彩。

  短暫的「三角戀」

  周鴻禕變得低調,或許與這兩年來為此付出的慘痛代價有關。

  2015年從互聯網行業殺入手機行業,周鴻禕雄心勃勃,要做顛覆者。周鴻禕對手機業務覬覦已久,早在2012年時,就已表露出對手機業務的興趣,先後與華為、阿爾卡特有過短暫合作,最後均以失敗告終。但周鴻禕並沒有死心,反而認定,手機市場前景廣闊,每年有幾億人有換手機的需求,360入局有成功的可能性。

  周鴻禕認為,年輕消費者喜新厭舊,換機需求大,況且還有小米這個成功案例在,在「中華酷聯」格局已穩定的手機市場搶出一片天地,作為後來者360做手機也有機會。

  終於,2014年年底,360又找來一名合作夥伴,斥資4.09億美元與酷派成立合資公司——奇酷科技,正式踏入手機行業,拉開周鴻禕帶著AK47到南方做手機的夢想序幕。

360手機一年虧損8億元 周鴻禕應向小米和雷軍學習

  自此,周鴻禕開始展示出他戰士的本性。他2015年的微博中,手機佔了很重的分量,有事沒事都會發些關於手機方面的資訊。有的是為手機征名,有的是放出豪言要取代小米。當年5月6日,雖然一個產品都沒有,但周鴻禕卻為入局手機市場舉辦了場盛大發佈會,首次對外發佈品牌戰略,宣稱要開放股權眾籌,讓所有粉絲都成為合伙人。

  這個時期,360與酷派還處於「蜜月期」,酷派當家人郭德英為了支持周鴻禕的手機夢,做出了要品牌給品牌、要人給人、要技術給技術的大方舉措。當年6月10日,他將酷派旗下蒸蒸日上的互聯網品牌大神手機轉給合資公司,將自己的左膀右臂李旺派到合資公司任總裁,合資公司要什麼技術人才可以隨意來酷派挑選。

  一名離職的360手機高管告訴AI財經社,2015年合資公司組建兩個月後,公司的規模就達到了1000人,其中80%都是從酷派而來。

  一切的美好,隨著周鴻禕甩賣大神手機而發生改變。2015年6月10日,剛拿下大神品牌后,周鴻禕為了與小米較勁,將大神手機從千元的售價一下子腰斬至399元。

  「周鴻禕看不上大神品牌,覺得low,一直想做360手機,上來就擅自做主,搞大甩賣,第一年做到500萬銷量的大神就這麼給毀了,郭德英與周鴻禕翻臉,這個佔了很大因素。」知情人士透露說。

  十多天后,郭德英做出一個重大決定,找來新盟友。6月28日,酷派宣布向樂視出售17.9%的股份,代價是21.8億元。這讓周鴻禕憤怒了,形容被人從背後捅刀,他花28億元只是與酷派建立合資公司,樂視以較低的價格就成了奇酷科技母公司的第二大股東。

  周鴻禕與酷派在網上互相指責,來來回回打了三個月,最終9月中旬以360控股奇酷科技收尾,酷派、360、樂視的三角戀之爭終於結束。

  甩賣大神的後果是慘痛的,最終改寫了酷派、360、樂視三家公司手機業務的命運。360手機的第一任總裁李旺,隨著酷派與360手機關係的惡化,也於當年年底黯然離開,告別手機行業,加入360投資部。

  一年虧損8億

  與酷派的關係出現裂縫后,周鴻禕開始圓自己的360手機夢,策略是棄用過去一年打造的奇酷手機以及大神手機。

  2016年3月底,360手機第二任總裁祝芳浩表示,360手機從此是一個手機品牌,今後推出的所有手機都將統一到360品牌下。奇酷手機和大神手機這兩個品牌從此退出歷史舞台。

  祝芳浩是技術出身,在2015年12月擔任總裁之前,是360手機的CTO。多名360手機內部人士對祝芳浩的評價是,懂產品不懂市場。對於祝芳浩掌管360手機業務發展的2016年,周鴻禕評價說,是最糟糕的一年。

360手機一年虧損8億元 周鴻禕應向小米和雷軍學習

  不懂市場的祝芳浩,按照性格強勢又是手機行業「門外漢」的周鴻禕的策略執行。360手機去年的整體市場布局路線是,學習小米、學習樂視,頻繁召開發佈會,應用互聯網思維,推崇硬體免費軟體掙錢的思路,在硬體上大規模補貼,最終將自己帶入了漩渦。

  「做硬體用互聯網思維就是一個坑,手機低於成本賣,有很多後遺症。售價低,意味著要壓榨供應商,供應商不掙錢,後期合作經常出問題,質量不過關、不能按時交付等,最終形成惡性循環。」一名360手機現任高管分析說。

  周鴻禕之所以採用互聯網思維,一個原因是想快速在手機行業闖出一片天地。360手機從誕生第一天起,就不像一個初創公司,而是按照大公司的玩法進行。一名離職的360手機高管表示,360手機最大的問題是,明明是一個嬰兒,上來就被塑造成巨人,配備千人的團隊,第一年就要實現1000萬的銷量,這怎麼可能,路是一步步走出來的,新品牌的打造需要時間。

  周鴻禕今年也反思稱:「目標大了容易亂。」

  「步子邁得太大,市場策略又出現問題,產品不掙錢,低於成本價銷售,每個月一算賬發現虧損很嚴重。」一名離職的360手機高管表示。

  李開新曾對雷鋒網表示:「每個月這樣虧損,作為職業經理人,我看著都很嚇人,完全不能接受。」據AI財經社了解,去年一年360手機的虧損金額高達8億元。

  「去年的虧損全部來自硬體免費的思路。」周鴻禕坦言。幡然醒悟的周鴻禕,在360手機上,不再把免費當法寶,主動承認錯誤,糾正錯誤,重新回到商業的本質上,要求硬體要賺合理賺錢。

  而祝芳浩以及酷派系員工,最終則是360手機2016年策略失誤、虧損嚴重的「背鍋俠」。去年11月祝芳浩被迫離職,去了深圳一家創業公司,他在360手機總裁的崗位上只幹了11個月。他身邊人表示,這對祝芳浩是一種解脫。

  經過兩三波的裁員后,360手機內酷派系員工也被血洗了一番。一位從酷派過來今年年初離職的360手機高管表示,離職的原因是,周鴻禕整體上不信任酷派來的員工,團隊都走了,已經沒有繼續待下去的意義。

  周鴻禕此前也表達過對酷派系員工的不滿。他在接受PingWest品玩創始人駱軼航採訪時說:「華為的余承東勸過我,酷派做手機時華為什麼都不懂,經過十幾年,華為越做越好,酷派越做越差,這家公司你不覺得有問題嗎?他說的有道理,現在360手機團隊基本以華為為主,他們有很強的學習能力和執行力。」

  為一張海報大動肝火

  360手機兩年換三任總裁背後,實際上是周鴻禕不懂手機,又不願意放權的結果。

  拿渠道舉例說,第一任總裁李旺在加入360之前,曾主導酷派的銷售工作,是過去酷派業績攀升的一員大將,掌管360手機后,李旺想要從線下開始布局,因為沒有哪個品牌能單純靠線上做成功。

  但是周鴻禕對此並不認同,因渠道布局的問題曾與李旺起衝突。知情人士透露,360手機發展初期,周鴻禕就反反覆復,對於渠道應該往線上走,還是線下走,猶豫不決,對360手機的發展影響很大。

  360首款手機問世時的2015年9月,啟動時是在全國26省市1181個銷售網點同時銷售,與迪信通合作。沒過多久后,360又把銷售重心放在天貓上,而今它最大的銷售渠道為京東。

  周鴻禕後來也反省稱,過去就360手機到底做不做線下渠道,做什麼樣的線下渠道,猶豫不決。

  這隻是一個方面,在市場營銷上也如如此。據360手機一位離職基層員工介紹,周鴻禕過去對360手機的關注,幾乎是事無巨細,經常在半夜兩點還在群里討論工作,為一個稿件的標題,為一個海報的設計大動肝火。

360手機一年虧損8億元 周鴻禕應向小米和雷軍學習

  在認可的人眼裡,周鴻禕有夢想、有追求、愛冒險,有著獨特的氣質,沒有企業家的架子,很親切。「別人進BAT是為了鍍金,我進入360工作,認可的就是老周的價值觀,想要在360證明自己。開會的時候,老周能叫出我的名字,讓我很激動。」

  在不認可的人眼裡,周鴻禕沒有耐心,做事情沒有長期目標,很多新業務只給半年到一年的時間做出成績,手機、花椒都是如此,這對職業經理人壓力很大,只關注短期業績,要銷量或者要利潤。

  對於360手機三任總裁而言,最尷尬的也莫過如此,雖然掌管著360手機的業務發展,但是並不能左右360手機的發展方向。

  李開新曾表示,去年年底,周鴻禕曾動過放棄360手機業務的念頭,他給過一些樂觀回應,但是最終周鴻禕如何決定,別人影響不了。

  過往的經驗,讓周鴻禕吸取了足夠多的教訓,而自從換第三任總裁后,周鴻禕也在嘗試改變自己對360手機的影響,改變360手機,這是今年360手機戰略收縮的本質原因。

  林嵐告訴AI財經社,有什麼樣的戰略選擇,就會有什麼樣的發展策略,過去樂視、酷派、聯想體量都很大,可是現在呢?這些公司的發展已經說明,競爭光有體量不行,體量有時候會和機會一樣,變成陷阱,360手機現在不追求量,要的成長性和特色性。

  要做安全這一手機細分市場的老大,這是360手機新的戰略選擇,但擺在360手機面前的是,華為、小米等手機第一梯隊的手機品牌搶佔的市場份額會越來越高,而行業整體份額在萎縮。今年1到7月,中國國產手機的出貨量同比下降6.6%,為2.55億部。

  競爭遠比想像的殘酷,不再貪功冒進,選擇蟄伏的360手機,能安然度過冬天嗎?

  「利潤低,壓力大」

  「非同凡響,便宜好用。」這是李開新對vizza的總結。

  在李開新看來,現在同行們推的千元機都在偷工減料,質量和功能與以前無法相提並論,這是在變相逼著消費者進行消費升級。360想要改變行業現狀。

  據360手機營銷中心負責人裴帆迪介紹,vizza採用金屬機身設計,配備5.5英寸1080P解析度全高清螢幕。搭載高通驍龍64位八核處理器,配備4GB+32GB內存組合,配合4020mAh容量電池以及基於Android 7.1.1內核深度優化的新系統。

  值得一提的是,這款手機有一些「黑科技」功能,比如萬能掃一掃、語音助手、相機助手、通話背景音等。

  這款手機官方售價為899元,對標的機型為售價同樣為899的魅藍NOTE 5與紅米NOTE 5A等四款手機。

  為何要推千元以下的手機,甚至有分析認為360手機在改變原有的發展策略。李開新告訴AI財經社,盈利也是要在滿足用戶市場需求的基礎上完成。

  「利潤是很低,壓力大,360手機這款只要不虧錢就行。」360手機副總裁林嵐告訴AI財經社,他們在這款手機上沒有補貼。

  老周從2016年起,就開始修正360手機硬體免費的策略。周鴻禕在接受駱軼航採訪時曾說,硬體免費可能是偽命題,硬體要重新回歸到商業本質,硬體要合理地賺錢。硬體不賺錢,你自己很難為繼,全部靠互聯網服務來補貼,不一定能補貼得了。

  如今,360手機搶佔千元以下智能手機市場,似乎盈利更需要靠「走量」來完成。

  在今天下午發佈會開始前,周鴻禕發了一條朋友圈:什麼時候360手機才能發佈全面屏產品呢。一位360手機的內部人士笑稱,這是在給團隊施加壓力。

360手機一年虧損8億元 周鴻禕應向小米和雷軍學習

  無獨有偶,小米MIX 2將於9月11日在北京發佈,這是小米的第二代全面屏手機。如今,周教主早不再以嘲諷競爭對手為趣,並不斷反省兩年來的種種過失。

  兩年來,360手機與小米的差距不斷拉大,當年的顛覆者仍在虧損中掙扎,向小米和雷軍學習似乎已刻不容緩。


新聞來源:北京新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