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董事會 選了一位新「司機」

  錢童心

  [正是科斯羅薩西的低調,與Uber前任CEO、創始人卡蘭尼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成為科斯羅薩西最大的競爭力。卡蘭尼克被迫辭職后,外界期待一個能夠徹底改變Uber企業形象的領導者出現]

  Uber用整個夏天物色CEO的努力,終於有了結果。

  經過Uber董事會三天的開會博弈,UberCEO的最終人選浮出水面。出人意料的是,最終選定的CEO既不是GE的前CEO伊梅爾特,也不是Benchmark力推的HP女掌門人惠特曼,而是一匹神秘的黑馬——在線旅遊公司Expedia的CEO兼總裁達拉·科斯羅薩西(DaraKhosrowshahi,下稱「科斯羅薩西」)。

  這也意味著,Uber「無人駕駛」的過渡期即將終結,但公司的內亂一時可能還過不去。

  謙卑的「溫和派」

  這一決定是當地時間上周日晚做出的,由董事會8位成員投票選出,但是目前官方尚未宣布Uber新任CEO人選。

  WorldEmployeeExperienceInstitute(WEEI)創始人BenWhitter(下稱「本維特」)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Uber第一時間向員工通報了選定ExpediaCEO科斯羅薩西擔任UberCEO的消息,如果科斯羅薩西接受,那麼Uber將擁有一位能夠帶領公司度過順境和逆境的難得的領導。」

  本維特向第一財經記者透露,科斯羅薩西在Expedia員工當中具有很高的威望,頗受好評。「這對於目前的Uber而言至關重要,Uber急需一位具有超強領導力的人來保證公司長遠、可持續地發展。」本維特說道。在他看來,科斯羅薩西很可能選擇臨危受命,幫助Uber渡過難關。

  現年48歲的科斯羅薩西是伊朗裔美國人。他被選上UberCEO的消息令很多人倍感意外。此前媒體聚焦的兩大核心競爭者是來自GE公司的前CEO伊梅爾特和HP的女掌門人惠特曼。沒有任何人猜出第三個競爭者,這個秘密也直到上周日晚上投票的最後一刻才揭開面紗。就連科斯羅薩西的親人和朋友也都對這一結果不知情。

  科斯羅薩西為人低調,在矽谷非常受尊重。過去12年中,他把Expedia的業務從一家21億美元的在線旅遊公司做到2005年年預訂量達到150億美元的OTA巨頭。2016年,公司年預訂量已突破724億美元,年收入達87億美元,並將觸角伸向了世界上超過60個國家。在Expedia還未從旅遊公司IAC(InterActiveCorp)拆分的時候,科斯羅薩西曾擔任IAC首席財務官長達7年。他還於兩年前加入了Expedia的董事會。Expedia目前是全球第三大在線旅遊公司,僅次於Priceline和攜程。

  路透中國前主席DavidSchlesinger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在Uber經歷了那麼多不可思議的爭議和醜聞后,我不會對任何決定感到意外了。選擇科斯羅薩西,將會是Uber的一段非常有意思的『旅程』。當務之急是要建立起公司公平、包容、道德而且創新的發展途徑。」

  作為一名伊朗裔的網際網路公司高管,科斯羅薩西曾堅決反對特朗普針對穆斯林國家後裔的「旅行禁令」。針對科斯羅薩西的伊朗裔身份,Schlesinger說道:「國別種族都不是問題,關鍵是領導者的性格、能力、決心以及想象力有多大。」

  科斯羅薩西在伊朗的小學同學、創業者和科技投資人AliPartovi在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時表示:「在我的人生中,每當我面臨巨大壓力,需要做出決策時,我就會站在達拉(科斯羅薩西)的立場上想一想,他會怎麼做。他成熟的思想和行為是我一貫的榜樣。他是我遇到的最為謙卑的人,就是恨不得給你跪下來的那種謙卑。」

  第一財經記者查閱了科斯羅薩西在LinkedIn上的簡歷顯示,2015年後,他幾乎沒有留下任何蹤跡,可以說是社交媒體上非常低調的人。

  正是科斯羅薩西的低調,與Uber前任CEO、創始人卡蘭尼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成為科斯羅薩西最大的競爭力。卡蘭尼克被迫辭職后,外界期待一個能夠徹底改變Uber企業形象的領導者出現。

  重大併購的推動者

  科斯羅薩西的第二大財富是在競爭異常激烈的在線旅遊市場上,帶領Expedia完成多筆重大的併購交易,包括收購眾多消費品牌,比如酒店票務預訂網站Travelocity、Orbitz,以及短租網站HomeAway。Expedia還曾通過收購藝龍進軍中國市場,雖然這項交易幾年後以失敗告終。

  在線旅遊市場也正在向共享經濟方向轉型,科斯羅薩西在網際網路旅遊行業的成功經歷暗示了他有足夠的領導力帶領Uber在激烈的共享打車市場上佔領市場。

  Uber在美國面臨著最大的競爭對手Lyft的挑戰。近期,隨著東南亞市場共享出行公司獲得大筆投資,迅速崛起,Uber在這些新興市場上也開始面臨激烈的競爭,比如中國的滴滴打車和新加坡的Grab,兩者均得到了軟銀集團和阿里巴巴的投資。

  依靠「併購模式」來推進國際化布局是近幾年來Expedia採取的重要戰略。科斯羅薩西曾表示:「公司向來是通過併購推動快速增長的,只要併購目標有利於公司的有機增長,我和其他高管都會支持。」

  Expedia的全球品牌陣容強大,包括Expedia.com、Hotels.com、ExpediaAffiliateNetwork(EAN)、Trivago、HomeAway(旗下包括VRBO、VacationRentals.com、BedandBreakfast.com等品牌)、Egencia、Orbitz、SilverRailTechnologies等十幾個品牌。

  科斯羅薩西曾在今年2月公布2016年年報時表示,酒店搜索比價網站Trivago、度假租賃平台HomeAway和商旅管理平台Egencia三大板塊今年將迎來較大發展機遇。

  Expedia於2015年年底完成對HomeAway的收購,這項收購幫助其佔據短租市場的重要份額,從而應對Airbnb等新興平台的挑戰。根據Expedia上個月公布的二季度財報,HomeAway預訂量同比增長45%,營收同比增長31%,是繼Expedia核心OTA(在線旅遊)業務和酒店搜索比價網站Trivago之後增長最快的業務。Trivago已於去年年底單獨上市。

  Expedia的收購仍在進行。今年5月11日,Expedia宣布收購火車票零售和經銷平台SilverRailTechnologies大多數股權。兩家公司於2015年11月建立了戰略合作夥伴關係。這項交易將幫助Expedia拓展火車票預訂市場。此外,SilverRailTechnologies可能在今後幾年IPO,成為Trivago之後第二家上市的公司。

  今年7月27日,Expedia又宣布對東南亞領先的在線旅遊公司Traveloka投資3.5億美元,獲得後者少數股權,雙方將深化全球酒店供應領域的合作。

  全球收購戰略也幫助Expedia實現了強勁的海外業務的增長。根據公司第二季度財報,Expedia的海外預訂總額為81億美元,佔全球預訂總量的36%,該季度的海外預訂總額同比增長16%,而美國國內預訂總額同比僅增長11%。

  儘管2016年Expedia的整體表現並不出色,但公司股價表現強勁。目前股價比起兩年前接近翻番。今年以來,Expedia股價就上漲超過30%。

  特別值得強調的是,Expedia敢於收購,也勇於拋棄。公司在2004年收購TripAdvisor后,於2011年又將TripAdvisor剝離。事實證明這一商業決策是非常正確的,後者的股價表現已經從2014年90美元的頂峰,滑落到目前40美元的水平。

  從無人駕駛到OTA

  擅長併購和海外擴張的科斯羅薩西是否會把這種激進的策略用在Uber身上?專家認為這可能會是Uber中長期考慮的,但當務之急仍是迅速重建投資者信心,留住用戶。

  高風諮詢董事總經理羅威(BillRusso)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Expedia和Uber儘管同屬出行領域,但從表面上來看似乎並沒有很高的協同性。Uber最多可以算作是出行服務的『最後一公里』。」但是他認為,憑藉Expedia二十多年積累起來的生態系統,Uber可能將獲得它最需要的數字化平台。

  「美國的共享打車平台,無論是Uber還是Lyft都是單兵作戰,不像中國的滴滴背後是阿里巴巴和騰訊兩大主要數字化生態系統作為靠山。」羅威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這嚴重影響了Uber的變現能力。未來依靠與Expedia這樣的更加廣泛的生態圈的合作,Uber的想象空間會被進一步打開。」

  一位曾供職於共享經濟領域的業內觀察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以科斯羅薩西的方式,Uber未來可能會開啟大規模的併購,但是投資人能夠給到他多大的權力,就很難說了。」他還表示,選擇科斯羅薩西作為CEO,或許意味著Uber在戰略方向上的重大調整。

  「我們一直認為Uber目前著力的可能不只是專車領域,也不僅僅是其他附加的服務,而是未來的無人駕駛等新興技術。」這位業內人士表示,「但現在科斯羅薩西的任命,或許意味著這一方向出現了偏離,Uber可能更傾向於做一家OTA類型的公司。」

  他舉例稱,未來在Expedia上訂了機票和酒店,或者在TripAdvisor上面查了餐廳,都可以通過Uber來運載用戶。目前Uber已經開始利用現有的用戶網路,進入到送餐以及運輸服務領域。

  根據科斯羅薩西的簡歷,他是在美國頂級私立大學、常春藤聯盟之一的布朗大學(BrownUniversity)電子工程系就讀本科,因此具備自動駕駛技術的專業背景。

  「雖然科斯羅薩西擁有工科的學術背景,但是從他在Expedia的經歷來看,他主要從事的是運營和投資,技術端並未看到明顯的變革。」上述業內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如果Uber要做無人駕駛,Expedia的收購擴張的方式可能並不適合,大公司才適合採取併購的戰略,Uber還一直在虧錢。」

  不過Uber去年8月曾花了6.8億美元收購了創立不足一年的自動駕駛卡車公司Otto,當時堪稱「天價」。不過,後來因為Otto的創始人被起訴從谷歌Waymo偷走了自動駕駛技術,這起收購也成為Uber和谷歌官司的禍根,卡蘭尼克最終吞下了自己釀的惡果。

  該業內人士還分析稱,如果Uber真的在意短期盈利的話,那麼Uber+OTA的模式比起「燒錢」的無人駕駛技術而言,變現更快。這也符合投資人的訴求。Uber目前以700億美元的估值,成為全球最大的獨角獸公司,公司計劃將於未來一兩年內上市。

  Uber的挑戰

  當然,現階段無論誰接手Uber,面對的都是一個「爛攤子」,科斯羅薩西也不例外,他無疑要接受現實世界的巨大挑戰。

  眼前直接可見的困難是如何處理董事會的爭鬥。目前Uber董事會各自為政,互相起訴。此前三位UberCEO候選人中的另外兩位——GE公司的伊梅爾特和HP的女掌門人惠特曼背後都站著代表自身利益的集團。

  力挺卡蘭尼克的一派還極力希望卡蘭尼克回歸,或者傾向於讓伊梅爾特成為卡蘭尼克的繼任者;另一派力挺惠特曼的大股東Benchmark,他們更有可能是在利用惠特曼作為談判的籌碼,來施壓其他投資者,迅速選出一位自己相對容易控制的CEO,從而對卡蘭尼克的回歸形成牽制。而科斯羅薩西作為理想的溫和派,很適合擔任這一角色。

  惠特曼是Uber的投資人之一。儘管惠特曼多次表示她無意出任UberCEO,但在最後一刻仍在與Uber董事會成員遙控開會,她的擔憂是董事會無法保證內部鬥爭立刻終結,也無法保證卡蘭尼克不會成為董事會主席。

  就在董事會投票選舉CEO前,董事會鬥爭再度升級。由Uber投資人、SherpaCapital的ShervinPishevar主導的投資人對Benchmark提出起訴,稱Benchmark企圖操控CEO人選。此前,Benchmark對卡蘭尼克提起訴訟,引起支持卡蘭尼克投資人的集體反抗。

  Uber目前仍然處於「無人駕駛」的現狀。公司CFO、CMO、COO的職位全部空缺,僅由14人組成的中層領導層來進行決策。科斯羅薩西上位后,需要把這些職位一一填補完整。

  科斯羅薩西短期還將面臨一些問題,法律問題尤其棘手。根據Benchmark此前在給Uber員工信中的暗示,Uber內部的醜聞遠不止已經曝光出來的那些。在今年6月公布的Uber調查報告中,法官提出了47條建議,其中包括建立董事會監視委員會,重寫Uber文化價值規章,減少在公司聚會上的酒精攝入,以及阻止員工和老闆之間的親密關係等。

  其他的挑戰包括如何治理公司文化,扭轉公司破損的形象,以及如何緩解和司機的緊張關係,並幫助這家連年虧損的公司儘早實現盈利。

  「在這種關鍵時刻,尤其是董事會內部極度不合作,還要面對前任CEO不斷做出回歸暗示的情況下,要做出一位CEO的任命難度可見一斑。」華爾街IPO資深分析師、ClassV集團創始合伙人LiseBuyer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她說道,越是經驗豐富、越是資深的候選人,越不願意在這個「爛攤子」被收拾乾淨之前,擔任這份工作。所以呈現在科斯羅薩西面前的機會很大,當然他要面對的道路也是極其坎坷的。

  儘管公司管理一片狼藉,但Uber第二季度虧損進一步收窄14%,訂單數量反而比一年前增長150%,訂單金額增長17%至87億美元,Uber的凈營收也由去年同期的8億美元增長至17.5億美元,實現翻番。截至第二季度末,Uber持有現金66億美元。

  Uber目前的估值達到700億美元,是全球估值最高的獨角獸。不過,8月23日有4隻對沖基金減計Uber股票價值,最高減計幅度達到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