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400萬外賣小哥被稱「馬路公害」,誰在支配他們的命運?

400萬外賣小哥被稱「馬路公害」,誰在支配他們的命運?

每2天半就有1人死傷,每20人中有3人遭遇過交通意外,這個2000億市場的背後到底發生了什麼?是什麼原因讓外賣成為了高危的職業?到底又是誰在支配著他們的命運?

鈦媒體注任何一個成年人都懂得違反交通法規,可能會付出生命的代價,給他人的生命財產會造成威脅的,這樣的基本道理在這個人群就不適用呢?

在我們身邊總有這樣的人,他們戴上頭盔一頂,身披紅黃藍制服,穿梭在大街小巷中,或騎摩托,或駕電瓶,車後總有一個附著大大logo的方形保溫箱。沒錯,這個來來往往不願停留的群體,就是外賣小哥,與時間賽跑就是他們的謀生姿態。是他們拯救了無數宅人足不出戶享用美食的平凡理想,也撐起了一個年交易額超2000億元的外賣市場。

目前僅百度外賣、餓了么、美團外賣這3家外賣企業(註:餓了么已收購百度外賣),在全國就有超過400萬名註冊外賣小哥從事接單送單業務。這些外賣小哥們總是快速地從你的身邊駛過,以致你總不自覺地為他們的安全擔心。

安全事故頻出責任在誰

據上海市公安局交警總隊統計,今年上半年,涉及到全市送餐外賣行業的傷亡道路交通事故共76起,「餓了么」和「美團外賣」各佔26%。

1月2日下午2時左右,同普路祁連山南路附近,一名騎電動車的「餓了么」外賣送餐員與機動車發生碰撞,事故導致送餐員不幸身亡;

4月11日晚9時多,一名穿著「達達」工作服的騎手在復興中路吉安路與運送垃圾的貨車相撞,當場身亡;

5月14日,嘉定區也發生了類似的交通事故,一名「美團外賣」的騎手被撞身亡。

這幾起事故很相似,都是送餐外賣騎手被撞身亡,而且騎手的交通違法行為都是事故發生的重要原因之一。看看這些數據以及案例,任何一個成年人都懂得違反交通法規,可能會付出生命的代價,給他人的生命財產會造成威脅,這樣的基本道理在這個人群就不適用呢?其實說到底還是行業規則如催命鬼一樣在支配著他們的命運。

400萬外賣小哥被稱「馬路公害」,誰在支配他們的命運?

《2016中國外賣O2O行業洞察報告》顯示,2016年6月截止,中國外賣使用者已達1.5億,外賣滲透率達到21.1,半年增長率高達31.8%,相當於10個中國人就有一個是外賣使用者。送餐小哥流淌了多少血,外賣行業的發展就有多紅火。

與交通違章被處罰相比,外賣小哥更擔心被外賣平台處罰。這主要源於外賣平台的規章制度,大致可分為以下三個方面:

1.配送不許超時,否則罰款;

2.不許出現差評,否則罰款;

3.不許出現交通事故,否則罰款。

除此之外,外賣訂餐平台大都鼓勵外賣小哥多送。送的訂單越多,提成越多。為了多送外賣,大多數外賣小哥都是一樣,一邊騎著電動車,一邊緊盯著手機。有外賣小哥說,為了沿途順路再送幾單,就得不停地在手機上刷新,一有附近的、順路的就馬上搶。

高峰期一人可能需要配送6-7份,地點也有遠有近,外賣平台不會因為你配送的多而額外給出更多時間,配送員又想多接單多掙錢,便只能無視交通規則。往往這樣的疏忽大意,很容易引發交通事故。

各地交管部門的應對措施

在上海交警總隊發布數據後,又專門約談了餓了么、美團、百度、達達、到家、必勝客、肯德基、麥當勞8家送餐外賣企業,要求各企業加強對員工特別是送餐外賣騎手的交通安全管理。在約談期間,公安交警部門要求8家送餐外賣企業做到5點

1、落實全員培訓簽約,提升騎手交通守法和安全意識,完成簽約承諾才能接單。

2、對外賣車輛,不管是自有的,還是外包的,進行全面梳理,將不符合上牌規定的車輛置換,保證所有車輛按規定註冊登記。

3、借鑒「餓了么」建立騎手身份識別系統,確保一人一車一證一碼。

4、建立騎手交通文明記分制度,按照騎手交通違法行為的嚴重性和危害程度設定相應記分分值,也作為交警路面管理和企業內部管理考核的重要依據。

5、梳理騎手的資訊,並提供給交警部門。

實際上,各大城市交管部門已經注意到外賣騎手的交通安全隱患。

在2017年4月,杭州交警面向外賣平台送餐人員發放《外賣小哥交通安全手冊》。手冊與駕照式樣相似,申領人通過專項考試後獲得。持證後,如果送餐人員因交通違章需要現場接受處理,警方考慮到「趕時間送餐」的實際情況,可要求送餐員在一周時間內自行選擇時間,「彈性受罰」。

而相比之下,深圳交警顯然要嚴格得多。8月22日,深圳交警宣布建立全國首家外賣送餐車精細化管理平台,並使出了雷霆手段:

外賣小哥送餐違法一次,停止騎行外賣送餐車一周;第二次違法,停止騎行送餐車一個月;第三次違法,停止在平台內所有公司企業騎行外賣送餐車一年。

除了外賣小哥被重罰外,送餐企業也將遭遇連坐處罰,對外賣送餐車發生交通事故的,按相關規定追究管理企業的主體責任。

月薪輕鬆過萬?

坊間總是風傳,說送餐小哥和快遞小哥一樣,動輒月入過萬,還有人拿這個揶揄北京國貿格子間里的白領,說他們的收入太少,人生還遠遠不如送餐小哥自由。

根據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發布的《2017年中國電商物流與快遞從業人員調查報告》,中國電商物流快遞從業人員中,74.6%的人月均收入在3001元至5000元,20.44%的人月均收入在5001元至8000元。與此同時,62.2%的人平均每天工作時長8-10小時,24.46%的人在10-12小時,12小時以上的佔13.34%。

而根據調查數據顯示,多數外賣小哥、快遞小哥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掙的就是辛苦錢。為了更好地榨取他們的價值,外賣平台想了很多殘酷的規則,比如外賣員的階層劃分中,由低到高分為青銅騎士、白銀騎士、黃金騎士、黑金騎士、鑽石騎士、聖騎士和神騎士,一共七個級別,要想升級就儘可能得到使用者的好評。

想贏得更多積分就要儘可能快,儘可能快就有更多出事的概率,出事了也不敢跟公司說,因為會招致處罰。如果送餐超時,1單會被罰款20元,如果使用者投訴了,1單罰款200元,被投訴一次就等於白送30單。這一切的一切,幾乎是一種惡性循環。

大部分外賣小哥每天起碼要工作6小時,甚至近三成的小哥每天工作10小時以上。最早的6點半就開始出門派送早餐,最晚的12點也還能接到消夜外賣單,在這個以「吃貨」自豪的城市,從早到晚,外賣小哥都不敢懈怠。所以,當你拿到外賣時,請報以這個與時間賽跑的群體一個微笑或一聲「謝謝」。

外賣平台、快遞業巨頭,這些蓬勃發展的網際網路新興企業,都是得益於網際網路技術帶來的便捷,然而,在為解決就業做了貢獻的同時,職業安全、和城市公德問題也不容忽視

*本文經鈦媒體編輯綜述自網易科技、中國企業家雜誌、新華網、鳳凰資訊、新浪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