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Roomage

UC創始人何小鵬出任小鵬汽車董事長:要找融資、搭班子

0 1

8月29日下午消息,UC聯合創始人何小鵬今日宣布加入新能源互聯網汽車公司小鵬汽車,並出任公司董事長。何小鵬表示,進入小鵬汽車后要做四件事:找融資,搭班子,交流學習,與團隊共同做品牌和營銷。

小鵬汽車成立於2014年,投資人包括UC創始人何小鵬、歡聚時代創始人李學凌等。創始人夏珩畢業於清華大學汽車工程系,是原廣汽新能源中心控制科科長,主導廣汽新能源汽車及智能汽車控制系統技術開發。

2004年,何小鵬作為聯合創始人創立UC優視,2014年6月,UC優視整體併入阿里巴巴集團,此次併購創造了中國互聯網史上最大的併購整合,何小鵬先後出任阿里移動事業群總裁、阿里遊戲董事長等職位。同年,何小鵬聯合互聯網企業高管共同投資創立小鵬汽車。2017年8月22日,何小鵬先離開阿里巴巴,如今加入小鵬汽車。

UC創始人何小鵬出任小鵬汽車董事長:要找融資、搭班子

何小鵬在小鵬汽車全員大會上表示,他在離開阿里巴巴時,與阿里巴巴CEO張勇有過兩次交談。張勇問他是真心的嗎,能做多久?何小鵬說起碼十年,期待和大家一起奮鬥十年。「我覺得人一定要折騰,而且我們的這個折騰是非常有趣味的折騰。我們會經歷0到1,1到10,10到100,甚至將來100到1000,這才是讓我們很澎湃的事情。」

「期待在未來,能夠在小鵬汽車,能夠跟大家,不管大家那時候是在小鵬汽車,還是已經退休,是一個老頭,或者是一個老太太,吹牛說『在大街上跑的車都是我們造的,是我們從0到1做出來的』。」

小鵬汽車總裁夏珩代表團隊對何小鵬的加入表達了最熱烈的歡迎:「何小鵬先生身為團隊核心投資人,自企業創始之初,便以其在中國互聯網行業的重要影響力,為企業奠基打下深厚基礎。」

小鵬汽車於2015年初開始進入造型及整車研發階段。2016年9月,小鵬汽車在北京發布Beta版樣車。今年2月首台試製車輛下線,同步開始進行車輛試製及試驗工作,目前已生產的一百多台試製車輛通過了測試,並於今年七月完成產品公告測試,成為國內首家拿到產品公告的互聯網汽車企業。

目前小鵬汽車已擁有包括實驗室、研發室、造型設計中心等功能的大型研發設計中心,同時,總面積達25000平方米的試製實驗中心正在加速建設中。2017年5月,小鵬汽車百億級整車生產基地落戶廣東肇慶高新區。2017年6月,小鵬汽車獲得由神州優車公司發起成立的優車產業基金領投的22億元A輪融資。至此,小鵬汽車已經完成從研發到生產、銷售以及售後的完整布局。

以下是何小鵬的內部演講原文:

我先回顧一下為什麼我選擇做這件事。大家要知道,喜歡一個東西,不一定要去做這件事情。我相信這裡面有很多人都是美食家,很多人都喜歡吃東西,包括我。但是做一家好的餐館是很難的。很多的同學,包括Henry都跟我說過,每一個男人的最終夢想都是做一輛好車,喜歡一輛車跟做出一輛好車是不一樣的。在今年的2月份,我印象深刻的是,我的兒子,我的小朋友出世,第一時間,第一次我抱著他,然後我接到了一個電話。一看是有一個哥們,我心裡想,接起來,禮貌的說我現在有事,就把他回絕。但是一拿起電話,哥們就一直的說,智能出行一定是未來,趕緊衝進來。

那次之前,在過去的3年裡,其實有非常多人都問過我,都挑戰過我。但是在那一次給我的印象最深刻。我相信這裡面很多人都有自己的小朋友,大家自己創立的企業就是自己的小朋友。在那一刻,我想到一個問題,就是如果他長大以後,問爸爸是幹什麼的?我不知道。在他問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在幹什麼,也許退休了,也許在做基金,也許還在過去的公司裡面繼續奮鬥,我覺得都有可能。我跟大家分享一個故事,我做UC的時候,當時有一個創業合作夥伴,叫朱順炎,他說了一句話讓我這麼多年都印象深刻的話,創業就是讓我們年紀大的時候,退休的時候有多幾件可以吹牛的事情。這是一個非常樸實,但是也非常真實的創業者的想法。我也期待在未來,能夠在小鵬汽車,能夠跟大家,不管大家那時候是在小鵬汽車,還是已經退休,是一個老頭,或者是一個老太太,吹牛說:「在大街上跑的車都是我們造的,是我們從0到1做出來的。」

中國有很多的互聯網創業者在做不同方面的創業,他們很多人都做得很棒。但是,中國只有很少的創業者選擇一條又重、又難、周期又長的道路;中國很少有創業者會選擇大型、這麼大的產品、這麼大的一個不同的東西。但總要有人選擇。這是給我們新一代企業家,給我們新一代創業者的一個巨大的挑戰,它需要很多的錢,需要非常多的人,它需要很大的勇氣,它需要很好的運氣。

我覺得這是我們的責任,我們真的需要做一些事情,讓我們自己,讓我們周邊的同學、兄弟姐妹們,甚至讓中國更多的人看到我們的東西。在過去的創業歷程中,我們讓每個月有4億多人使用我們的產品。我相信,在未來,因為我們的產品更大,我們的產品跟生活的聯繫更緊密,我們能夠影響更多的人和影響更多的生活。有多少同學玩過蹦極?我在創業做第一家公司的時候,我們在白雲山蹦極,那個時候我還比較青春,現在也還是挺青春的。那個時候我們說,如果誰敢去蹦極,公司出錢,然後女生全部上去了,男生在後面鼓掌。我相信,的確就是這樣子,你看起來很美妙,但是當你走上那個蹦極台的時候,當你把繩索綁起來的時候,會很緊張,流汗。我覺得,當我真正的從猶豫到決定的時候,我有同樣的焦慮感和畏懼感,因為看到了很多要解決的問題。我們的電池怎麼辦?假如我們做到了400萬的時候,所有的電池都滿足不了我們一家的需求,更何況這個市場非常的大。

我們會看到汽車領域有很多的競爭對手,他們有各種各樣的優勢和長處,我們如何面對競爭?我們看到,在全球,消費品牌,在電子電器方面,很難有一家公司能夠20年長盛不衰,我們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在變化萬千的世界里,我們如何建立優勢,將來形成我們的壁壘?我說老實話,這是巨大的畏懼、巨大的焦慮。在那一刻,就像站在蹦極台,從下面被忽悠到上面的那一刻,你會有巨大的焦慮。但是我相信,我從心理上,跳下去了。

所以,我今天來到這裡跟大家一起,我也相信,大家就像蹦極裡面的選手,走上去,帶好安全帶,勇敢的一躍。我相信這在未來的十年、二十年,在將來我們老的時候,能夠給我們帶來巨大的成就,我們要做出非常不錯,我期待是極其成功的企業。所以這一刻,我也是非常的開心。我跟我的朋友聊下一站的時候,他們用一句話形容我,「感覺我的眼睛在發光」,是的,我真的感覺我的眼睛在發光。因為我覺得這是巨大的挑戰,它要把我過去的資源、人脈,把我很多的東西全部要賭上去,但是我有巨大的信心,因為終於能夠跟大家做不同的事情,能夠改變更多人的生活。

在我離開阿里巴巴的時候,我跟張勇有兩次交談。其中他問了我一個問題,他說「小鵬,你是真心的嗎?你會做多久?」我說起碼十年,我期待跟大家一起拼搏奮鬥十年。人生沒有多少個十年,在座的很多同學比我要年輕很多,我可能是這裡最老的哥們之一,但是我們從心態上都很年輕。我們都自己知道,如果是一個電器,比如說廣州有回南天,回南天的電器不開,這個電器很快就開不了,如果在現在我們有一個年輕心態的時候,我們不去折騰,我覺得我們就真心的會從思想上先老,然後再到身體變老。所以我覺得人一定要折騰,而且我們的這個折騰是非常有趣味的折騰。我們會經歷0到1,1到10,10到100,甚至將來100到1000,這才是讓我們很澎湃的事情。

我剛才跟大家分享了在過去幾個月我的心路歷程,我從站在外面跟大家鼓掌,到衝進來跟大家並肩作戰的過程。

第二個,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怎麼看未來的小鵬汽車。我跟Henry很早就討論這個話題,如果我來跟大家一起作戰,我的目標,肯定要比之前的小鵬汽車的目標要更大,要大很多、很多。但是,它的失敗概率基本上是一樣的,因為你的期望低,失敗概率是那個數,你的期望高,失敗的概率還是那個數。

那麼,小鵬汽車的第一步是要做什麼?我覺得,我們最重要的第一大步,是要做一個好的互聯網電動車。什麼是好車?這是第一個問題。我記得我第一次見Henry,第一次去開他生產的車的時候,我在猶豫,我上不上去?我當時問了他一個問題,我說你開過好車沒有?他說他開過。然後旁邊的幾個同學都說開過。後來我發現這個答案是對的,也是錯的,他開過,但是他只開了一會兒,他算沒有開過。我們要真心的去開不同的車,從不同的產品體驗去看不同的產品,把市面上能夠想得出來的,甚至想不出來的車,他們都有各自的優點和各自的性格,都去體驗。未來我們在廣州和北京要買更多、幾十台、上百台更好的車能夠讓大家體驗。所以我說好是大家心理的感覺。

某些時候,可能你平常開20萬的車,也有可能開30萬的,也有可能開100萬的,但是你對好車的評價標準是不一樣的。所以我希望能夠讓大家接觸更多不同層次、不同種類、不同品牌的好車。首先,得讓每一個同學把好的標準在心裡提高到比大家原來所做的期望高很多的點。那麼,我再回到一個現實的問題,傳統的汽車公司,我覺得在中國,中國在過去的20年、30年,有非常多的汽車人做了非常多不錯的車。我是一個後來者,非常佩服他,這是從零到一的過程,在座的很多同學都是來自於傳統車企。但是,我想提一個問題,為什麼在中國的車型裡面,沒有出現像阿里巴巴、沒有出現像騰訊、沒有出現像華為這樣的企業?

我覺得可能有非常多的原因。我覺得一定不是人的問題。原來我學計算機,覺得華工、中大是不錯的,但是來到了汽車,發現清華只是及格線。這些問題和原因,都是我們在未來,我期待要去解決的。

第一個,基因。

我非常注重一家公司的文化跟基因,非常、非常注重。文化跟基因最簡單的講就是我們身上的味道。你乾淨,大家都乾淨;你喜歡罵人,所以很多人也喜歡罵人;你喜歡浪費,所以很多人都會去浪費;你很拼搏,所以大家都會跟你一樣會拼搏。文化就是我們身上的味道,就是老同學給新同學流淌出來的味道。簡單就是我期望小鵬汽車人的第一個味道。

另外一個基因,我們需要有新的思維,我們需要有不同的思想,我希望我們有一個跨界的大陸,這裡面有互聯網的人,比如說像我,這裡面有汽車人,也有來自於資本市場的人,也有來自於傳統行業的人,這裡面應該有不同的人的思維在這裡面。它不應該只是計劃經濟,不應該只是以銷售為導向。經常有人跟我說定位,在車的領域,首先是怎麼賣,因為怎麼賣,所以我要知道以什麼成本來做,怎麼打動他。我們的定位有很多的時候,它會束縛了我們的思維。所以小鵬汽車一定、一定要打造一個跟傳統汽車和普通的互聯網公司組合的基因。我相信在中國,包括在全球,一定是組合的新的基因團隊,才有可能改變這個市場,才有可能改變我們這個世界。

第二個,如何快速迭代。

這也是我和Henry最開始提到的。迭代的一個角度是效率,另一個角度是數據。因為我們快跑,所以別人3年做的事情,我們2年做完;別人10年做的事情,我們甚至4年就能夠做完。因為迭代,我們知道了用戶喜歡什麼和不喜歡什麼,我們知道了一個用戶的需求,但是他們的共性是什麼?我們如何通過數據找到他們?我們如何讓數據指導我們,讓理性駕馭感性,這都是迭代能夠做到的,迭代的價值是非常之大的。在傳統車企,迭代不是這麼的容易。但是,很多的時候,我們又會看到互聯網人的迭代和傳統汽車的迭代不能完全一致。

我在3年前,包括2年前,包括去年,我都認為互聯網人去干汽車,99%會死掉,這是我的真心話。所以互聯網人一定要虛心的向汽車人,向跨界的人,向傳統行業的人學習。我們要向汽車人學習,硬體該怎麼做,該怎麼設計,該怎麼生產,該怎麼規模化,該怎麼保障品質,我們的迭代在哪些流程能夠放進來,哪些流程不能放進來,跨界裡面怎麼融合?這也是我們必須要解決的問題。否則的話為了迭代而迭代,為了互聯網而製造,這都是不科學的。我相信在未來,我們還會有很多的新同學加進來,我們要打造一個全新的基因,能夠做出新迭代的公司,而不是在傳統的互聯網迭代去走,一定要結合硬體迭代。

第三個,傳統公司在中國很難做一輛好車的原因是模式有很多的問題。一是設計一台車的起因就錯了;二是賺錢的方法不一定是對的,這麼多年都是靠賣車賺錢,三是激勵大家的方法是錯的,以前是少犯錯就是對,能夠往上晉陞就是對。未來的小鵬汽車在這些方面都會不一樣。我相信我們能夠比他們做得更好,但是我也相信,我們在這個過程中也會碰到非常多的困難。所以我想跟大家說的非常重要的點是,我們未來會成什麼樣,我們未來的體系是什麼樣?我們未來會變得多快速?一定不是頭的問題,一定是腰的問題,是整個軀幹的問題。我們一起看到很多的問題,我們一起嘗試去改變,而不是說這是誰該去解決的問題,所以模式上的改變,我相信我能夠跟大家一起進來,一起來做很多的事情。

第四個,是超級產品經理,雷軍就是小米的超級產品經理。在未來,我們這裡會有數個,甚至將來我希望有十幾個,既懂汽車、又懂供應鏈,既懂設計、又懂運營等等的超級產品經理。在傳統的汽車廠里,沒有真正這樣的人,也沒有這樣的平台給大家這樣的機會。我相信在未來,中國一定會有非常好的在汽車、在出行領域的超級產品經理。

效率問題、模式問題、整個產品的設計思維的問題,我相信這不是它全部的問題,但是起碼是現在我所看到的,以及小鵬要去做的事情。再回到剛剛我講的第一個,我對大家的期望,我們要做一個好的、互聯網的電動車。

現在非常多的小型硬體不用了,有非常多的硬體被取代了,比如計算器、手錶、照相機,最大的取代是把電腦給幹掉了。沒有移動的個人終端就不會有移動支付,沒有移動的個人終端加移動支付,今天就不會出現像共享電車這樣的公司,這些根本就不可能出現。科技正在推動未來,汽車將來會取代什麼?汽車將來會取代什麼樣的能力和服務?今天是2017年,也許我們今天都想象不到。但是在2022年,我覺得大家就會看到端倪,在2027年,我們在一起的時候,大家就會看到它真正取代的時候,它真正改變的時候。我覺得這是非常值得我們去做的事情。

我想說的是我們要看到未來的不同,我的要求是我們要做成高品質的、安全的、有質量的好車。但是,我們一定要知道,我們的優勢在未來肯定是互聯網、黑科技、智能。這才是我們將來最重要的優勢。這才是我們將來形成技術壁壘最大的價值。所以,我想說的第一個,我們要做好的互聯網的電動車,但是如果只做這個,我可能就不來了。我期望我們的第二大步是要做到更大,要有更強的想象力,我期望我們第二要做不一樣的交通工具,我們要用不一樣的組織方式去運營這些交通工具,我們要帶給社會不一樣的出行的生活方式,今天我們看到了現在有非常多的問題。

說到出行,來到小鵬汽車,很多同學因為出行的問題,選擇了居住在這裡,出行的問題在所有的大城市都有。今天,我們看到了一個很明顯的現象,就是霧霾。霧霾跟汽車的污染到底有多大?我不是專家,不能給出準確的定義,但是我覺得一定非常的大。如果天氣很糟糕,人眼也看不清楚,怎麼開自動駕駛?我們看到了一個問題,也許我們這一代人,能夠把中國霧霾的問題給緩解。

第三個,我們看到了一個問題,在過去,我們的爸爸媽媽的時代,擁有一台車很厲害,擁有一台車,起碼擁有10年的時間,但是今天,擁有一台車的時間周期越來越短。我相信有一個趨勢,將來一個人擁有一台車的時間,一定會從過去的十年到今天的3到5年,到未來的1到2年,甚至十分鐘,或者是100分鐘,這絕對是一個趨勢,在這個趨勢範圍內,有巨大的新的機會。

再比如說,今天所有人製造的車,都是考慮這輛車賣給人,所以這車是私有資產,車子很多情況下是可以借的。但現在很多人把車從資產逐步的、逐步的變成一個公產。我相信這個趨勢在未來的5年就能夠看到,而且這個趨勢很有可能是小鵬做。為什麼沒有人設計一檯面向公有的汽車?在小型車領域,非常少的人做這件事情。這是我們第二大步的使命感,這也是我對大家的期望這也是我對自己的期望。

我給大家舉一個場景,舉一個例子。也許在幾年後,小鵬的同學本,會做出一台不用人開的車,它行使在有限的場景裡面,它的速度比較慢,可能60公里以下,可以用手機APP,甚至用人臉識別,說要到公元前,它就到公元前了,然後公元前的另外一個人就上車了,你根本不需要擁有這輛車,這輛車非常的安全,因為不需要考慮高速的碰撞,需要更多的考慮如何保護裡面的人和外面的人,考慮如何在異常的情況下雲端處理這輛車,考慮性價比如何做更高,沒有人想這件事情,我們會想,沒有人會做這件事情,我們會去做。

所以我相信在新的出行領域,我們擁有製造的能力,我們擁有設計的能力,我們擁有互聯網的能力,我們擁有人工智慧的能力,我們擁有雲端的能我們擁有運營的能力,我們可以嘗試去改變這件事情。這是小鵬汽車,對於未來來看,我們要做的事情。

今天不只一個人做這件事情。首先,小鵬汽車的未來一定充滿趣味性和想象力,如果我在的時候,我可以保證,因為我不光是想,因為空想誰都會,最重要的是有能力去做、去分解。所以我一直思考我們的第一大步,第二大步,甚至遠景的未來,我們需要多少人,需要多少錢,需要把那些基礎先走紮實,才能走下一步。

前幾天我和車和家的李想聊天,聊得很開心。未來的五年到十年,他跟我的夢想是一樣,但是我們用的是不同的出行工具。我們希望天是藍的,我們希望我們的爸爸媽媽在高峰期能夠很方便的出行,雖然車多,但是不擁擠,而且很安全,我們期望我們能夠改造,我們能夠創造這樣的一個社會。

所以,我真心的覺得,今天,已經到了車改變馬車的時代的那個時代,我們將來一定會能創造一些東西,去改變今天的汽車時代,這是我的夢想,這需要很長的時間,所以這也是我來這裡想跟大家一起去分享和大家一起做的事情。

最後我還想講兩個大塊,第一個部分是我進來想做什麼。我進來先主要跟大家做4件事情:

第一是幫大家找錢融資。我覺得今年內我們的目標是差不多接近50億的開始。我覺得非常開心的告訴大家,很有可能超過,我們現在已經砍掉我們一些投資者的額度,我們非常感謝他們支持我們,但是今年我們達到這個前就足夠了。我們希望明年後年有超過200億元現金,我們未來兩三年要拿到非常多的前,才有可能布很大的局。

第二件事情最重要的是搭班子,今天小鵬汽車最大的問題是組織太不全面,如果我是一個拳頭的話,如果一個公司是一個拳頭的話,今天可能就只有兩個指頭,還有很多的指頭還沒有。在明年的年底,我期望我們在廣州,在矽谷,在北京有達到1500人,而且是不包括工人,不包括製造工人。在下一年,2019年,我期望我們在上一年,在UC裡面,我從17個人走到3千人,我差不多花了十年的時間,但是在未來,我們可能在兩年,多一點點的時間,我們就期望能夠做到這點,這對我們的組織,我們的文化,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因為我們要做非常多的事情,從製造,到出行,從電池到充電,甚至還有很多其他的事情,大家一定會看到小鵬汽車未來這個局會越來越大。所以組織上是我現在最大的挑戰和困難。再次我也懇請大家,一定要記得一點,把你最好的、最優秀的兄弟、同學、同事都挖過來,趕緊,越往後的人爬得越慢,我們一共花5年的時間,60個月的時間,做到3千人的規模,在研發團隊。能夠把零到一走完,這是一個非常巨大的挑戰。所以,在人的方面,也是我特別有壓力的事情。

第三件事情,跟很多同學交流學習,學習如何成為一個超級產品經理,在某些領域我可能比大家了解,但是有非常多的領域我都不如大家我也相信大家一定要抱有這種心態,你周邊的人,你一定要相信他他的身上一定有比你強的點。與人為善,向他學習,你自己才能不斷的成長。你向越多人學習,你才能成長得越快,你向越高段位的人學習你才能變得更強。

第四件事情,我會配合這裡的很多同學一起開始做品牌,做營銷。作為一個企業,我們在將來會建立一個巨大的PR、GR運行團隊。

最後,我想說一下,我對於將來公司文化體系4個方面的,這個不是期望,是要求。

第一個是簡單。簡單做人,簡單做事,我不歡迎有能力但是拉幫結派的,我不歡迎對人不對事的人,我不歡迎講了5句話,沒有一句話是重點的人,這是我在過去這麼多年,我從學生到創業,我一直堅定的一個事情。我一直非常確認的文化,所以,在內部,沒有總,叫我叫小鵬,這是非常明確的。我們一定要簡單做事,簡單做人,簡單、陽光,這是我們在將來的最重要的,也是第一條的我的要求。

第二條,我想說的是追求效率。剛才我講的迭代就是追求效率。我在追求效率上的點遠比大家想象的作。在我的過去,我會幫助大家設計工位,降低大家走到廁所的時間。還有多買一條內存,只花幾百塊錢,但是能夠讓大家每天打開的速度快幾秒鐘,這個前,一下子就賺回來沒有必要卡這些成本。所有的工作流程,所有的辦公工具,包括為什麼我想讓大家有更高的效率,我寧願多花錢,我寧願多花不少的錢,要讓大家節省時間。所以,我的走路很快,吃飯很快,說話很快我不喜歡廢話,我喜歡乾淨利落。所以追求效率是我在骨子裡面的事情,表面到穀子裡面的精神,一種文化,我覺得追求效率是我的第二個要求。

第三個,這次在UC過去一直做的,志同道合,分享成功。這裡面是兩句話,志同道合就是要一起有一個夢想,一起有一個味道,所以我之前招聘的時候,我會問汽車的通用問題,自己開不開車,不開車的都不要。如果將來不愛自己的公司,不愛自己的崗位,出去說誰誰誰更好,我歡迎他說誰更好,但是我們的目的是作出更好的東西,或者說在我們這樣的環境裡面最好的東西,最適合的東西。所以如果不是志同道合的,我們不歡迎,我們不歡迎有能力的灰狼,我們不歡迎他們,我們期望是簡單的,跟我們味道是一樣,喜愛這個方向,將來我們也一定分享成功。在過去這麼年裡面,我大部分在分享成功上,我都說到做到。所以,志同道合、分享成功,這也是我們不光要說,我們一定要做,不光在文化上要建,在體系上也要建,所以我們的股票分享機制,我們的現金分享機制,部分的該有的福利,我們一定會去思考。我想象在座的可能有一些人都有了車、房、女人,但是,老婆不能換,其他都可以換更好的,這是我們的目標。

第四點,最後的一個文化的體系,我的期望就是有自己的價值觀。其中第一條就是不貪污。我相信小鵬汽車將來是一家千億甚至是萬億的公司,我們絕不允許貪腐現象的出現,希望同學們對自己有更高的要求。做正確的事,做正直的、不尋常的人。

前面跟大家做了非常長的分享,我想說的最後一句,最後的十年,我期望跟大家一起做不一定的產品,創造不一樣的產品,改變更多的生活。我們新的啟程,我們一起共同征程,謝謝大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