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V童士豪: 阿里與亞馬遜主戰場在印度

放大圖

  江旋

  [相比5年前,現在美國電商公司對於中國資本的接受程度越來越高。中國資本在嫁接中國市場,尋找合作方方面起到橋樑作用。]

  2013年,童士豪帶著全家從上海飛往美國舊金山,開始新的工作和生活。新的工作是出任GGV紀源資本管理合伙人,常駐美國負責消費領域的投資。

  童士豪在消費領域有十年的投資經驗。在GGV的四年間,投資了Airbnb、Slack等項目。在電商領域,投了Wish、Offerup、Poshmark、Ibotta等等,你可以把它們理解為美國的天貓、閑魚、只二以及返利網。

  由於零售業全球化流動趨勢的加快,阿里巴巴追趕亞馬遜的步伐也越來越快,二者市值只相差數百億美元,並且在多個市場、多個行業里出現兩軍對壘的局面。

  風投行業需要適應這種節奏,童士豪正在尋找這中間的突圍和創新機會。

  亞馬遜市值可能先破萬億美元

  截至美國東部時間8月29日收盤,阿里巴巴和亞馬遜的市值相差僅326億美元。

  2015年童士豪曾預測阿里和亞馬遜遲早會有一戰。童士豪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道,戰場可能會在印度或者東南亞其他國家——阿里在印度投資了Paytm、Snapdeal,而亞馬遜已有跡象可能在近年成為印度電商市場的第一。不過,他認為開戰越晚對阿里越有利,因為「阿里需要時間引進人才和增加國際化的經驗」。

  據印度媒體報導,亞馬遜正在籌備入股印度外賣上門公司Grofers,在未來五年,亞馬遜計劃在印度投資5億美元,建立全國性食品雜貨倉庫和送貨網路。此前,阿里已向印度另一家百貨電商Bigbasket進行了投資,後者目前在印度的20多個城市提供服務。二者形成了直接對抗。

  「亞馬遜應該會先於阿里成為萬億市值的公司。」童士豪說道,因為亞馬遜在中國以外的市場和雲服務起步更早。但是,阿里也有亞馬遜沒有的優勢,如價格、市場、打法。

  在日本貿易振興機構(JETRO)2016年對電商的統計中,亞馬遜在美日英法德的市場份額都是首位。而中國、印度是兩個特殊的市場,佔據主導地位的電商都是本土化的企業。

  阿里的崛起把中國中產階層的消費習慣帶到了大洋對岸。童士豪說,在投資Wish之後,他覺得這個平台可以吸引很多美國的平民用戶,後來發現一些富裕家庭也會在上面購物。今年5月,Wish完成了F輪的融資,光大控股和IDG聯合成立的光際資本參與了投資。

  童士豪稱,相比5年前,現在美國電商公司對於中國資本的接受程度越來越高。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如果它們想要嫁接中國市場,首先需要理解中國中產階層的消費模式,其次,可能還需要找到一些合作方,中國資本開始在其中起到橋樑的作用。

  目前美國電商佔到零售業的比例只有7%~8%,這一數據要遠遠低於中國的15%。

  陳年適合做平台

  事實上,亞馬遜和阿里的戰爭在13年前就已經開始。

  2004年是中美兩地的電商行業異常熱鬧的一年。eBay收購了易趣,亞馬遜收購了卓越;阿里巴巴從軟銀拿到了8200萬美元的投資,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大喊著「戰爭就要爆發」。也就是在這一年,童士豪在中國從事剛剛萌芽的風投行業。

  他和日後攪動中國電商界的雷軍和陳年相識,並且相繼成為了凡客和小米的早期投資人。這兩筆投資最終讓童士豪名利雙收。

  就像現在很多投資人去印度找項目時,都在有意識地參考中國模式;當年的風投,大家也都在摸著石頭過河,其中一塊石頭是日本,另一塊石頭是新加坡。

  童士豪去過日本很多次,他覺得無印良品和優衣庫式的消費理念未來會更加適合中國社會。

  回到中國,他看到了剛剛成立不久的凡客,針對白領消費者推出平價產品,童士豪非常興奮,認為「凡客當時做的事情絕對有機會」,2008年7月,他和幾家機構一起向凡客投資了3000萬美元。遺憾的是,凡客後來的發展有些失控。

  「現在我還是很喜歡陳年這個人。陳年的骨子裡是個文人,他可以做出很有感染力的平台。」談及陳年和凡客現在的轉型,童士豪這樣說。

  日本社會的消費模式一直影響他至今,包括髮達的便利店體系,他認為,便利店的普及在中國也將是趨勢,GGV已經在這方面展開了投資。

  社交、自營、新零售

  小米、返利網、小紅書等都是童士豪在消費領域的經典投資案例。

  彼時,淘寶和噹噹已經是巨頭之勢的情況下,電商的市場空間還有多大,是很多投資人疑慮的問題。

  但是有兩類機會是大家普遍看好的:女人小孩、低價模式。在投大平台已經無望的資本紛紛湧入了像聚美優品、樂蜂、紅孩子、唯品會等美妝、母嬰和特賣平台。此時的童士豪也在尋找新的機會,但是他並沒有出手。

  2015年,一個新的模式吸引了他:社交電商。他認為,這是大平台之後,第二代電商的主體模式,「巨頭缺乏的社交基因給市場留下了空白點。」

  這個時間里,Twitter和Facebook都在自己的社交網路平台上植入了購買功能;在中國,YOHO!有貨、小紅書、達令、洋碼頭等垂直電商紛紛出現。

  童士豪認為,小紅書是目前為止「從社交到電商」轉化率最好的一家,大幅降低了獲客成本。如果說第一代電商的起飛主要靠錢來買流量,第二代電商在運營策略上更加討巧,情懷式營銷往往可以出奇制勝;並且,它們並不和阿里、京東直接競爭,而是在各自的垂直領域爭取上游。

  不過,社交電商仍在摸索時,一個攪局者進來了,網易。網易同時推出了考拉和嚴選兩大電商平台,分別主打跨境和高品低價的策略。童士豪認為,嚴選模式將是第三代電商的主體模式。

  資本關心的是,嚴選的ODM模式對於貼牌利潤的斬壓,以及運營效率的提升。

  「任何的零售,最後自有品牌銷售的比例、獲利的比例會越來越高,這個是無法阻擋的趨勢。顧客進店之後,你會希望他買毛利更高的產品,這樣才賺錢。」童士豪認為,第三代電商的核心是,自有品牌幹得好,才能成為頭部選手。

  的確,就連亞馬遜都在這麼干。至今為止,亞馬遜已經開發了包括服裝、電子產品、傢具、食品等多個領域的自有商品,品牌數超過了800個。唯品會剛宣布即將上線嚴選模式的生活品類。

  「但是,嚴選模式是否會面臨庫存的壓力?銷售上,你要預測下一個賣得好的產品是什麼,如果沒有掌控好節奏,庫存風險會越積越高。」在經歷過凡客的庫存之殤后,童士豪把這個問題看得非常重要。

  那麼,「嚴選之後第四代電商的主體模式會是什麼呢?」第一財經記者問道。

  「一定是新零售。雖然要打造新的全球性平台很難,但我們要做的是投資於那些有膽識的創業者。」童士豪說道。


新聞來源:北京新浪網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