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HTC的復興困境,新業務為何難造未來?

HTC的復興困境,新業務為何難造未來?

2012年是HTC的轉折點,此前的HTC是Android領域的明日之星,一度引得蘋果、三星等手機巨頭的忌憚。可如今,HTC手機的市場份額已經跌破2%,市值更是較於五年前縮水了75%之多。

從彭博社的報道來看,HTC已經引入顧問公司,幫助擺脫目前的困難,且方案集中在兩個方面:一是對前景較好、盈虧盤較好的VR業務整體打包出售;二是將公司完全賣掉,包括了手機設計、製造等部門。尤其是VR業務HTC Vive分拆出售的消息傳出後,谷歌、Oculus創始人帕爾默、國內的BAT等都被猜測將成為潛在的買家,同時也意味著HTC曾經試圖在VR領域再造未來的計劃瀕臨破產。

VR是出路,也是險棋

早在去年中旬的時候,HTC在美國科技媒體the Verge上發了一則聲明:「我司能證實已成立一家名為HTC Vive Tech Corporation的全資子公司,以發展戰略聯盟和幫助打造全球VR生態系統。」彼時的豪言壯志仍在耳畔,只是和HTC Vive尋找買家的消息相比,VR不再是風口上的明珠,HTC也走了一步險棋。

HTC Vive出色的開局卻也曾經為HTC股價注入了一針強心劑。在HTC宣布建立一家VR新公司的時候,HTC的股價曾暴漲5.23%;儘管HTC在2016年3月份發布了一份糟糕的財報,HTC Vive意外的成為股價逆勢上漲的功臣。

當然,VR也許是HTC的出路,不管是HTC的高管還是投資者都曾一致認為。一方面,HTC在外界的印象中是一家徹徹底底的手機公司,可智能手機卻成了HTC的硬傷,市場紛紛難以止滑,特別是在中國市場,HTC幾乎完敗;另一方面,VR一度被視為下一代計算中心,去年年初的VR市場頻頻受到資本青睞,這對企圖復興的HTC來講,是一根不可能放棄的救命稻草。

遺憾的是,VR熱潮的迅速消退是HTC始料未及的,況且在手機業務回天乏力的背景下,HTC的復興再次面臨困境。

可怕的是「幸運兒心態」

有人說王雪紅大概是中國最聰明的CEO之一,她對科技的預見性讓人心服口服,無論是當年的智能手機還是現在的VR,該抓到的機會她都抓到了。不否認這個評判的公正性,至少在HTC身上看到了可怕的「幸運兒心態」。

HTC是代工廠起家的,在2002年涉足手機業務,幫助微軟製造搭載Windows系統的手機,並迅速成為全球最大的生產商之一。或許是得益於王雪紅的科技預見性,HTC抓住了智能手機的機會,在2008年生產了第一款安卓手機,隨後在手機市場聲名鵲起。同樣的奇迹似乎也發生在了VR領域,HTC Vive至今仍是體驗最好的VR頭盔之一。

「幸運兒心態」的弊端便是對未來的盲目樂觀,因為蘋果發起的專利戰,HTC在美國市場功敗垂成,因為在中國市場不接地氣的營銷策略,HTC在國內手機一直叫好不叫座。但這並不妨礙HTC在VR業務上的樂觀,先是投資1億美元發起了Vive X加速器計劃,意在拉攏全球範圍內的VR創業團隊為HTC Vive提供豐富的內容;隨後攜手紅杉資本等28家全球頂級風險投資公司成立虛擬現實風投聯盟,宣布將斥資上百億美金,專註於VR行業的創業和創新,以及亞太虛擬現實產業聯盟。

然而,HTC Vive高達799美元的售價將大部分消費者拒之門外,即便在不久前宣布全面降價200美元,依舊未能激發消費者的興趣。此外,HTC已經連續9個季度虧損,在自身經營都面臨困難的時候,所謂的VR生態建設早已名存實亡。要知道,覬覦VR前景的絕不止HTC一家,Facebook、索尼、谷歌等有著比HTC更健康的處境,大鵬、Pico等國內的創業者選擇了更加地氣的中低端路線。

即便在產品上,「幸運兒心態」仍然存在,HTC Vive可能會為頭顯、控制器等引以為傲,但最核心的軟體技術幾乎全部來自於美國的Valve公司,包括較於Oculus Rift和PSVR更加有優勢的Lighthouse定位方案。

悲劇不只發生在HTC身上

上帝沒有第二次垂青HTC,但HTC並不是唯一的棄兒,聯想、中興、酷派以及更多的後來者,也曾是手機市場的翹楚,如今在銷量上卻每況愈下。比如和HTC很相像的聯想,在PC領域成功收購IBM的個人電腦業務,上演了一場「老鼠吃大象」的故事,而當聯想收購摩托羅拉的時候,迎來的不是奇迹的複製而是另一種結局。

相信HTC等科技公司的管理者們比普通人更能明白一個道理,商場中不應該有僥倖心理,而是應該腳踏實地的做好技術、產品、市場等每一個環節,畢竟這不是一場比誰走的更快的遊戲,而是走的更遠。

或許HTC會拒絕所有的可能性,繼續蹣跚前行,但想要回到昔日的輝煌,除了一個機會,還有亡羊補牢的態度。

Alter,網際網路觀察者,長期致力於對智能硬體、雲計算、VR等行業的觀察研究。微信公眾號:sp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