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太空旅行行業的興起,或許將人類的足跡推到了臨界點;追求金錢,往往是創新發展的動力之源。私人太空旅行未來走向如何個有猜測,但毋庸置疑的是,科技之輪的轉動從未停止。

2016年9月,SpaceX CEO伊隆·馬斯克站在墨西哥世界年度宇航大會的舞台上,為聽眾描繪了一幅「進攻」火星的願景圖。這一技術縝密,具體操作不詳的計劃,將在未來以每26個月為一周期的節奏,讓人類成為真正的「宇宙客」。

按照當前的技術水平,火星旅行大約耗時80天,不過馬斯克相信,將來我們可以把時間縮短到30天。一旦火星的配置接近地球,這座紅色星球成為最熱旅行景點也說不定。如果一切按計劃展開,SpaceX的首個機器人探險家將於本世紀20年代初踏足火星。

馬斯克的星際旅行藍圖無疑是吸睛利器,但他並非開歷史先河之人。早在上世紀,不知滿足的地球人就開始或開玩笑或嚴肅認真地合計太空殖民的夢想。60年代,火箭科學之父,同時也是NASA馬歇爾太空飛行中心首位主管Wernher von Braun即預測,火箭將在80年代將人類送上火星。幾乎同一時間,蘇聯也在緊鑼密鼓籌備火星基地建設計劃,也就是Zvezda計劃。

SpaceX估值飆升全球第五,「送人上天」真是一門好生意

圖:馬斯克然而,冷戰時代的針鋒相對很快把科學探索踩在腳下,那些理論也苦於經濟現實不了了之。自那之後,幾家私人太空公司制定了自己的殖民計劃,但除了奔波在零星的科技大會,發表慷慨激昂的演講之外,誰也拿不出實質成果。

幾十年的幻滅之後,馬斯克的計劃讓幾乎沉寂的心再次躁動起來,因為它看起來是如此可行。或許因為人們相信,一向以實幹出名的馬斯克要錢有錢,要技術有技術,只有他能讓這樣雄遠的目標變成現實。然而,太空殖民越來越摻雜生意的銅臭,少了些科學沉思的味道。

考慮到未來行星大亂斗的可能,探索、殖民外星球或許是人類最大的保障,而我們兩隻眼睛只盯在利潤上,莫不是有些可笑?不過談到賺錢,天空絕不是人類最遠的撈金池。太空是技術的終極平台,蘊藏著機遇和無限探索的可能。有人預測,全世界首個萬億富豪將誕生於這一行業。太空旅行的私人化,私人基站的建設,或將成為有史以來最重要的科技發展之一。

太空旅行創企

SpaceX不是唯一一家想讓火星成為囊中之物的公司。NASA制定了一項2033年進行載人航天的計劃,之後便是火星登陸,不過後者尚未得到明確。

NASA的計劃並未讓人感到些許激動,或許在當年阿波羅一戰成名后,這家機構的載人探索一次次突破失望的底線,只剩領導更換和預算規劃讓人聊以八卦。不過,誰知道NASA是不是在等待厚積薄發呢。

開拓性科學研究並不總能短期內取得成果,往往需要幾十年的累積。就像當年,誰也沒想到量子物理會被用到iPhone上,或擁有搜索功能的計算機會一下掐斷電話線的生命,甚至推動推特等平台的誕生。

自然,想讓科學成為一門生意,資金必不可少,攀登火星無疑需要更多。不久前,《華爾街日報》刊文質疑SpaceX的資金儲量,以及它到底能夠為火星項目買多少單。不過,在同一篇文章中,SpaceX也被指希望通過成為衛星網路服務提供商,補足「星際交通系統」的開發成本。該公司還計劃明年推出月球旅行服務,雖然不知道票價多少,但絕對便宜不了。

SpaceX的頭腦是靈活的,過去16年裡,不少人給俄羅斯聯邦航天局支付數千萬美元,只為求一張前往國際空間站的門票,這些人包括電腦遊戲先驅Richard Garriott,Cirque du Soleil創始人Guy Laliberte,微軟Office設計師Charles Simonyi。

馬斯克承諾會透露更多公司計劃如何為火星項目輸送資金的細節,可以肯定的是,太空的賺錢渠道不止一條,只是大多數我們還沒想到罷了。相比之下,更緊要的問題是,誰會捷足先登?

SpaceX估值飆升全球第五,「送人上天」真是一門好生意

圖:Blue Origin發射和SpaceX一樣,傑夫·貝佐斯的Blue Origin也想開發可回收火箭,節省發射成本,並通過旅遊服務為項目籌資。Richard Branson的旅遊公司Virgin Galactic近期也加入太空大戰,成立了B2B公司Virgin Orbit,將向軌道發射多顆小型衛星。Paul Allen的Stratolaunch Systems不久前展示了一架翼幅385英尺的飛機,將於2020年開始從高空發射火箭。

和傳統航天巨頭一樣,這些創企中的許多都依賴和NASA、國防部等政府部門的合同;不過和這些航空機構又不同的是,新興創企緊迫性更強,創新力和破壞力是它們的優勢所在。因而也就不奇怪,為什麼追求自由主義的矽谷「錢袋子們」都願意在這個行業下賭注。

「學術科研」的商業化之路

結合航空科技的現狀,在我們有生之年出現一家巨頭公司可能比較難。但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大型科技公司——無論是家居計算、互聯網,還是移動科技等等,都有著類似的起源故事。它們誕生於無人關心的科學項目,靜靜萌生,直到有一天終於爆發。

航空創企爭先恐後累積工程基礎,意味著我們或許能夠見證一次科技騰飛的開始,雖然現在的步伐還有些緩慢。太空是人類有史以來面對的最艱難、最危險的技術壁壘,但我們沒有理由認為它無法被克服。歷史的誘惑,潛在利潤的驅動,對人類來說都是不可抗拒的引力。

華盛頓州雷德蒙德市創企Planetary Resources是一家商業模式獨特的創企:他們靠開採行星資源賺錢。這家公司是眾多矽谷精英的心頭愛,包括谷歌的Larry Page,Eric Schmidt,以及X-Prize聯合創始人Peter Diamandis等等。Planetary Resources計劃2020年向臨近的行星發射Arkyd 200衛星,探索潛在的寶貴資源。

該創企和大企業、政府簽有合同,同時也靠出售專利技術盈利。除了開發衛星,該公司還在和其他公司聯合研製太空3D印表機,將大量存在於行星中的鐵、鎳、鈷列印成建築所需的形狀。理論上來說,這些印表機能夠製造機器、工具,甚至居住環境,並直接運送進太空,從而省去從地球運輸到太空的高昂成本。

不過,或許更重要的是,Planetary Resources還有志於發現水的存在。一旦行星或彗星上發現水(很大可能以冰的形式存在),太空太陽能電板產生的電流將能夠把冰破解。然後,氫氣和氧氣可以形成強大的推進器,建立天體加油站網路,讓太陽能系統變得更小。

Planetary Resources使用的技術原本用於科學任務,不過現在顯然可以用來幫助企業盈利。

該公司CEO Chris Lewicki(前NASA工程師)表示「你可以在一群夢想家的支持下創辦一家太空資源探索公司,他們顯然有能力承擔一些風險,但很明顯,他們的需求是打造一門生意,而不只是一味給你投錢。」對於Arkyd的人物,Lewicki表示,「我們不是為了搞清楚太陽系的年紀,或者人類從哪裡來。我們想要知道的,不過是一個簡單的商業問題,『這座行星上是否有足夠的水讓我們回去?』」

考慮到潛在的收益,這個問題就更加有趣了。2015年,奧巴馬總統簽署《太空資源探索與利用法案》,宣布任何公民都有權參與「行星資源或太空資源的商業回收活動」,美國政府無權插手。

Lewicki相信,我們丟棄在太空的一些金屬非常寶貴,即便特地上去那一趟也是值得的。這家公司的未來在遠離地球的地方,所服務的是現在還不存在的太空行業,以及在空間站生活、工作、娛樂的人們。

太空版《北國風雲》

進入太空,在那裡生活並不容易。我們絲毫不清楚,未來的火星殖民者們將如何抵抗太陽輻射,獲取足夠的氧氣、水,怎樣種植食物,第一批前往太空的勇者們需要解決一些列問題。

馬斯克相信,將來我們能夠把去火星的成本壓縮到20萬美元——也就是美國一般住房的價格,這樣人們可以選擇分期付款。

SpaceX估值飆升全球第五,「送人上天」真是一門好生意

圖:火星圖像「不是每個人都想去火星的。實際上,真正想去的可能很少,但已經足夠推動這一服務的運作。」馬斯克寫道,「會有人提供贊助,也會有那麼一天,人們只要攢攢錢,都可以搬到火星。而且因為火星長時期內面臨勞動力短缺的情況,人們可以輕輕鬆鬆在那裡找到工作。」

「契約奴隸」一詞在我們這一時代甚不入耳,這可能也是馬斯克選擇「贊助」一詞的原因。但是,這和每天上班還房貸又有多大區別呢?

我們可以拿第一批到美國的英國殖民者做比較,他們必須承諾做3-7年的合同工,抵消自己的跨洲旅費。

對一些人來說,探索新世界的誘惑——不管成本如何——都足以推動星際旅行的視線。但對另外一些人來說,火星缺少勞動力或許才是主要動力。未來,很大的可能是,自動化導致地球上工作缺乏,雖然「技術失業」尚未成為大多數人認同的觀點,但已經有人做好準備離開地球,前往SpaceX City工作——或許還是一輩子。

這些太空先驅將真正為一個全新的世界奠基,而對於我們這些仍留在地球上的人來說,他們的作用也不可忽視。

人類文明四面楚歌,全球變暖、核戰爭已經足夠威脅,但近幾世紀人類空前的技術發展卻也給這座藍色星球不斷施壓。外星殖民,或許是地球和未來時代存活的必要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