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家企業在成長的過程中會留下足跡的話,Supercell 應該從 2016 年就開始轉彎了。

(騰訊總裁劉熾平、Supercell 首席執行官 Ilkka Paananen)

2016 年,Supercell 用 84.3% 股權交換了騰訊 86 億美元的投資。

在這之前,Supercell 用 6 年的時間推出了 4 款風靡全球的移動遊戲。在這之後,不到一年的時間裡,Supercell 三次出手,分別投資了 Frogmind(《迷失之地》開發商)、Shipyard(LBS 手游公司)、Space Ape 三家遊戲公司。

最新的消息是在今天,Supercell 以 5580 萬美元的價格收購了倫敦的 Space Ape Games 62% 的股權。按照交易數據,目前 Space Ape 的估值為 9000 萬美元。

Space Ape 是誰?

如果你關注遊戲行業的話應該對 Space Ape 不會感到太陌生。前不久在 2017 年 GDC 舉辦期間,Space Ape 首席執行官 John Earner 在接受媒體時候曾表示

在歐美,我們也許是最擅長運營一款在線遊戲的公司。這門技術的鼻祖在中國,我們從他們那裡學會了很多。

這番「向中國學習」的言論讓 Space Ape 在中國遊戲媒體中小小的刷了一下存在感。而這家公司取得的成績也證明,「善於學習」確實給這家公司帶來了不少的好處。

據據 Earner 介紹,2015 年——2016 年,Space Ape 旗下遊戲玩家人數從 1000 萬增長到 3500 萬,員工數從 60 增長到了 100 人,而年收入則由 2500 萬美元上升至 9200 萬美元。在 2016 年第四季度,Space Ape 的利潤達到 500 萬美元。

Space Ape 目前有《武士圍攻》(Samurai Siege )、《競逐之國》(Rival Kingdoms) 和《變形金剛:地球戰爭》(Transformers: Earth Wars) 等產品。

(《武士圍城》,圖自 Space Ape

雙方想要的是什麼?

至於投資的原因,Supercell 首席執行官 Ilkka Paananen

Space Ape 想要創新和冒險,不怕犯錯。我們也從自己的經驗中明白,這需要一個長期有耐心的支持支。實際上,我從 Commodore 64 時代開始就是英國開發人員的忠實粉絲,和這裡的工作室合作真的很酷。

同時,Space Ape 也認為,獲得 Supercell 的投資可以讓他們實現更大的夢想。

實際上,Supercell 一直在尋找值得投資的工作室也不是什麼秘密了。媒體們已經得到過 Paananen 的確認,Supercell 在 2017 年除了推動自己進一步的發展外,收購更多的工作室就是他們最重要的工作。

過去 Supercell 在過去 6 年中,Paananen 給予每個項目足夠的自主權和失敗的空間,讓 Supercell 在放棄了十幾款產品的同時創造出 4 款在全球範圍內都成功的遊戲——《部落衝突》《海盜奇兵》《卡通農場》和《皇室戰爭》。

(Supercell 的遊戲產品)

但儘管如此,Supercell 仍然要面臨瓶頸。剛剛過去的 2016 年,Supercell 收入為 21 億歐元,與 2015 年持平。但要知道,在 2015 年 Supercell 的收入增長了 36%。

導致這一結果的原因最大的可能性是 Supercell 最新推出的《皇室戰爭》並不如預期的那樣能持續受到玩家的喜歡。在《皇室戰爭》上線后不久,它就被橫空出世的《Pokemon Go》搶去了風頭,不論是在產品收入上還是媒體話題上。

而其他三款遊戲也因為發布時間已久,對榜單的控制權已經大大減弱。因此,Supercell 不得不面對這個現實,它已經在手游商店裡失去了往日的收入榜高位。

對於每一家遊戲公司來說,最大的風險可能就是下一款遊戲成功的概率。按照 Supercell 現在的投資動作來看,他們希望通過投資收購一些優秀的遊戲公司,以平衡自研遊戲成功的風險。

作為全世界最賺錢的手游公司之一,以及接受了騰訊 86 億美元投資的 Supercell 來說,沒有比「花錢」更簡單有效的辦法了。

題圖自 venturebeat

轉載文章請附上來源:Supercell 第三次出手,投資了一家「向中國學習」的英國手游公司 – 科技空間 TechRoo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