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58同城CEO姚勁波:平台是社會的折射

姚勁波,男,1976年出生於湖南益陽,漢族,1999年畢業於中國海洋大學,獲得計算機應用及化學雙學位。

2000年,姚勁波創辦國內最大的域名交易及增值服務網站易域網,並於2000年九月被萬網收購。2005年7月,姚勁波離開萬網並創立了分類信息網站58同城。

2010年11月2日,姚勁波與其他人共同創立的學大教育在美國上市。

2013年10月31日,58同城正式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交易,首日開盤價21.2美元,今日股價62.83美元,公司市值91.5億美元。

關於58同城:要做「全民的招聘平台」

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的58同城,於8月21日發布了2017財年第二季度財報,營收25.93億人民幣,實現33.3%的同比增長;毛利潤率更是高達90.9%;集團此前重點投入的招聘業務也不負眾望,成功挑起了大梁。

如今十天過去,58同城股價漲幅達到20%左右,這也意味著,姚勁波的身價又躍升了一大步。

58同城CEO姚勁波:平台是社會的折射

但他自己對此事看得極為坦然。58同城從2016年第二季度開始,實現了從虧損到盈利的「質變」。然而姚勁波本人甚至都記不清楚58集團何時開始賺錢了。在被問到「從虧損到盈利」的關鍵之處時,他回憶,58同城從2013年上市后,經歷過幾件事兒,包括2014年6月份接受騰訊的投資,2015年初併購安居客,再過一個月,合併趕集網,然後是收購中華英才網,在此過程中,他想的一直是如何把公司不斷地推到新的高度,盈利則是自然而然的一個結果。

58同城和趕集網的合併是一里程碑事件,合併后58同城基本壟斷了在線生活服務行業市場。在此之前,兩家為了爭奪流量和用戶,不斷加倍投入大量營銷廣告資金。這種「砸錢」手段令人心疼,但競爭太激烈必須為之。而合併之後帶來的成本節約立竿見影,並幫助公司獲得更多營收和利潤。

58同城CEO姚勁波:平台是社會的折射

趕集網CEO 楊浩涌(左)和姚勁波(右)握手

我們都認為競爭有利於商業發展。但是在Peter Thiel的著作《從零到一》中,作為著名投資人,Peter Thiel特彆強調:創業最重要的是走出競爭市場,這不僅因為競爭市場賺錢難,也是因為如果過分注重競爭,那就意味著企業在不斷重複過去的模式,難以創新。另外,如果你不能打敗競爭對手,那就和他聯合吧。

而58同城聯合趕集網以後,就加大了對技術研發的投入以進行模式創新。姚勁波說:「我們是一家網際網路公司,骨子裡就想通過技術改善用戶體驗。」過去58花費大量人力財力做推廣,現在則越來越依靠技術創新和數據驅動。

目前58上的流量有20%到30%來自大數據推薦系統——即根據用戶的資料和歷史行為,通過演演算法和在線流程引導,更精準地呈現出用戶需要的內容。這也是「個性化推薦」時代的主流趨勢。

58同城的盈利主要來自以下幾方面:房產,招聘,汽車,黃頁,即「傳統的分類業務」。去年房產這一塊的盈利增速最快,但今年已經被招聘業務接棒。

為什麼招聘業務成為了58同城的主力和驅動力?姚勁波解釋,58進入招聘市場的時間比較晚,智聯和前程無憂已經在「白領」招聘市場佔據先機,所以58當時看準了後來興起的藍領市場。

中國的藍領市場極為廣闊,並且藍領群體的收入增速很快,相當比例已經超過了年輕白領。藍領人群大部分都擁有了智能手機,並且將找工作就業渠道逐漸從線下轉到線上;其次,他們往往換工作頻率較高,平均每年換兩次工作。因此58同城看準這塊「藍海」發力,迅速成為中國第一大也是增速最快的招聘平台,並且依靠快速招人的效果迅速在中小企業中贏得口碑。

但姚勁波強調一點,就是藍領和白領的概念在逐漸模糊,58要做的,是「全民的招聘平台」。比如58同城很早就紮根中小城市,展開當地營銷,因為「中國的未來經濟不會是幾個大城市主導」;比如收購中華英才網,姚勁波說:「希望藉助中華英才網在中高端人才及知名企業中的品牌影響力,使得58同城真正實現全招聘領域覆蓋。」

「招聘」的盈利極為可期,而58在佔據該領域統治地位后也擁有了定價權。招聘成功支撐起了58同城的利潤增長,交出了漂亮的季度財報。

關於新領域開拓:「轉轉最接近我心目中早期對58同城的想法」

有人評論:58同城的戰略是T字型的,即在平台不斷深化的基礎上,也不斷進入各個垂直領域。姚勁波說:「這個評價某種程度上是對的」。58同城的確在某一階段會特別主打某些品類。

比如姚勁波在第二季度財報會議上,就強調介紹了二手車業務的表現。這也是58同城會重點開發的品類。他表示:「我們已經是中國二手車領域流量最大的平台,同時也是增長最快的平台之一……雖然是現在很多二手車平台仍處於燒錢競爭的階段,但我們已經實現了盈利。」

姚勁波判斷:中國的二手車市場最終會比美國還大。因為現階段中國新車銷售數量已經超過美國,那麼二手車的銷量趕超,也是遲早的事。58同城除了自家的二手車平台,也是「瓜子二手車」的重要股東。姚勁波希望能全方位覆蓋這個市場,並且他的願景是:將來用戶能在58的平台上,根據各種細分條件找到所有滿足要求的車。

但姚勁波其實花了更多心血在「轉轉」上——這是58集團孵化的專業二手交易平台,成立於2015年11月。這個名字是姚勁波取的;轉轉的產品直接彙報給姚勁波;甚至他還親自上陣擔任轉轉代言人。

58同城CEO姚勁波:平台是社會的折射

他說:「轉轉最接近我心目中早期對58同城的想法。」這個想法就是:做閉環生態,深度參與和把控交易的各個環節。

二手交易在所有國家和地區的分類網站裡面都佔有很大的比重,比如58同城創建之初的參考樣本——美國的Craiglist,二手交易板塊在網站正中央的位置。但在中國,因為信用和法律體系不健全,二手市場難以規範和管理,一直沒有完善起來,也因此存在巨大的空間。

轉轉的閉環生態就是為了解決信任缺失、交易不對稱等二手市場難題。比如轉轉引入熟人關係圈,接入微信強社交關係,實行實名認證;並且能基於社交數據分析用戶的信用狀況。另外轉轉深度參與到整個交易的支付、送貨環節;甚至自立行業標準,對一些二手產品提供質檢報告。

姚勁波打算對二手市場進行深耕,認為它有機會成為整個 58 趕集體系裡的 「底層用戶平台」,甚至「這事兒就不一定要掙錢。」

關於虛假信息:「平台是社會的折射」

58同城一直沒有擺脫過負面信息和報道。和「招聘業務領跑財報」相伴的,還有「平台虛假招聘信息泛濫」等相關話題。自李文星事件被大面積報道后,這樣的新聞就更令人關注。

58同城CEO姚勁波:平台是社會的折射

事實上58同城的准入制度和審核認證是最嚴格之一,但100%的可靠服務仍然難以提供。58集團建立了一個專門的優化產業生態的項目,叫生態創新事業群,包括了一個生態平台和一個信息安全平台,總體人數接近1500人。集團高級副總裁黃煒解釋其作用時說,團隊的目標就是讓業績下降:「不合理的東西全部幹掉,把門檻提起來,壞信息不要,哪怕是可能損失部分的好信息,我們也要讓整體的生態健康起來。」

姚勁波則談到一個「綠洲」計劃。

「虛假招聘」最常見的場景是什麼?據統計,是詐騙公司冒充知名企業的第三方代理來「招人」。為此,58同城挑出了全中國2000個最常被冒用的品牌,和它們的HR部門進行合作。只有經過這些HR部門的指定和確認,相關公司的招聘信息才被允許發布。這個數字之後會從2000上升到5000,姚勁波稱之為「植樹造林」——我們先造出一片綠洲,然後把它擴大。

虛假信息的泛濫本是個社會問題。發布虛假招聘信息的騙子公司,本來是在電線桿上貼小廣告的;現在把廣告搬到網上,它不會就變成真的。姚勁波說:「平台是社會的折射。我們佔據市場90%的份額,這些東西是最有可能出現在58同城上的。作為自助發布廣告的最大線上平台,58同城會依靠技術、大數據和規則設計肩負起監督審核的責任,最大限度的用戶滿意是我們的追求。」

關於本人:「定了目標一起沖」

58同城作為一家員工超過兩萬人的大型網際網路公司,其公司內部文化卻非常簡單:「我們企業文化就是簡單,沒有政治,沒有派系,每個人都定了目標,我們就主動協作一起沖。」這和姚勁波本人的性格息息相關。

熟悉姚勁波的人對他比較有共識的性格特徵包括:非常有衝勁,認定的事情就要把它做到;很少焦慮,焦慮的事情就動手把它解決;面對外界的評論往往不作回應。

58同城CEO姚勁波:平台是社會的折射

簡單概括,姚勁波是一個「目標導向」的人,在創業初期選擇同伴的時候,也很看重性格和三觀是否合得來,「如果不是目標導向,不為用戶著想,就進不來(58同城)。」這些人再去招人也遵循同樣的準則。後來公司從幾十人擴大到幾萬人,這樣的「定好目標一起沖」的氛圍和文化,也就順其自然地延續了下來。

對於「不對外界評論作回應」這一點,姚勁波補充說:「媒體評論一會看好一會看壞,我們不會在這上面浪費時間。但如果用戶說我們哪個具體地方做的不好要改進,對我們的影響會更大。」「我手上的事情還遠遠沒做完,今年主要還是下沉到更小的城市鎮和農村,成為落地最深的網際網路公司;然後升級各個品類的生態和體驗。9月1號在直播中我會多談一些自己的想法。」

寫在最後:

日本著名企業家和哲學家稻盛和夫所著的《活法》,是姚勁波很喜歡的一本書,他還把這本書送給了全公司所有員工。這本書曾感動和震撼過很多人,比如其中提到的「人生方程式等於思維方式乘以能力乘以熱情」。在此把它推薦給你們,也歡迎大家關注並報名北京時間9月2號的直播節目《文談矽谷·對話姚勁波》,直播地址:今日頭條APP內搜索「矽谷Live」

58同城CEO姚勁波:平台是社會的折射

註:只要訂閱「文談矽谷」專欄,回放上架後會收到相關通知。「文談矽谷」是長城會與矽谷Live主辦的深度長談欄目。在這裡,你可以看到文廚和網際網路大佬的一系列長談,首發嘉賓還包括王剛、朱嘯虎、張首晟、衛哲、李開復、蔡文勝、傅盛、胡海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