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科技訊 據紐約時報報道,Uber創始人卡蘭尼克辭去CEO職務。

卡蘭尼克於 2009 年創立Uber,並將其發展成為一家打車巨頭。由於股東的不滿,卡蘭尼克無法繼續留在Uber。

消息人士表示,卡蘭尼克受到了來自投資方的壓力。在辭職的前幾小時中,卡蘭尼克與投資方發生了爭執。

6 月中旬,卡蘭尼克宣布將無限期離開 Uber進行休假。在給公司全員的郵件中,卡蘭尼克稱他將花一段時間平復悲傷情緒。他的父母上個月在一次水上意外中遭遇不幸,母親當場死亡,父親嚴重受傷。卡蘭尼克稱自己將重新思考如何成為一個更好的領導,但並未在信中透露自己何時回到 Uber,也沒有指定新的管理者。

而在發送休假郵件的一天前, Uber 高層發生了又一次動蕩,其商業副總裁埃米爾·邁克爾 (Emil Michael) 離職。邁克爾是卡蘭尼克的親信之一,也是 Uber 最早形成的核心團隊成員。

僅今年年內,Uber已經損失包括總裁、公關總監、財務主管、自動駕駛部門主管、工程高級副總裁、人工智慧實驗室主管、地圖部門副總裁、全球汽車項目副總裁、亞洲業務總裁和產品及增長副總裁等約 10 位高管。

於是就有網友在Twitter上調侃:「Uber不再有COO、CFO和CEO,簡直就是一家『無人駕駛』的公司。」

高管陸續離職引風波

一系列高管離職,表明Uber高管任免存在缺陷;外加上懸而未決的性騷擾醜聞調查,以及與Alphabet旗下無人駕駛汽車部門Waymo之間的專利糾紛,這也讓卡蘭尼克創辦的Uber在今年進行首次公開招股的可能性變得微乎其微。

一個又一個醜聞的不斷出現,也讓Uber損失或開除了許多的管理團隊成員。作為一家擁有超過1. 4 萬名員工的巨無霸初創公司,Uber當前缺少一位「二號」人物,能夠頂替卡蘭尼克管理內部事務。

Uber已開始填補一些高管離職帶來的職務空缺。在過去的一周中,哈佛商學院教授弗朗西斯·弗雷(Frances Frei)和蘋果前高管博佐馬·約翰(Bozoma Saint John)加盟了Uber。前者擔任Uber的戰略和領導力高級副總裁,後者則將出任首席品牌官。本周一還有消息稱,阿里巴巴董事龔萬仁(Wan Ling Martello)將會加入Uber董事會,出任公司獨立董事。龔萬仁具備豐富的員工管理經驗。她曾擔任沃爾瑪全球電商執行副總裁,目前在雀巢擔任亞洲、大洋洲和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負責人。此外,龔萬仁也擔任阿里巴巴董事會成員,以及審計委員會成員。

儘管最近出現了一系列的動蕩,但Uber的業務仍處於成長之中。這家公司第一季度的營收達到 34 億美元,且凈虧損幅度有所收窄,降至7. 08 億美元。不過Uber在美國市場的主要競爭對手Lyft搶走了該公司的一些市場份額,且內部衝突可能會給全球競爭對手提供機會,讓它們乘機吸引合作夥伴、募集資金或是挖掘人才。

Uber高管把霍爾德的報告視為他們努力的轉折點,希望藉此把公司過去的輕率拋在身後,並為公司的未來提供一個線路圖。在過去的 14 周時間中,霍爾德一直在與同事塔米-阿爾巴蘭(Tammy Albarran)在Uber內部進行調查。在調查期間,已有超過 20 人被開除。

Uber董事會成員阿里安娜-赫芬頓(Arianna Huffington)在聲明中表示,「調查的時間超出了我們的想象,結果也更為痛苦,但今天將會掀起新的篇章。我們現在任務是學習、重塑,以及共同書寫Uber的新篇章。」

「性醜聞」事件發酵

Uber的動蕩始於今年 2 月,該公司前軟體開發員工蘇珊-福勒(Susan Fowler)當時在博客中表示,她在Uber工作期間遭到了主管的性騷擾,但公司人力資源部門卻在極力保護主管,而不是積極解決問題。福勒寫道:「我很清楚他想與我發生性關係,明顯超出常規,我迅速將聊天信息截圖,向人力資源部門舉報。」Uber高級主管告訴福勒說,這名男子工作表現非常出色,他們不希望因為一個「無辜的錯誤」而懲罰他。此事件受到業內和市場廣泛關注,迫使Uber聘請霍爾德組成調查組來牽頭負責調查這場性騷擾醜聞。

在Uber發布報告之後,福勒發布推文稱,「我會繼續說下去,直至事情真正改變。」她在上周曾發布推文稱,「請記住,這不是關於多樣性和包容性,而是關於法律被破壞的問題。騷擾、歧視、報復是非法的。」

在Uber發布的公開報告中,並沒有處理福勒的個人訴求。但是該公司董事會批准的變革,將會為Uber提供一條路徑,讓公司成為對女性和少數民族員工更友好的工作場所。公司擬改變員工的多樣性,調整激勵良好行為的高管薪酬,建立員工多樣性顧問委員會等等。Uber在今年 3 月首次公布的員工多樣性調查報告顯示,公司只有15%的女性技術人員。

在霍爾德對公司現有和前員工的調查中,員工的投訴超出了福勒抱怨的範圍,內容涉及到該公司在 2014 年曾組織一場赴韓國首爾的三陪KTV旅行;濫用「Greyball」工具幫助司機躲避政府監管;以及一宗發生在 2014 年的印度強姦案處理不當的問題等等。

然而,任何希望該報告能指名道姓或在公司中發現有問題的人都會感到失望。這份報告沒有提供這樣的細節。

Uber計劃進行的若干變革都是象徵性的。舉例來說,這家公司會把一個名為「作戰室」更改為「和平屋」。這家公司還計劃放棄許多文化價值觀,特別是「讓創造者去創造」(「Let Builders Build「), 「永遠迅速行動」(」Always Be Hustlin』「),「踩別人腳趾「意為給別人製造麻煩讓自己上位(Meritocracy and Toe-Stepping) 等等。

赫芬頓在聲明中表示,「Uber14 條文化價值觀中的許多都有良好的用意,但已經被武器化。這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今年 1 月加盟Uber的首席人力資源官梁妮-霍恩塞(Liane Hornsey)表示,公司將會進行改革。Uber正著眼於改變人力資源操作慣例,以及員工的日常生活。這其中包括向員工提供更具彈性的時間、獲得晉陞更為明確地指導方針、修改的績效審查程序等等。霍恩塞在聲明中稱,公司希望「確保過去的錯誤不會重複出現。雖然變化不會在一夜間完成,但我們承諾在員工、司機和乘客中重塑信任。」

轉載文章請附上來源:Uber創始人卡蘭尼克辭去CEO職務 – 科技空間 TechRoo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