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Uber內憂外患 新任CEO恐回天乏術

智東西

編 | 小豪

近日,在線旅遊公司Expedia的CEO達拉·科斯羅薩西(Dara Khosrowshahi)被選為Uber的新任領導人,這無疑鼓舞了一眾人的士氣,但客觀來說,他要想成功還需要走很長的路。

Uber內憂外患 新任CEO恐回天乏術

(圖為Dara Khosrowshahi)

他面對的挑戰似乎是無限的。

這些挑戰包括,修復一種充斥著性騷擾的公司文化;恢復公眾對公司的看法;團結分裂的公司高層;解決外部大量的法律問題,這些提起法律訴訟的公司包含了Uber最大投資者之一。同時還要為一些員工和投資者尋找短期的資金流動;雇傭組建一個有能力、成熟的管理團隊;擊退威脅日益劇增的競爭對手Lyft。當然了,還要管理Uber前任CEO Travis Kalanick潛在的影響勢力。

但最根本、最艱巨的的挑戰仍然是:證明Uber是一家真正的企業。

得益於能夠通過手機應用享受按需打車的服務,Uber在創新方面獲得了很多的讚譽。但是並沒有證據能夠支持這一想法。

相反,根據該公司所分享的有限的財務數據,再加上一些泄露的報告顯示,Uber似乎還依舊停留在補貼打車費用的階段。一項被廣泛引用的分析報告顯示,乘客們在2015年只支出了41%的費用。

當然,Uber在一定程度上承認了這一點,稱它希望以低價進入市場,從而佔據主導地位,然後隨著時間的推移來逐步提高價格。問題是,目前還不清楚Uber在什麼時間能夠做到這一點。隨著Lyft的復甦,Uber似乎遠遠沒有達到主導市場的地位。

除了引起爭議的所有問題和可能存在缺陷的核心概念之外,這裡有充分的證據表明Uber管理不善。據報道,該公司正在試圖出售汽車租賃業務。因為它每輛車損失9000美元,而不是500美元,這樣就給Uber的發展帶來了較大的壓力。

Uber內憂外患 新任CEO恐回天乏術

(優步在2015年收購的市中心奧克蘭大樓)

最近,該公司也證實,正打算出售一處位於奧克蘭市中心的大樓,這幢大樓是Uber兩年之前,以1.23億美元的價格購入的。由於公司對客戶數據的不當處理,這位新任CEO還不得不繼續執行公司與FTC達成的隱私和解協議。

有報道稱,Uber的預定量和收入在今年第二季度繼續攀升,這讓一些人鬆了一口氣。雖然該季度的虧損仍然很大,但好在保持著6.45億美元的巨大市場規模。目前公司手頭有超過60億美元的資金,足夠支撐Uber在不籌集更多資金的情況下持續運用幾年時間。

但投資者急於以IPO的形式出現某種退出,暫時還不清楚他們是否願意等上三年。雪上加霜的是,華爾街愈發明確地表示,不願意幫助那些沒有明確盈利方案的公司上市,即使它們是大型的,可持續發展的公司。

Uber的支持者似乎相信,自動駕駛汽車將為這一混亂局面提供一個有效的解決方案。一旦公司不再需要為那些煩人的司機買單,財務狀況就會變得清晰明了,不過這在很多層面上尚屬於妄想。

Uber內憂外患 新任CEO恐回天乏術

(Uber在街頭測試的自動駕駛汽車 )

讓我們假設一下,Uber逃避法律的指控,收購Otto其實是計劃盜取谷歌的自動駕駛技術。事實上,任何有意義的自動駕駛汽車都是遠離現實的,技術和法律的限制意味著部署工作將緩慢進行。但瞻望未來幾年,即便是Kalanick(Uber前CEO)也承認,Uber將永遠是人類和自動駕駛服務的混合體。當Uber真正部署自動駕駛汽車時,將出現一系列新的成本。比如擁有一批汽車的維護費用,在不使用時的停車費用等。

與它的核心業務一樣,沒有明確的證據表明自動駕駛汽車將能夠改變Uber現在的經濟狀況。

針對Uber核心的模式,Khosrowshahi最可能採取的策略就是進行大規模的緊縮。該公司在2016年與中國的滴滴出行達成協議,退出中國市場。今年早些時候,還在俄羅斯與Yandex達成了相似的協議。

可能在其他地方的資金狀況很差,新的CEO也許很快就放棄這些方面的業務,從而專註於關鍵的市場。這種做法也許會讓Uber不斷盈利,但牽涉到辦公室倒閉,就會涉及到裁員。

Uber很像一個受傷的病人,目前雖然血流不止,但整體病情已經穩定了下來。Khosrowshahi可以開始一種擴張,爭奪市場,從而防止損失新進入的領域。同時也要與其他地方的利潤保持平衡,當然,首先要假設其他地方有利可圖。

但這種雄心壯志不太可能讓所有人滿意,也不能幫助Uber證明其估值建立在未來發展狀況的基礎之上,緩慢和輕鬆可不是矽谷企業應有的發展狀態。

顯而易見的是,Khosrowshahi是Uber董事會認可的可以迎接這些挑戰的人,能夠領導Uber從混亂中解脫出來。他們指望著Khosrowshahi能夠拯救Uber,這足以證明董事會成員並不是傻瓜,只不過比較容易屈服在狂妄自大和創業騙子的甜言蜜語之中。

不過,董事會們想要的似乎不僅僅是一個商業奇迹,可能在期盼更多不可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