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KID不到4年5輪融資 預計年收入50億:還被騰訊投資

  宣布D輪融資的同時,VIPKID的新版圖也浮出水面。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郭朝飛  編輯|馬吉英

  「一年之後要成為VIPKID的股東。」 華興資本創始人兼CEO包凡說。

  8月23日,在線1對1少兒英語教育公司VIPKID宣布完成由紅杉資本領投的D輪融資,總額2億美元,其中騰訊戰略投資,雲鋒基金、經緯創投、真格基金、ZTwo Capital等跟投。包凡與VIPKID的幾位投資人一同出現在台上,發現只有自己是「打醬油的」,於是定下了投資VIPKID的「小目標」。

  投資人和米雯娟笑了,米是VIPKID創始人兼CEO。

  VIPKID成立於2013年10月,通過在線1對1的方式將北美老師與中國學生連接起來,進行英語教學。起初,家長和其他投資人都不買賬,甚至求職員工時也被認為「不靠譜」。米雯娟曾向《中國企業家》回憶,2014年時自己就是公司「最大的一個銷售」,家長會質疑平台的可能性和老師來源,投資人十有八九都不看好,很多投資人好不容易坐下來,又說臨時有事,回頭再聊。

  米雯娟和團隊靠堅韌走了過來。不到4年,VIPKID完成了從天使到D輪的5輪融資,2016年8月,美國籃球巨星科比·布萊恩特成立的風險投資基金「Bryant Stibel」進行了戰略投資。

  截至今年8月,VIPKID北美外教數量超過2萬,付費學員數超過20萬。今年7月單月VIPKID營收突破4億元,預計全年收入達到50億元。依據財報,新東方2017財年凈收入約 18 億美元,好未來10.43億美元。

  米雯娟正在擴大公司的版圖。完成D輪融資的同時,VIPKID啟動了名為「LingoBus」在線少兒中文教育平台,主要面向海外5-12歲少兒,也就是要教海外學生學習中文。

  從輟學者到創業者

  米雯娟的經歷是一個勵志的故事,她高中輟學,自考專科、本科,還讀了MBA。

  本來她的人生或許不會如此,轉折出現在14歲那年。一次數學課上,她偷看《科幻世界》被老師發現,被嚴厲斥責為「笨學生」,還把她趕出了教室。這讓米雯娟倍受打擊,開始懷疑自己。後來,米雯娟高二時輟學。

  雖然輟學,米雯娟卻對英語有興趣。舅舅創辦了一個英語培訓班,米雯娟跟著打雜、學習、做英語培訓老師,後來成了公司的聯合創始人。

  為了突破傳統培訓機構的弊端,米雯娟創辦了VIPKID。

  前一年多的時間裡,公司發展得並不順利。2013年12月,VIPKID拿到了創新工場的300萬元天使投資,卻無法打動家長。後來,米雯娟決定做出課堂場景,讓事實說話。VIPKID的第一個學生是創新工場財務總監的孩子,為了確保質量,VIPKID只挑選北美優質老師授課。

  有一天,米雯娟看到創新工場財務總監的孩子抱著小吉他與老師在線互動,她豁然開朗,覺得此事一定能行。

  從A輪到D輪,紅杉資本一直在投資VIPKID。在紅杉資本全球執行合伙人沈南鵬印象中,早期的VIPKID也就幾十名員工、幾十個客戶,市場看上去好像也不大,那一階段讓投資人有信心去支持VIPKID的唯一原因是米雯娟和其團隊。

  北極光創投創始人、董事總經理鄧鋒將之總結為「戰鬥力和狼性」,北極光創投是VIPKID的B輪領投方。

  「我跟我投的其他公司CEO最常說的話是,第一,VIPKID總監級以上的人我都認識;第二,夜裡一兩點給他們發微信,十分鐘都會回。如果你的公司像VIPKID這樣,我相信一定會很優秀。」 紅杉資本中國基金VP翟佳說。

  通常,翟佳晚上11點以後與米雯娟見面談工作。早期VIPKID在創新工場辦公的時候,他們經常約在北京新東方總部一樓的咖啡廳,因為新東方晚上有課,這裡關門很晚,人少且安靜。為了勵志,他倆說,「這樓早晚會屬於我們。」

  後來,VIPKID搬到了北京二環里的鼓樓大街豆腐池衚衕宏恩觀,南邊緊挨著的就是鐘樓、鼓樓,附近有不少酒吧。一家酒吧的老闆在自己微博、微信朋友圈說,突然每天晚上兩三點,會有一群穿著紅衣服的年輕人來喝酒,他們不談情說愛,不吐槽老闆,老是討論客戶和服務。後來老闆知道了,那些年輕人是VIPKID的員工,那家酒吧成了翟佳與米雯娟的「新據點」。

  B輪融資之後,VIPKID開始加速發展,這與掌舵人米雯娟自身的成長密切相關。

  「我們有些LP問我,怎麼觀察一個創始人最終能否做大,我說我觀察不出來,但唯一一個比較重要的點是,每隔三個月到六個月跟他聊天,看他是否有巨大的提升,是不是成了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人。」經緯中國創始管理合伙人張穎認為,米雯娟就是這類人,投資VIPKID 三年來能明顯感覺到她在成長。

  張穎記得,VIPKID 的B輪融資前後,米雯娟非常糾結,想讓每一位投資人都舒服,不想得罪經緯,也不想得罪其他人,但事實是有時候投資人非常麻煩。張穎告訴米雯娟,讓誰都舒服是永遠做不到的,應該一切以公司為上,以最新的投資人為上。一個多月前,張穎和米雯娟在北京東方新天地討論D輪融資細節時,張穎發現米雯娟變了,她態度堅決,甚至顯得霸氣,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哪些人應該深度談,哪些人不應該談。

  「我覺得一方面是業務成長給她帶來的底氣,另一方面也是她自己的成長,團隊的成長,這是非常明確的。」張穎說。

  騰訊加持

  D輪融資有騰訊加持,對於創業公司來講這並不容易。

  米雯娟說,第一次跟騰訊方面聊,本來約了一個小時,後來竟然聊了三個小時。讓她印象深刻的是,騰訊對於教育已經有了很多探索和嘗試,比如推出了騰訊大學、騰訊課堂、騰訊大講堂、騰訊精品課,還有騰訊教育門戶等多個產品。

  騰訊高級執行副總裁湯道生沒有出現在VIPKID的D輪融資發布會現場,但他錄了一段影片。影片中,湯道生也回憶了第一次見到米雯娟時的場景,米給他講了鄉村小學的公益項目,幫助鄉村小學培養外語教師,把北美優秀的外教帶到鄉村課堂。湯道生說,作為一家創業公司,VIPKID在短短三年時間,通過共享教育的模式實現了美國和中國教育資源的高效匹配,為幾十萬中國兒童提供個性化的學習機會,也幫助幾萬美國教師獲得了工作機會。VIPKID不僅是一家非常創新、有想象力的公司,也是一家很有情懷的公司。

  作為戰略投資方,騰訊將與VIPKID在雲服務、人工智慧、網際網路教育、教育公益等多個方面達成全面戰略合作。

  對於D輪融資怎麼使用,米雯娟計劃了兩個方向:一是繼續強化VIPKID在自主研發教材、引入優秀北美外教、提升產品技術等方面的優勢;二是用於中文平台業務的推進,讓更多的國外小朋友享受VIPKID服務。

  目前,VIPKID單月營收突破4億元,2017年1-7月營收超過20億元,預計全年收入達到50億元。如此規模在在線教育行業並不常見,但目前也有不少觀點質疑在線1對1外語培訓模式的盈利能力。

  順為資本CEO許達來此前接受《中國企業家》採訪時認為,在線1對1直播模式的公司,最核心的問題是獲客成本,每家的具體打法可能不同,但都在做三件事:降低獲客成本、提高單價、調高毛利率,目標則是短時間實現盈利。

  從邏輯上,真格基金聯合創始人王強對在線1對1直播持審慎態度。他曾說,在線下,大班授課是最賺錢的,後來由於老師的水準和駕馭能力,出現小班,為了追求服務質量,變成1對1,但單位時間內場地和老師費用固定,因此線下1對1幾乎不盈利。網上沒了物理空間的限制,如果達到100萬對100萬、1000萬對1000萬、1億對1億,只有從邏輯上證明,可以瞬間同時滿足100萬、1000萬、1億使用者的需求,沒有等待延遲才可能盈利,當下顯然不可能。未來如果人工智慧全部取代老師,在線1對1才可能有效。

  米雯娟說,VIPKID獲客成本很低,約60%的新使用者是老使用者推薦的。網際網路導致早期的研發、個性化學習等的投入是巨大的,比如包括與騰訊雲服務、騰訊人工智慧的合作,未來到了一定規模就會變為非常大的優勢,可能體現在百萬級學生身上,盈利是可以預期的。