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TCL首次披露波蘭工廠出售擱淺隱情:為走國際化道路

0 1

  經濟觀察報 記者 馮慶艷 西裝領帶,內著襯衫,一副無色眼鏡架在鼻樑上,濃眉大眼,闊臉短髮,氣色頗為不錯的李東生,一點沒有已屆花甲之年的狀態。

  這位掌舵年度營收千億、沉浮家電領域數十年的TCL集團創辦人兼董事局主席,在2017IFA展會(德國柏林國際電子消費展會)上,依然以這身與網際網路大佬截然不同的形象現身。

  除衣著氣質迥異外,李東生對經濟觀察報坦言,實業和網際網路企業不同的是,實業要考慮未來十年二十年,網際網路則不然。

  「像液晶顯示技術,發明將近20年後才用在黑白顯示上,發明將近30年才用在彩色顯示方面,這個產業必須要為未來做實驗」,李東生說。

  一批同年代的家電大佬早就退出,包括創維黃宏生、康佳陳偉榮、長虹倪潤峰,李東生卻始終活躍在行業潮頭,有風光,也有挫折,如今,略顯孤獨的李東生,仍然不遺餘力地為其新產品站台。

  不同時期的TCL,都非常擅長引入那時最強的合作夥伴,進行上下遊資源垂直整合,在如今變革時代下,棋子頻頻落下,去年與紫光成立產業併購基金切入晶元領域,獲得黑莓手機品牌授權,今年接連與騰訊百度合作試水內容和人工智慧…… 

  無獨有偶,TCL內部動作不斷,斥巨資500億元投11代線,並籌備華星光電注入集團上市平台,TCL通訊去年完成私有化,去年成立了網際網路公司豪客互聯,海外開啟新一輪強勢布局,去年在巴西設合資工廠,擬在阿根廷設立合資公司,加大拓展俄羅斯、中東歐、非洲、亞太等業務,試圖三五年內在重點國家和地區建立競爭力。

  於是,今年的IFA成了TCL向海外秀肌肉的最恰當的窗口。

  分岔口前的抉擇

  今年初稱65歲退休的李東生,面臨一個全新的時代——跨界的玩家,人工智慧應用,面板技術OLED和QLED(量子點技術)的較量,手機競爭激烈,一切都讓李東生,承擔比其他行業大佬更沉重的壓力。

  李東生告訴經濟觀察報,TCL會在兩個技術領域加大投入,一是半導體顯示技術,二是智能和網際網路應用,特別是人工智慧,「爭取兩個都達到全球領先水平」。

  一周前李東生參加了由李克強總理主持的實體經濟發展的座談會,李東生給國家領導人彙報了TCL智能製造情況,「國家領導人問,你們什麼時候超過三星和索尼?」李東生說,「我和國家領導人保證,三年最多五年。」 

  在IFA展上,主打智能家居、人工智慧的白電新品技術趨同,電視新品的技術路線分歧頗大。

  資深家電產業經濟觀察家梁振鵬告訴記者,目前國際認可的高端顯示技術只有OLED和QLED,上游面板受制於三星、LGD、夏普、華星光電等面板企業。

  創維則推出WallpaperOLED電視、與谷歌合作100英寸AndroidTV及系列電視機、柔性AMOLED屏等。 

  這釋放出一個信號。大屏、視聽覺效果的需求已成趨勢,各大廠商雖在OLED和QLED等顯示技術上有分歧,但殊途同歸。

  梁振鵬告訴記者,OLED是螢幕自發光技術,技術成熟後,柔性螢幕可以摺疊或彎曲,研發技術門檻很高,目前只有 LGD一家在生產OLED電視面板,用傳統的OLED工藝來做,必須要蒸鍍,目前大尺寸屏上做蒸鍍,成本相對較高。

  一位業內人士對經濟觀察報稱,LG相關負責人近期曾找到TCL多媒體CEO薄連明,試圖說服其用LGD的面板,一起推動OLED發展,但薄連明婉拒了,「目前僅LG一家有200萬/年的OLED電視面板產能,LG自用一部分,再分給索尼等諸多廠商,TCL可分到份額太少,」該人士透露。

  但並非意味TCL放棄OLED技術,李東生說,印刷顯示是OLED產品,不是蒸鍍,是噴墨列印方式,是全新的工藝技術。「印刷顯示的試驗線一直在做,今年底在廣州,將有一個中試線開始運作,可少量生產產品,」李東生透露。

  TCL在IFA上首次宣布與百度合作,發布的X/C/P三大系列電視新品均搭載人工智慧。

  TCL多媒體研發中心總經理陳乃軍告訴記者,百度提供底層架構,很多調配內容資源的工作由TCL專業團隊來做,優勢是TCL最懂電視,在百度的DuerOS基礎上,TCL打通了騰訊影片的所有內容資源。

  TCL連續7年參展,李東生對經濟觀察報說,今年在IFA展示的產品,無論功能、工藝、網際網路技術,均達到全球領先水平。

  首披隱情

  作為出海先行者,2004年,TCL併購湯姆遜和阿爾卡特,隨後經歷整合之苦,代表著彼時出海的中國企業普遍的一種生存境況,與TCL類似,同年,聯想併購ibm。 

  波蘭工廠是TCL國際化的一個縮影,1998年由法國湯姆遜公司創辦並運營,隨著2004年TCL兼并湯姆遜,工廠便由TCL多媒體來運營。

  記者實地採訪發現,那個過時電視生產工廠不存在了,6300多平方米的整機倉庫,湯姆遜、TCL等品牌的整機產品整齊碼放著,「工廠可生產高端曲面、量子點、人工智慧、大屏電視,從22英寸到80英寸全覆蓋,」TCL波蘭工廠總經理陳傳倫告訴記者。

  陳傳倫說,工廠單班年產量139萬台,如三班生產,最高年產達420萬台。

  這為TCL彩電歐洲擴張計劃奠定了基礎,TCL在IFA上提出2020年成為歐洲彩電市場前三名的目標。今年上半年,TCL電視已銷售遍布歐洲20多個國家,但市場佔有率僅在法國位列第三,其他地區德國、義大利、波蘭等地仍有巨大增長空間。

  「雖然人工成本佔總成本的60-70%,但波蘭工廠已連續三年盈利,」6年前從國內調到TCL波蘭工廠任總經理的陳傳倫對記者說,他有台灣和波蘭雙重血統,這或許是調他過去的隱性因素。

  一度TCL受湯姆遜拖累而被ST,2007年左右,由於當時等離子、液晶電視替換CRT電視的趨勢將成定局,波蘭工廠重點是CRT電視生產產線,李東生有了出售波蘭工廠的打算,「2007年初的一天,TCL和冠捷經過數輪談判後,已敲定將波蘭工廠出售給冠捷,但關鍵時刻李董放棄了,」陳傳倫回憶說。

  這是TCL首次披露那段塵封已久的波蘭工廠出售案,在最後時刻突發變故的隱情,TCL波蘭工廠質量代表告訴經濟觀察報,在雙方併購簽字儀式前一天晚上,李董權衡再三,終於做出新的艱難抉擇,選擇保留而非出售,冠捷的併購計劃泡湯。「李董考量,TCL肯定會走國際化道路,而國際化必須要在當地有自己的工廠,現在看這一步棋走的對。」波蘭工廠質量代表說。

  擁有300人規模的波蘭工廠,中國人僅有6名,包括總經理、財務總監、工程總監、技術總監、供應鏈代表、質量技術代表。

  陳傳倫說,併購湯姆遜後,剛開始那幾年,波蘭工廠是一個連掌舵者在內都是外國人的一家工廠,過於本地化的結果是,頻出現在波蘭工廠產品交付客戶有問題時,將責任推給TCL中國上游採購企業,2011年陳傳倫被調過去,責任推諉難題很快化解,國內和波蘭工廠溝通效率顯著提高,「企業在海外運營工廠,讓外國人來徹底掌舵管理往往不成功,即使暫時成功也不會長久,」陳傳倫說。

  此外,陳傳倫還負責國內成都工廠的管理,這樣很容易形成上下游聯動,產業鏈垂直整合效應凸顯。

  整合效應

  歐洲進口彩電整機的關稅高達14%,加上TCL產業鏈整合優勢凸顯,去年「中歐班列」火車開通將物流時間大大縮短等,為TCL三年後實現歐洲彩電市場前三提供可能性。

  無獨有偶,北美市場已連續三年銷量飆升。根據NPD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TCL電視美國銷量排名第五。

  財報顯示,上半年TCL集團近半營收來自海外,iHS數據顯示,TCL海外銷售182萬台超過LG第三,而海信位居第六名。

  陳傳倫說,目前TCL海外工廠布局:一是越南工廠,輻射東南亞;二是墨西哥工廠,輻射北美、中美;三是埃及合資工廠,輻射非洲、中東;四是巴西合資工廠,覆蓋南美洲。

  另一重要因素是,一年多來,占整機成本65%左右的核心部件液晶面板採購價格不斷上漲。

  近期TCL集團收購華星光電10.04%股權,持股高達85.71%。IFA展上,李東生首次公開披露,華星光電上市波折隱情。

  李東生告訴記者,我們從公司發展和兩地資本市場實際監管的條件綜合考慮,評估後做出了整個公司資本結構的調整。

  李東生曾想把整個集團里資本投入最大的華星光電,這一個業務拿出來分拆上市,但受制於目前國內資本市場不允許業務分拆,只能作罷。「所以只能考慮以TCL這個集團的平台來為華星光電融資,」李東生對記者說,但新的難題誕生了,TCL集團的終端產品業務和顯示業務將會合在一起,還有服務業務,TCL集團的平台將變得很複雜,經過再三考量權衡,李東生做了一個調整,將終端產品業務(包括多媒體、通訊、家電)逐步地全部轉移到香港公司,到香港上市。

  目前TCL集團在香港已經擁有三個上市公司,分別是TCL多媒體電子、通力電子和華顯光電。「集團會控股,大概50%多一點這樣的股份的比例,來持有這些終端產品的業務。然後把國內上市平台在產業資本方面進行重組計劃,如這個計劃獲批完成之後,華星將成為TCL集團的附屬公司。」李東生告訴經濟觀察報。

  李東生對記者說,我們也考慮到顯示行業的波動性對股價的影響,所以才把服務業放在國內的TCL集團的平台,這個是凈資產。去年服務業務大概創造了差不多10億的凈利潤,未來這一個收入是會穩步上升的,而且這個收入是比較穩定的,所以它能夠平衡華星光電業務的一些波動影響。

  李東生另一個考量則是,集團還是持有終端業務的50%以上的權益,所以這一部分的貢獻也是會反映到集團上面。集團整體的經營的績效,會因為華星半導體顯示這個產業的波動,會受到影響,但是這個影響和專門做半導體顯示的企業相比,影響將會小很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